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谜题∞ 04

04

年轻的摄影师虽然沉默寡言,但性格温和。相川始是和他完全不同的人,剑崎在刚刚学着战斗的时候,经常被人说冷静一点之类的话——和他不同,相川始非常富有战斗天分,似乎他天生就懂得战斗的分寸。如果没有猜错,白天是相川始的第一次战斗,他却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对方战斗时的身影反复在他面前出现。明明在那身铠甲之下,就连他的脸也看不到,但剑崎就是觉得,相川始那时大概是在对他笑的。是温柔无比的笑容,仿佛整个世界春暖花开,太阳的余晖融化在他的心中。

 

剑崎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几分钟之后,虎太郎总算是看不下去了,他用抱枕乱砸一气,把剑崎砸醒之后,忧心忡忡道:“没事吧?”

 ...

【剑始】谜题∞ 03

03

次日剑崎才得知,失态的人不只是他,还有那个年轻的摄影师。


他是在训练的时候见到对方的。面前的青年在看到剑崎时表情尚带着局促,在他人说起事情的原委之后,这份局促就来得更加强烈了。


原本昨天就应该来这里报到的相川始,因为遇到了剑崎,最后竟然忘记了自己原本要做的事情,糊涂地和对方交谈了一路,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时间。无论怎么想都是让人感到不好意思的事情,在遇到另一个当事人时,这份局促就变得更加强烈了。


在剑崎知道这件事的原委后,他看向相川始的目光也变得窘迫了起来。


——失态的自然还有他。


怀着说不清...

【剑始】谜题∞ 02

【假设相川始是人类】

————

02

在摄影展上遇到了一见钟情的对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剑崎身上,足以让人们的好奇心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知晓事情的真相。更不用说广濑和虎太郎原本就对这件事充满兴趣了。


不过剑崎打定主意不说,所以到最后广濑和虎太郎都没能知道对方的名字。


不过事情还没有结束。第二天剑崎遇到了正在训练的前辈。橘朔也还是老样子,说话永远显得有些不明所以的脱线。不过他在训练这方面颇为严格,几乎不会在工作时间闲聊,但这次他却破天荒主动开口了——


“剑崎”他思考了一下才开口。


剑崎偏过头看着他,橘朔也考虑了一下,最后...

【剑始】谜题∞ 01

【假设相川始是人类】

————

01

 在这个城市中,最有名的摄影师就是栗原晋了,在他的作品中总是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瑰丽的场景。在人间降临的诸多奇迹,在照片中得以残存,光是看着这样的风景,就能够想象到拍摄这些照片的过程是多么惊心动魄了。

 

但当这些照片变为“遗作”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在一次拍摄过程中,栗原晋遇到了雪崩,之后便永远地和这个告别了。

 

栗原晋去世以后,他的作品逐渐为人所知,他甚至有了自己的摄影展。他的作品静静等待着人们的赞美与长久凝视,获得人们的赞美和喜爱。

 

剑崎百无聊赖地站在摄影展的门口。几天之前,他被迫...

【帕梦】起床

一辆车

帕拉德X宝生永梦

就,甜甜的日常

一辆车

【帕梦】囚徒

29话衍生。

CP帕拉德X宝生永梦

我爱水仙,水仙使我快乐。


***

永梦是被吵醒的。


游戏的背景音乐伴随着通关的提示音回响在房间里,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显得更加嘈杂。


懒洋洋的Bugster原本在玩游戏,但在发现永梦苏醒过来的时候,游戏机便被他随手扔到了一边。


头部的剧透还在持续着,永梦勉强站起来——但是虚弱的身体让他重新摔倒在了地上。模糊的记忆逐渐复苏。永梦想起来了,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异变,仿佛不受控制一样。罪魁祸首当然就是面前这个人家伙。


那是帕拉德,谜一样的Bugster。


“你对我做了什么!”永梦盯着对方。...


【剑始】无限光 番外

解禁,完售感谢

前文见归档

******

青年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朝前行走着。积雪已经累积了相当的厚度,他哈出的白气化在融了雪的空气中。周围生机泯灭,见不到半点人类留下的痕迹。已经到了春天,别处的积雪已经消融,这位摄影师为了拍摄积雪覆盖大地的景象,来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

在他停下来认路的时候,踩过积雪的嘎吱声在他的身后响起。用不着回头也知道对方是谁。他身上沉重的器材被对方接过,就连周身寒冷的气息也一道被对方所融化。

在他的名气越来越大的时候,这位摄影师开始为自己的摄影展而收集素材。

在他的镜头中,草木氤氲生机,世间一切都带着难以言喻的温柔情感,仿佛见到了他照片中的这个世界,现在的一切...

【巧木】囚徒与牢笼 03

03.
在看到这样温暖的一家人时,乾巧稍微愣了一下,但随即他便被谁硬是推到了家中。温暖的室内有明亮的灯光,落地玻璃窗能够看到夜晚的模样。这栋房子的每一件陈设都在诉说着这个家庭的富足,但又不至于铺张到奢华的程度。

别墅很大,却又不至于空旷。房屋的每一个角落都留有着某人生活过的气息。

这是木场勇治的家庭。

乾巧这样想着,不免多看了几眼——他是个在各方面都接近于“无”的青年。他过去没什么喜欢活着讨厌的人,现在也没有在等他回去的家人。在他见到木场勇治的家人时,才总算有了点过去的实感来,因为这样的家庭太过美好,所以他才会感到羡慕。

在乾巧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木场勇治已经向自己的家人介绍了乾巧。...

【巧木】囚徒与牢笼 02

02
海堂究竟要做什么,这件事恐怕只有他知道了——挽回不能挽回的人,实现不能实现的遗憾。管他什么Orphnoch还是Smart Brain,能够再来一次,当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挽回曾经的遗憾——

谁管那傻小子,爱当英雄那就去做好了,反正这次他一定不会管那个傻小子去送死的事。

海堂这么想着,他却越来越烦恼。

他捧着玫瑰在少女结花的家门前登了一会儿,最后下定了决心,走上前去,按响了门铃。

而另一边,木场勇治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之前离开的那个青年。

对方坐在饭馆里,大概是要吃饭。他喝茶之前拼命吹着杯中的茶水,就好像那有多烫似的。木场勇治默默走进店内,小声点好了餐,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这个青年继续...

【巧木】囚徒与牢笼 01

01.
“你这傻小子”他喃喃说着,周围只有他一个人,这反而让他的自言自语变得越来越过分了起来,“我说啊,连我这样的天才所说的话都不肯听的话,那你这傻小子岂不是彻底没救了——”

他的声音变得低了一点。

当这个人终于打算推开病房的门时,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开了他,医生的脸上带着不近人情的神色,但那一丝不苟的模样却叫人讨厌不起来:“探病时间到了。”

看起来有些邋遢的人睁大了眼睛:“可是我还没有进去看他,你就不能再通融一下——”

“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你还有什么话要讲吗?”对方这样说着。

说实话,完全没有了。实际上在这位医生开口之后,他就已经彻底放弃这次探病了,理智上虽知如此,但他的天性中仍然带...

2 / 12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