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01

剑崎一真不喜欢冬天的原野。

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在他这么说的时候,身边的人只是催促他尽快完成工作,所以互相推诿到了最后,这项工作只有交给了剑崎。

雪积得非常深,如果用力踩下去的话,大概会到及膝的深度,剑崎一真在雪地中走着,发现不远处白茫茫的雪原上已经留下了某个人的脚印时,他松了一口气。

“原来我没有迷路啊……”剑崎这么自言自语着,不知为何有些失望。

他现在的工作是封印被称为Undead的存在。为此他离开了充满暖气的工作场所,骑着摩托车,来到了这个遥远的地方。

以前他只在杂志上见过这样的场所,那就好像是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似的。

他来到了一片下坡所在的位置。不知道积雪有多深,贸然走下去可能会有危险——临行之前橘先生嘱咐的事情还停留在耳边,剑崎一真犹豫了不到两秒,就决定顺着脚印的方向继续朝前走。

如果有人把鞋子倒着穿的话,说不定脚印的方向就会和对方前进的方向完全相反了,剑崎一真胡思乱想着,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出遇到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判断。

因为天气太郎的关系,他嘟哝着裹紧了自己的衣服。

“真是的,就算是Undead,也不会来到这种冷——”

尚未说完的话就断在了这里。

他看到了穿着白色外套的青年。

对方站在雪原中,就好像只是这样远远地看他一眼就已经感到满足了似的。短暂的停留甚至无法让剑崎一真看清楚对方真正的相貌。不知为何,剑崎一真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印象之深刻,甚至让他在仅仅只能看到对方大体轮廓的情况下,下意识在脑海中反射出了对方的脸。

应该是个沉默而温柔的青年,看起来稍微有点没有气色,说话的时候会认真看着他的脸。

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剑崎一真这么想着,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小心翼翼地从斜坡向下走去,刚才所遇到的那个人果然已经离开了,现在留在这里的只有对方的脚印而已。脚印比他要稍微小一点,所以从身高上判断,应该就是刚才他看到的那个青年了。

剑崎一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明明在这之前他从来都没有在其他人身上体会过这种不可思议的心情,就算要他现在用语言描述出来也很困难,只是刚才看了那一眼,就已经让他几乎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

在剑崎微微偏过头的时候,他看到了躺在雪地中的人。剑崎一真慌忙走到对方身前,确认对方真的只是失去意识,而没有生命危险之后,顾不得多想,他一边说着“请振作一点”,一边迅速找到了自己的摩托,离开了这个地方。

在雪地上失去意识的人是个自由摄影师,报出名字的话会有很多人知道。他的姓氏是栗原,据说是为了拍摄从未被人踏足过的地方,才会跑到那种荒无人烟的雪原中去的。可爱的小女儿在看到医院中的父亲时,似乎生气了,她气鼓鼓地跑到一边去,没有等父亲开口,就双手抱胸:

“爸爸这次又违约了吧?不是已经跟我约定好了不会再去那种地方了吗?”

虽然听到最宝贝的女儿这么说着,但是栗原先生也只是不好意思地挠挠自己的脑袋:“话是这么说啦……”

剑崎一真打算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直站在病房门口的青年。在看到他的时候,青年的表情显得有些局促,甚至没有点头,只是微微垂下了目光就算是打过了招呼,对方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这里。

“那个时候你也在的吧?”剑崎一真这么开口,“刚刚我看到的人,是你吧?”

对方偏过头,大概是没有想到剑崎会这么说吧,他稍微露出了一个笑容,那让他看起来非常温柔且容易相处。可是大概是因为剑崎的脸让他想到了什么不快的事情吧,那张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这个人的脸上露出了介于平静和惋惜之间的复杂神色。

“不,只是碰巧路过而已”他这么说着,沉默了片刻,大概是怕剑崎误会,“我觉得他不会有事的。”

剑崎一真偏过头:“我倒是觉得,说不定你才是害栗原先生晕倒的真凶哦。”

对方眨眨眼睛,最后只是低着头,剑崎下意识就反映过来,那是个练习了很久的表情:“请别开这种玩笑。”

非常不可思议,剑崎从来都不是擅于察言观色的人,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觉得自己仿佛能够看透面前这个人所有举动似的。

“你叫什么名字?”他这么问。

对方稍微歪过头:“你的名字呢?”

于是当天晚上这个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却让剑崎一真觉得眼熟到不行的人,就跟他回到了出租屋内。

因为这个家伙好像无家可归的样子,本着至少收留他一晚的心情带着对方来到自己的落脚点,结果剑崎一真却发现自己能够暂时歇脚的地方早就已经被房东老板娘收走了——

真是不近人情的做法,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下子他和这个刚认识的人就都要露宿街头了。

剑崎一真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稍微有点复杂。这么想着,他对着旁边的青年笑了起来:“所以说你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啊,这么快就和我一起落难了。”

青年专注地看着剑崎,半晌之后才重新把目光放回了远处的湖面上:“嗯。”

“你这回答是什么意思”剑崎本来想发火,但是看到对方的脸,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说真的,我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对方本来在玩石子的动作一下子就停顿下来了,周围一片僵硬的气氛。过了好久对方才继续扔手中的石子,认真说:“说不定是见过的,在地球毁灭以前。”

“没想到你也是会开玩笑的人”剑崎适时做了评价,“一本正经的玩笑,感觉也不错嘛。”

对方偏过头:“不是开玩笑。”

“因为地球毁灭这种措辞只有在小说中才能够看到”剑崎继续评价对方蹩脚的笑话,“这时候你就会说,这是命运安排者安排给你的台词,所以必须要说出口之类的吧?”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面前的青年好像在看笨蛋一样看着剑崎一真,这种目光让剑崎情不自禁道歉了。

“不,抱歉”剑崎认真反省了一会儿,“真正在讲冷笑话的人是我才对,而且我还强迫你听了这么久。”

如果是对别的什么人的话,剑崎觉得自己绝对不会想要说出这种话的。但在这个刚认识不久的人面前,就好像到目前为止所有狼狈的事情都能够展露给对方、相交多年似的。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

因为没有地方住,两个人只能跑到天桥下,凑合着过一夜。对方大概已经非常习惯在野外生活了,很快他就找到了食物,处理好了鱼的内脏之后,就放在火上烤,调料是事先准备好的,用来打火的也是野外专用的产品。

烤着火等待着鱼烤熟的时候,剑崎自然而然提起了白天的话题:“所以说,你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栗原先生又为什么会晕倒在那种地方?”

对方的表情好像有点尴尬。

“嗯……”,他好像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所以转而问剑崎,“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是工作啦,不过工资有点低,不过再这样的话就要像某个记者一样,在办公室过夜了”剑崎一真嘟哝着回答对方。

对方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如同听到了某个有趣的话题似的。

“有那么好笑吗”剑崎歪过头,“你不也是一样的,现在和我露宿街头。”

“那不一样”对方开口,他拍掉了身上的灰尘,朝着剑崎伸出手,“走吧。”

“什……什么?”剑崎稍微有点局促地握住对方的手,“要去哪里?”

对方的手非常干燥,这让他觉得下一秒自己就有可能会触电。因为紧张的关系,所以心脏一直在拼命跳动着,实际上就连剑崎本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紧张。大概究其原因,大概只是因为这个青年就在他面前的缘故。

什么糟糕的理由啊——

剑崎这么想着,不自觉地握紧了对方的手掌。对方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困惑地看着他们交握的手,剑崎下意识想要松手的时候,对方却已经握得更紧了。

并不讨厌这个人。

剑崎这么想着,露出了稍微有点无奈的笑容。

评论(3)
热度(41)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