乌托邦

【双TKR】外道 03

双TKR=志叶丈瑠+天空寺尊
长篇,二设如山,预警。

————————
有时候温柔过头的人反而会受到伤害,说的就是青年这样的人。天空寺尊看着自己的手掌。他从幼年起便非常向往宫本武藏,他去看了很多据说是正宗武藏流的刀法,也无数次翻看宫本武藏的传记。

天下无双,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啊。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胸口的项链微微发光。

如果能够成为那样的大剑豪,说不定就可以……获得守护他人的力量和勇气。

父亲交给他的东西被他当成了项链,那是和宫本武藏相关的东西。向往英雄的心在此刻和英雄眼魂重叠起来,游流仙原本在偷懒,感觉到了眼魂的气息,他绕着小尊飞了一圈:“小尊小尊,就是这个东西,快点,照我说的...

不好意思,三次元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忙……忙到游戏病都发作不了……
尽量隔日更,有时间会补上的。
另外,这个也是我写的,只不过我忘记密码了……
你知道吗,这对CP是我和浮白的定情CP,一磕上瘾

真剑之魂

【双TKR】外道 02

双TKR=志叶丈瑠+天空寺尊

————————
游流仙恨铁不成钢道:“重点不是这个吧!”

天空寺尊游神天外:“要是能取回他的笑容就好了……”

游流仙彻底不想理他了:“你还是先取回自己的笑容再说吧,九十九天的时间可是很紧迫的……”

他发觉就连这句话,小尊都没有听进去时,便赌气似的消失了。

青年与天空寺尊仅有一面之缘,但他的身影却在天空寺尊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大概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天空寺尊想了很多,他绕着这个城市走了一圈,双腿酸软的时候他就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下来,看周围的小孩跑来跑去。

无论是现在看到的小孩,还是刚刚看到的青年,他们拥有的生命是如此真切而具有感染力,天空寺尊想,...

浮白给的封面
好看。

【双TKR】外道 01

双TKR=志叶丈瑠+天空寺尊

————————
小尊还记得父亲初次教他冥想时的样子。天空寺龙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对儿子过分严厉,却又在小尊想要抱怨的时候稍稍露出一丝丝属于慈父的柔和来。就像每个慈爱的父亲一样,是让他尊敬又依赖的存在。

天空寺尊还记得那是个傍晚,阴沉沉的天空氤氲着一场暴雨,大天空寺外的风像是要将一切夷为平地。小尊那时候还很年幼,却已经有了属于男子汉的自尊,他以为那是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预兆,却又不敢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甚至是明里,世界末日和嘲笑成胆小鬼相比,恐怖程度似乎不相上下。

于是他只能陪伴着冥想的父亲,紧张兮兮地等待狂风平静。

但到最后,除了让草地泥泞的雨水外...

魔法AU

有空就记梗,寒假挑一个写。

剑崎是一位魔法师,他出生在魔法世家,但是父母死于一场魔法事故,没有人教导他如何使用魔法,他只能在旅行中自己摸索。

后来他遇到了魔兽一族,人类的天敌。相川始虽然是魔兽,但确实和人类的混血,得以保持人类的外貌。他拥有力量,无与伦比的战斗力,但他却希望使用魔法,因为这是只有人类才能够使用。

剑崎和相川始在不断旅行,相川始开始逐渐控制不了自己的本能,险些伤害到了身边的人。他开始自我厌恶,开始对魔兽的身份感到恐惧,他期望学习魔法,但混血是不可能学会这些的。

剑崎带着他一起旅行,到后来才相川始才明白,其实魔法他也是会的,他们两个人一起度过的时光无比珍贵,那是比任何奇迹都...

这里留着点梗&存梗

【剑始】谜题∞ 07

07

那天以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奇怪起来。未解明的情愫如同他泡沫浮动,触及心脏的一刻便破裂开来。那个词好似重千钧,却又只如寻常。

剑崎躲在房间里回味着昨天发生的事——于是笑容便再也止不住了。虎太郎端着食物忧心忡忡地敲响剑崎的房门,没有等到里面的人为他开门,于是他心中的忧虑便来得更加强烈了。到了中午,气势汹汹的广濑宛如神兵天降,拎着剑崎的耳朵带他去工作。

——除了战斗,还有很多事需要剑崎完成,而剑崎却还在这里偷懒,简直罪无可恕。

剑崎被扯着耳朵走到摩托边上,跨坐上摩托,一路风驰电掣来到办公室,剑崎仍然不知道广濑在想什么,在他看来,这直莫名其妙:“明明大家都不在,为什么只抓我一个人?”...

【剑始】谜题∞ 06

06


两个人心中都藏着秘密。


虽然在意对方的过去,但他们所听到的那些传言,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拿出来询问对方真实性。他们未曾开口祈求,却已变得希望陪伴在对方身边。


今夜漫长,嗅觉帮助视觉发现了空气中游荡的微小露珠,它们宛如尘埃般落在他们身上,湿气深重。昆虫仍在沉睡,不曾吹响奏歌,而在白昼苏醒之前,星星仍旧陪伴着二人。


在对方面前,就连爱意也变得浪漫。剑崎总觉得还不到告白时候,又觉得对方已经知晓了他的心情。但当他看着相川始的时候,忽然发现对方的双眸仍旧澄澈,有他,还有这片夜空的模样。于是这些心情就变得不重要了。...


【剑始】谜题∞ 05

05


剑崎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中。虎太郎正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他转过头就看到剑崎现在的模样,他拔掉嘴里的棒棒糖,兴奋道:“你的约会怎么样了?”


剑崎没心情回答他。他一头倒在自己的床上,把脑袋埋进柔软的枕头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这模样不免叫人担心,这样一来,虎太郎的小说也写不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虎太郎小心翼翼地走进去,他把一根棒棒糖放在剑崎的床头,自己找地方坐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剑崎翻了个身,没说话。


“你被对方讨厌了吗?”虎太郎问。


“怎么可能”剑崎回答。他猛地坐起来,烦躁地抓...

1 / 12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