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09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敌人以外的存在,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剑崎获得力量的话,那一定就是相川始了。

相川始在剑崎大口吞咽食物的时候,稍微有点走神。就连他自己也很难说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染上“发呆”这种人类才有的习惯。但是事实是,在他察觉到的时候,相川始已经变得越来越像人类。

相川始跨越了漫长的时光才来到这里,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理解那到底是怎样漫长的道路。大部分人类都没有体会过这样的距离,也根本就无法做到这种事,就算在神的眼中看来,相川始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也能够确切地称为“奇迹”。

这样的奇迹他从来都没有在其他人身上见到过。所以相川始偶尔会怀疑,自己究竟是回到了过去,在所有事情尚未发生的时候获得了挽救一切的机会,还是说现在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妄想而已。

相川始觉的现在的剑崎,和他脑海中某个时间段的剑崎重合了起来——

总是这样笑着的剑崎,总是什么都不说的剑崎。代替着他承受了一切,但是如果说理由的话,就现在的相川始也很难说清楚。那时候的心情和现在完全不同,可是无论是怎样的心情,那样的心情所对应的人,永远都是剑崎。

因为两个人都有心事的缘故,加上虎太郎熬了一整夜,所以现在精神恍惚,根本就听不清周围的人在说什么。这一顿早饭吃得异常沉默,气氛也因此而变得压抑起来。

“始,你喜欢拍照的吧?”剑崎这么问着,“不过说起来,你好像都没有自己的照片呢。”

“嗯”相川始沉默了片刻,但是他想了一会儿,又开口,“后来有了,是你拍的。”

剑崎在打闹的时候为两人拍摄了合照,尽管他们两个都不是普通人类的模样,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们通过这张照片辨认出彼此。

“作为摄影师的名字呢?”剑崎兴致勃勃地问着,“总不会是本名吧?”

——相川始有时候会给杂志社寄去一些照片,但是剑崎从来都不知道对方座位摄影师的代号。每次提到这个问题,相川始就会刻意转移话题。

“总不会是天下御免之类的名字吧?”剑崎这么说着,“所以,到底是什么?”

相川始抬眼看着他,最后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不告诉你。”

剑崎看上去好像并不失落,他站起来:“没关系,未来的某一天,我总会知道的。”

看到剑崎抓起头盔的动作,相川始觉得稍微有点奇怪:“又要出门吗?”

“嗯”剑崎点点头,“是工作。”

随后传来了摩托车疾驰而去的声音。并不是去研究所的方向,而是去别的什么地方。

而在另一边,剑崎这段时间的行踪总是很难确定,而橘又离开了研究所,所以这段时间里,和那些Undead战斗的任务就落在了睦月的肩膀上。仿佛是为了躲开他似的,睦月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橘。

白天睦月又有了一次战斗,战斗的时候,他习惯性地对着身边喊道“背后就交给你了,橘先生”,结果说完才意识到,橘先生已经和他决裂了,他现在是一个人战斗,根本就没有什么橘先生在陪着她。

当睦月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后背就已经多了一道伤口。

战斗结束之后,睦月没有回到研究所。

睦月坐在盛开着早春第一朵鲜花的街道上,他伤得太重了,就连走路都变得很艰难。睦月坐在街道上听了一会儿,这里是靠近城市排水系统的地方,能够听到污水流入地下排水管的时候发出的流水声。

睦月入神听了一会儿,在这个时候,好像身上的伤口都变得不是那么痛了。

他身边开的也许是这个春天的第一朵花,这个发现让睦月忍不住笑了出来。那朵花即使在黑夜中也盛开着,隔着微弱的光芒泛出了光晕。下水道中流水的声音不断传来,尚还带着寒冷温度的空气侵袭着他已经有点模糊的意识。

“你也很努力呢”睦月戳了戳那朵花,力气非常小,而那朵花也只是摇晃了一下,“怎么样,你现在泄气了吗?要开到最后啊。”

睦月就这样对着那朵花自顾自说着,露出了笑容。在这个时候,就连寒冷都变得不是那样明显了,睦月能够感觉到空气中残留着白天行人们所留下的气息。当白天降临的时候,空无一人的街道就又会变得忙碌起来。

“啊啊,你说的我都明白的,想要一直这样开花的话,果然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啊”睦月这样说着,最后他微微闭上眼睛,“不过这样也不错呢,至少还有我陪你。”

这个少年还是第一次体验这样的夜晚。如果不是忽然之间经历了这些事情、接受了假面骑士的训练,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样的夜晚,下水道的流水声和街角绽放的第一朵花。

“怎么样,后悔了吗?”

忽然有个声音传来,睦月诧异地睁大了眼睛,是橘朔也。他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久经战斗的战士想要隐藏自己存在的痕迹,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不知为何,睦月忘记了他和橘吵架的事情。

“橘先生,我从来都不知道,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夜晚呢”睦月朝着橘伸出手,“你在训练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

橘走到他身边,扔给了他一瓶啤酒。当睦月打开啤酒的时候,才发现瓶子里的东西早就被替换成了果汁,橘手里是另一罐果汁,两个人做了干杯的动作,将果汁一饮而尽。

“有好多事情我都不想要对你说”橘回答,“你太笨了。”

“橘先生”睦月的眼睛在黑夜中映着月光,“橘先生,我知道错了,我们和好,好不好?”

橘回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半晌后,橘就宛如泄气了一般,他坐在了睦月的身边:“晚上说的可都是梦话哦。”

“那样说什么都无所谓了”睦月看着橘,片刻之后又移开了视线,此刻天空悬着一轮明月,已经错过了日子,不是最圆满的日子。睦月就这样盯着天空中的月亮,“橘先生,如果有一天,不需要战斗了,你还会继续把我当成后辈来看待吗?”

“如果你足够努力的话”橘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

睦月反而因为对方这个回答而松了一口气:“我想也是这样呢,这样才是橘先生会给出的答案呢——我说,这样的夜晚,橘先生不觉得很棒吗?”

下水道中传来的流水声传到了耳边,多少有些狼狈。无论是睦月还是橘,都从未有过这样的夜晚,就像个流浪汉似的在夜晚的寒风中瑟缩着,等待着天亮。

“简直像是泉水在山间碰撞一样,就算只有一朵,也比夜樱还要漂亮”睦月这样说着,忽然又回头,“橘先生,今晚的月色怎么样?”

“稍微有些不尽人意”橘这样回答他。

“也是呢,不过这样也已经很棒了”睦月沉默了片刻,“橘先生,我们以后都不吵架了,好吗?”

橘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伸手想要触摸对方的脸颊,但是最后只是拍了拍面前这个少年的头顶,然后他站起来,自顾自发动了摩托车。在睦月愣住的时候,他将一个头盔扔给了对方。

睦月看着自己手中的头盔,由衷地露出了笑容。

评论(14)
热度(28)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