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10

后来剑崎私下里去找了橘朔也。

那时候橘正在为睦月制定训练用的计划,看到剑崎过来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如果不是因为剑崎是作为假面骑士鲜有的适格者,他大概早就被开除了——这段时间剑崎翘的班着实太多了。

那时候睦月就在一边做两训练,他可怜兮兮地举着杠铃——那快要砸到他的脸了,看到剑崎来的时候,他大概是想要挥挥手打个招呼,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能够完成这个高难度的动作,只是气喘吁吁地说着:“剑崎前辈,真难得能够看到你呢。”

“手臂的姿势不对,还要伸直一点,背不要歪”橘纠正了睦月的姿势,转过头问,“剑崎?”

“想问问undead的事情”剑崎沉默了片刻,“Undead也有能够伪装成人类的能力吧?”

“你不是已经见过很多了吗?”橘这么说着,他转头看到睦月的姿势还是有些错误,于是他走过去,轻松地将杠铃放在一边,然后向睦月示意正确的姿势。睦月撑着脑袋看着橘的示范,听到了剑崎的话,睁大了眼睛。

“剑崎前辈,你为什么会这么问?”睦月大概是训练的时候用完了所有的体力,所以脑回路也变得异常了,“莫非是——发现喜欢的女孩子其实是Undead?不愧是剑崎前辈呢。”

“不是女孩子!”剑崎怒吼,片刻之后又安静下来。

橘朔也踢了一脚睦月,示意对方不要偷懒,继续训练,他将杠铃放下,平静地指出了最关键的地方:“不是女孩子……难道是男性?”

“不愧是剑崎前辈”睦月适时地做了补充。

事到如今,就算剑崎解释也没有用了——虽然是这样,但是剑崎只是转移话题,而不是全力否认这件事情,还是让在场的人觉得相当稀奇。剑崎沉默了片刻,最后开口:“所以说,undead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Joker又是什么?”

老实讲,他转移话题的方式实再太老套了,但是在场人都选择了假装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虽然并不是所有Undead都需要封印的,但是它们毕竟还是另一种生物”橘给出了忠告,“别太认真了。”

剑崎歪过头看着橘朔也,没有吭声。他默默地走到一边检索研究所共用的资料,那些资料他在训练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过了,但是当时根本就没有留意,现在他总算是能够慢慢看这些资料了。

一万年前,诸位Undead为了谁的族群能够在大地上繁衍,开始了生存的战斗,然后人类的Undead最后获得了胜利——并非King或者Queen,在Undead中的力量也并非十分卓越,但是最后获胜的人居然是人类,这多少带了点命运的意味。

除了这些Undead,还有一张最为特殊的卡片。就像是扑克牌中总有一张鬼牌一样,这个Joker,在Undead中,也的确存在。

剑崎忽然回过头:“只有一个Joker吗?”

“一个已经够麻烦了,你还想要多少”橘回答他,“这种事没有记错的话,在几个月前你就已经听过了吧?为什么现在好像第一次知道一样?训练的时候你都在做什么?”

稍微有点严厉的语气让一边正在偷懒的睦月迅速摆出了努力训练的标准姿势。

“扑克牌的话,不是都会有两张鬼牌吗,一张是黑色的,另外一张是红色的”剑崎比划了一下,“真的只有一个Joker?”

“每个Undead都对应着一个种族,难道你想要有两种人类争夺地球的所有权吗?”橘这么说着,“所以Joker也理所当然……”

等等、如果这样说的话,不是任何生物的始祖,如果最后胜利的人是Joker的话,那么最后会发生的事情,岂不是……

用不着谁来继续解释,剑崎沉默着离开了研究所。

当剑崎回到白井农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剑崎轻手轻脚地走进了房间里,路过了虎太郎的房间,从里面传来了呼噜声。剑崎走进餐厅,那里放着专门为他留下的食物。剑崎坐在餐桌前发了一会儿呆,没有吃那些食物。

肚子因为饥饿所以咕咕地叫,不久之后传来了并不算明显的疼痛感,剑崎的大脑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运转缓慢。剑崎站起来,回到了他和相川始的房间中,相川始并不在那里,剑崎找了一会儿,发现对方正在暗房内冲洗照片。

剑崎走进去的时候非常小心,没有让多余的光漏进房间中。当他走进房间中的时候,全黑的环境让剑崎稍微有些手足无措。

“剑崎?”黑暗之中剑崎听到有人这么问,是相川始的声音。

“唔”剑崎这么回答,“觉得有点好奇,所以过来看看你。”

相川始轻轻回答了一声,黑暗之中剑崎听到了各种瓶瓶罐挂碰撞的声音,剑崎完全看不到周围发生的事情,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全神贯注的相川始完全没有要将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他一直在忙碌,这让剑崎觉得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你在做什么?”剑崎问。

“冲洗照片,现在正在显影”相川始这么回答,剑崎听到了搅动某种液体的声音。

剑崎站在原地听了一会儿,周围安静了下来。相川始忽然开口:“能把温度计递给我吗?”

剑崎在自己的身边摸索了一会儿,差点弄翻身边的药水。这个时候相川始走过去,及时扶住了罐子,并且从剑崎的身边将温度计取走了。剑崎感觉到对方在做这些的时候,身体不知哪一部分碰到了他,说不上来那是相川始本身的体温,还是因为暗房内太冷,总之对方的皮肤温度并不是很高。

“冲洗照片需要温度计吗?”剑崎问。

“嗯”相川始专注地继续着他的工作,“需要测量药水的温度。”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手中的事情完成了一个段落之后,他回过头来,站在黑暗之中的剑崎平静地看着前方——那是相川始声音传过来的方向。在黑暗中的剑崎,瞳孔自然放大,每个人类在面对光线变化的时候,瞳孔都会像这样收缩。

“怎么了?”相川始问。

“始”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在这样的黑暗中,他最后还是开口了,“你并不是人类吧?”

周围传来了某种罐子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相川始没有动,过了好久剑崎才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嗯。”

“那你就是Undead了”剑崎沉默了一会儿,“你们undead,都是这样笨手笨脚的吗……”

相川始睁大了眼睛,诧异地看着剑崎。出乎意料,对方露出了笑容,那实在算不上一个开心的笑容,反而更像是苦笑之类的,充斥着某种相川始并不想看到的情绪。

“人类啊,就算在这种,对于你来说和白天差不多的黑暗环境中,也是看不见的”剑崎平静地说,“也有人在光线稍微昏暗点的地方就已经觉得看东西很勉强了,好像是叫夜盲什么的。如果是始的话,不要忘记这种事情啊。”

相川始立刻反应过来,那是剑崎在教导他如何在人类世界中生活。他在人类中生活了很长时间,但是从某个时间段之后,他却再也无法融入人类中了,只是匆匆经过,稍作逗留便继续前进。

“嗯”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沉默着这样回答。

“始,你是想要作为人类活下去的吧?”剑崎突然问,“那么,能够告诉我你原本的名字吗?不是相川始,是作为Undead的名字。”

相川始没有回答——

那是他一直逃避的词汇。

但是剑崎却因此而在此露出了笑容,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间的门,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他眯起了眼睛。剑崎露出了笑容:“不用回答我也没有关系,你就这样,好好生活下去就可以了,什么都不用担心。”

“剑崎,你——”

“你一直在压抑本能吧?”剑崎这样回答,“你已经这样努力了,我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那不是很逊吗?”

他的嘴唇开阖,小声说了什么。相川始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剑崎,对方打开了房间的门——幸亏现在需要在暗室中完成的照片冲洗环节已经结束了,不然现在相川始之前的努力大概就要功亏一篑了。

说完了这句话,剑崎借着这样的光线,小心翼翼地的拥抱了相川始。那拥抱非常普通,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为此等待了很久,久到人类都已经作为历史,可是明明他们的相遇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相川始微微闭上眼睛,他的手上还沾着水渍,他就这样回抱了对方。人类温暖的体温源源不断传来。

“始比人类更像人类,所以你只要继续作为人类生存下去,这样,就可以了。”

评论(16)
热度(28)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