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11

这个拥抱持续了很长时间。

那仅仅是作为交换体温而存在的行为,就算费尽心思来解释,它所拥有的意义也非常有限。可是在这个时候,相川始却感觉到有什么冰凉湿润的东西滴落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那是剑崎的眼泪。

在相川始的记忆中,他似乎从未见过剑崎哭泣的样子。在这片黑暗中,作为人类理应什么都看不见,但是相川始实际上却并不是人类,于是剑崎无声的哭泣就这样被烙印在了相川始的心中。

“真奇怪呢”剑崎没有松开相川始,他的表情带着一点茫然,“为什么我突然哭了啊……”

相川始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是他猜想,现在的剑崎大约是在笑着的,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露出笑容,这样矛盾的情绪。相川始没有说话,他轻轻拍了拍剑崎的后背,于是对方拥抱他的动作就变得更加用力了一点。

“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一个人走了很久很久,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想要去什么地方”剑崎喃喃道,“我就在梦里一直走一直走,有一天我问自己什么名字,但是就连这个我也开始想不起来。我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总觉得那是要去见某个人,可是到最后也没有见到。”

相川始微微闭上了眼睛,他低声道:“所以最后,你抵达终点了吗?”

“嗯”剑崎这样说,“什么都不必想,什么都不必说,什么都不必保护,什么责任都不必再负担下去。”

“觉得累了?”对方这样问。

“因为实在太疲惫了,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只想这样陪着这个世界迎来末日”剑崎这样说,他把下巴放在了相川始的肩膀上,“我有点害怕,要是最后这双手什么都没有能够抓住,到时候,我要怎么办。但是……现在我很高兴。”

剑崎松开了相川始,他的脸上已经没有半点水渍了,只有泛红的眼眶证明了刚才他的情绪起伏不是假的。

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抓着自己的头发笑了起来:“我很高兴,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这些都只是在做梦而已。南极的城市不是真的,我也没有独自一人旅行,这些都只是我在做梦而已。”

相川始沉默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在那一瞬间他几乎想要告诉对方,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是假的,他正是跨越了这样漫长的时间才见到了现在的剑崎。但是到了最后,相川始只是双唇开阖,什么声音都没有能够发出来。

这些事情无论告诉谁都没有关系,但是他唯独不愿意告诉剑崎。

一个人的旅行太过漫长了,无论拥有多么坚韧的怪物躯体,只要还保留着人类的内心,就会有疲惫厌烦的时刻。

“太好了”相川始说,“最后你发现这些都是梦,那真的太好了。”

那几乎不像是相川始会说出的话,可是剑崎确实听到对方这样说了。

“任性的话,只是在梦里想想就足够了”剑崎抓紧了口袋中的觉醒融合器,“已经体验过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了,所以现在不去考虑自己的事也无所谓了。我会继续拯救能够拯救的东西。”

相川始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温度计,没有回答。

“所以,梦中那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它实现”剑崎的笑容无论何时都带着蓬勃的生机,“我对你——”

相川始抬起头,他睁大了眼睛。

嘴唇上传来了温暖的气息。人类的体温无限靠近,剑崎的脸比任何时候看得都要更加清楚,交换唾液的行为在这个时候充斥着只有人类才理解的意义。那宛如契约,也像是一个永久的承诺,就仿佛到现在为止他所经历的时光全是为了现在这一刻。

那是一个吻。

走了很久很久的两个人,跨越了漫长的距离,积攒了无数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奇迹,最后才得到了这样的吻。那是陪伴着彼此的契约,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不会感到孤独,亦不会永久漂泊。

剑崎像个小孩子似的红着脸,他站远了一点,眼睛里带着期待,等待着相川始的回应。

其实什么都不必说的,他世界上不会有比对方更契合自己的人。相川始轻轻打开了灯,他清洗了双手走到外面去:“这个是什么意思?”

“啊,你们Undead没有这样的行为吧”剑崎忽然失落了下来,“算了,我只是……”

“骗你的”相川始回过头,刚才冲洗的照片表面已经干了,他把照片放在了剑崎的手中,“所以,你哭着告白了,而且吻技还很烂,就只是因为你做了个噩梦?”

剑崎的表情变得有点尴尬,片刻之后,他又抬起头,稍微带着一点不甘心的意味来:“一点都不烂。”

“什么?”

“如果你觉得烂的话,那就应该再试试看”剑崎一本正经地说着,他凑到相川始身边,原本只是在开玩笑而已,结果相川始真的捧着他的脸,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了一吻。

剑崎捂着自己的嘴唇,脸颊泛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这样看着相川始。相川始对着他眨了眨眼睛,假装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微微翘起的嘴角却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活跃而温柔了起来。

结果那天晚上谁也没有能够睡着,剑崎和相川始住在同一个房间中。相川始本来是没有休息的习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剑崎的身边,他总是能够非常轻松地陷入梦乡中。当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相川始听到了剑崎的声音。

“喂,始,你睡着了吗?”

“嗯”相川始含混地回答。

另一张床上传来了细微的声响,过了没多久,相川始的被窝中就钻进了一个热热的东西,他睁开眼睛,是剑崎。比他高上很多的剑崎睡在他的床铺上,脚路在了外面,但是他好像完全不介意似的。

相川始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片刻之后又闭上了。

“始?我能够亲你一口吗?”剑崎小声说。

对方没有回应,于是剑崎壮着胆子凑到了相川始的脸颊边,想要亲上一口的时候,对方忽然翻了个身,额头抵着他的肩膀,头发落在他的脖子上,稍微有点痒。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剑崎这么说,他凑过去的时候,却看到了相川始一双深色的眼睛。

“好好休息,别乱动”对方这么说了一句,随后又闭上了眼睛。

再玩下去就真的要生气了,剑崎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过了不知道多久,相川始的呼吸声已经变得非常平稳了,剑崎仍然没有睡着。

“就算你是Joker也没有关系”他轻声说,“不会让你一个人的,绝对。”

这一觉睡得非常安稳。当熬夜的虎太郎照例打算吃完早饭就回去睡觉的时候,却看到了剑崎和相川始已经开始吃早饭了。相川始低头在摆弄自己的相机,大概是胶卷出了什么问题,所以他一直在翻来覆去地查看。

剑崎身上围着围裙,他手中还端着盘子,看到虎太郎的时候,笑着打了个招呼:“是虎太郎啊,你又熬夜了吗?”

“剑崎?!”虎太郎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比较好。

因为太震惊的关系,而且虎太郎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所以这顿早饭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吃完的。当虎太郎开始喝牛奶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气氛好像有点奇怪。

在那之后没多久,剑崎整理了自己的:“我去研究所。”

他跨上摩托离开后不久,白井虎太郎接到了一个电话。大概是剑崎填写了这里的号码吧,所以对方就按照这个号码来寻找剑崎了。

“说是要找剑崎”之后虎太郎捂着电话听筒,对相川始说。

“不,也没有那么麻烦”对面传来的是男性的声音,“只是最近剑崎没有联络研究所,所以如果见到了他的话,麻烦告诉他回来一趟,定期检查装备的时间已经错过了。”

“不,剑崎的话,不是已经……”

再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虎太郎才意识到,假装去研究所的剑崎,其实只是对他们说了个谎而已。

评论(9)
热度(35)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