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05

在那之后剑崎才想起了在追逐着相川始出去的时候,他没有接的那个电话。在回头查看的时候,手机已经快要没有电了,他回拨了过去,在短暂的等待之后,对方接了电话。

就连说明也没有,对方的似乎生气了:“剑崎,为什么没有接电话!”

是橘先生。对方大概正在忙于训练睦月,剑崎听到了睦月小声吐糟“橘先生你这样简直像是正在抓出轨的丈夫,这样我会嫉妒的哦”之类的话,橘大概是做了什么,不久之后就听到了睦月的哀嚎。

这件事情给剑崎的教训就是,就算真的很想对橘开玩笑,也要挑本人不在的时候。剑崎毫无同情心地决定让橘把睦月的训练量翻倍。不过很奇怪的是,最近这段时间,橘和睦月之间的关系似乎变好了。

“啊,我那时候稍微有点事”剑崎这么回答,他沉默了片刻,“怎么了?”

“那个时候有Undead出没”橘沉默了片刻,“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Undead就是被相川始封印的那个。如果相川始不说的话,剑崎也相信着对方一定是有不说明的理由,所以在这个时候,剑崎下意识帮相川始隐瞒了那身黑色盔甲的事情。

“没有接到电话是我的错,下次我……”剑崎想要结束这个谈话的时候,橘用非常烦躁的声音继续说着。

“不过那时候出现的不是一只,而是两只”橘的声音有点焦躁,“非常强的反应,我……”

他没有说完,剑崎的手机就因电量耗尽而自动关机了。剑崎盯着自己的手机看了一会儿,决定假装自己从来没有打过这通电话。因为要接电话,所以他走到了一边,回去的时候就看到相川始正在拍摄照片,因为需要选取合适的角度,所以他的姿势非常奇怪。

剑崎兴致勃勃地跟着相川始一起趴在地上,盯着草丛中的一朵花。

“拍摄照片是你的工作吗?”剑崎这么问,“总是在这里拍摄的话,素材也会不够的吧,不如稍微去点别的地方,怎么样?比如国外之类的。”

“有谁跟你说了什么吗?”相川始大概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偏过头看着剑崎。

这个人总是这样敏锐,就算剑崎什么也没有说,他也像是全部了解似的。剑崎沉默了片刻,他盯着对方脸上的创口贴看。虽然这个人的血液是绿色的,但是皮肤却不会因此而呈现出诡异的颜色,透过皮肤能够看到的青涩血管让这个人显得更加富于魅力。

剑崎稍微有点走神。当相川始第二遍开口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

“剑崎,剑崎?”

剑崎移开视线,稍微又些尴尬地说:“刚才在想一些无聊的事情。”

因为对方逃避的态度,相川始的脸色明显变得糟糕了起来。他收好了相机站起来,拍掉了身上沾到的泥土。他手中的相机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待在了身上,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现在,相川始却将相机放在了剑崎的手中。

“帮我拍一张照片”他这么说。

“不,我……”剑崎尚未来得及反驳,相川始就已经走到了一边。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取景框中的青年直直地看着他,就好像做好了某种决意似的。

下一秒,覆盖着黑色盔甲的战士出现在了取景框中。对方身上带着强烈的压迫感,比剑崎见过的任何人都要来得更加危险,对方手中的长弓边缘在阳光下泛着冷光,锐利的边缘似乎连空气都可以切割开。

“以前就在想了,如果当初能够坦率一点,说不定就会更好一点”面前漆黑的战士用相川始的声音这么说,“抱歉,我骗了你,其实我并不是人类,我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剑崎就已经将相机放在了三脚架上,定时之后,他摸出了自己的腰带,片刻之后出现在相川始面前的就已经是假面骑士Blade了。对方用覆盖着装甲的坚硬手臂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摆出了一个稍微有趣点的姿势。

相川始学着剑崎的模样,摆出了剪刀手。不过在照片拍摄的那一秒,剑崎偷偷把自己的剪刀手放在了漆黑战士的脑袋上,这样就成了兔子的耳朵——虽然知道对方不会因为这个而生气,但是剑崎还是如同恶作剧得逞似的,在头盔的掩饰下,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那张照片最后也没有被洗出来,但是底片却被相川始仔细收藏了。剑崎的反应是这样的,这多少有点出乎相川始的预料,可是仔细想想,剑崎似乎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人,这样一来,就算是相川始也觉得释然了。

因为相川始是相川始,在一万年前和红心二相遇之后就已经被承认了作为人类的资格,所以相川始永远都只是相川始,就像剑崎永远都不会改变一样,他这样深信着。

他总是在幻想着一个不同于他认知的未来,不一样的未来,但是不知何时,这样的未来已经到来了。

“剑崎”相川始其实是想要道谢的,但是这句话到了嘴边,他又觉得自己说不出口了。没有任何人会比他更加清楚了,剑崎需要的根本就不是道谢。

所以到了最后,相川始只是平静地问了出来:“你从来都没有去过南极吧?”

剑崎不免为对方过于笃定的说法感到诧异,但是很快他就给出了回答:“嗯,你去过?”

相川始点点头,他变回了人类的模样,坐在草地上看着远处。远处有着非常棒的风景,相川始回忆了一会儿:“总是看不到阳光,你是知道的吧?就算等待日出也等不到,明亮的灯光也在暴风雪中看不清,阳光变成了非常珍贵的东西……但是偶尔能够看到极光,据说那是地球正在保护着人类的证据……”

有关南极的事情,有关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面前的这个人就好像是要弥补着某种缺憾似的,不断叙述着这样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需要前往南极也依旧要穿越西风带,因为过于危险的缘故,那又被称为咆哮西风带,在这样的狂风和巨浪中是非常容易迷失的,是充满绝望的地方。

但是在这样的地方,也有人类生存,那是非常富有魅力的城市。

相川始说了很多,永恒的黑夜和无法降临夜晚,咆哮着的暴风雪。而剑崎就只是坐在一边认真听着而已。

“始”剑崎最后开口了,他笑着揉了揉相川始的脑袋,“下次不要一个人旅行了,等事情结束了,我们两个人一起去看看那样的城市吧。”

相川始捂着自己的脑袋,脸上不免多出了点茫然的表情,不知道自己应该先纠结被摸了脑袋这件事,还是应该在意剑崎所说的话。

对于剑崎来说,无论什么时候,好像都有个特殊的人,名叫相川始。不管相川始是什么,那都不重要,因为是特殊的存在,所以无论遇到怎样的事情,都无需介怀。

“嗯”相川始不知为何露出了笑容,他沉思片刻,“不过,你有旅费吗?”

“说这种事情未免太残忍了……”剑崎忍不住抱怨。

相川始收起了相机,没有继续说话。有种异样的心情在他的胸中漫延出来,他无法说出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只能沉默而已。他觉得自己有无数话想要对剑崎说,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如果剑崎在这个时候对他提出某种请求的话,无论那个请求是什么,大概相川始都会给出肯定的回答吧。

曾经的相川始和各种各样的人类在一起,见到了非常多的存在,可是到了最后,就连他自己也开始怀疑这样做的意义了。可是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在那些人类之中,都会有个特殊的存在。也许对方就连人类也算不上,可是一旦想到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存在,未来遥远的道路也变得有意义了起来。

是剑崎啊。

相川始突然反应过来,很久很久以前困扰着他的事情。现在就连问题都记不清了,但是他却始终记得问题的答案,并且永远也不会忘记。

代替着他渡过那些漫长时光、忍受过那些痛苦的人,是剑崎。尽管谁都没有要求他那样做,但是剑崎却真的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因为那就是剑崎,所以他始终了解这一点。就像剑崎了解着他一样。

在那天晚上,剑崎睡得非常熟。梦中他好像梦到了谁,被惊醒之后就看到梦见的人坐了起来,盯着他看。刚刚在梦中所见到的情景仍旧在心中徘徊,剑崎盯着相川始的脸,不免觉得有些心绪:“怎么了?”

“你一直在说梦话,吵醒我了”相川始这样回答。

剑崎捂着自己的嘴,露出了懊悔的神色,并且偷偷打量相川始。但是相川始只是这样说着,过了一会儿就转身继续睡觉了,只有剑崎在反复猜测,自己的梦话中到底有没有叫出对方的名字。

其实剑崎根本就没有说梦话,会这样说只是因为,从对方的脸上就能够猜到对方梦的内容。偶尔相川始也会这样恶作剧,那就算是多年以前,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擅自做出那种选择的惩罚吧——

评论(5)
热度(24)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