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12

大概是因为这样行踪不明的剑崎太让人担心了,在那之后虎太郎拨通了剑崎的电话,手机的铃声却从卧室中传了出来——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剑崎在离开的时候,没有的带走他的手机,所以就算现在他们想要好好质问一下剑崎,也联系不上他。

相川始什么都没有说,他默默地离开了大厅。虽然说虎太郎对这个家伙没有多少好感,但是相川始这个模样未免也太让人担心了一点。

“喂,你这家伙没事吧?”虎太郎问了一句。

相川始摇摇头,他拿着相机走到外面去:“我去拍照。”

他拿着相机像是拍照的模样,虎太郎撑着脑袋看着相川始——对方虽然确实按下了快门,但其实他就连镜头盖都没有打开,更不要说拍照了。相川始这个样子让虎太郎觉得有点难受,虽然的确是讨厌这个家伙,但是到现在为止,就连他自己也知道,那不过是偏见罢了。

于是虎太郎小心翼翼地开口:“你这家伙在担心剑崎吗?镜头盖没有打开哦。”

“没有关系,剑崎不会有事”相川始回头看他,“我在想的是别的事情,我自己的事情。”

他这样说,接下来的问题虎太郎便没有开口,那是私人问题了,在这样的事情上,他还是非常有分寸的,往往一个人开始说“我自己的事情”时,那就意味着那是不愿意告诉别人的内容了。

而虎太郎这样的体贴反而让相川始稍微有点茫然,他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虎太郎开口,只能默默地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情感问题又咽了回去。

不老不死的老古董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不懂人之常情,会有这样的迷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一整天相川始都在想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有那两个亲吻,所以根本就没有能够好好拍照,直到白天杂志社的信送到了,相川始才反应过来,截稿的日子快要到了。

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把所有的照片都冲洗完毕,他只能回到暗房继续完成工作。信件是虎太郎拿进来的,信封上写着真崎剑一的字样,虎太郎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眼熟,他拼了好久“真崎一剑”“剑崎真一”,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的,信封上的收件人大概是指剑崎一真。

当他打算把信放在桌上,等剑崎回来看的时候,相川始已经拿走了信。虎太郎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他以为是自己弄丢了,最后却在相川始手中看到了信。

“这个是……”虎太郎想要说这些的时候,相川始平静地撕开了信封,他从里面倒出来几张底片,在这个房子中居住的人当中,只有相川始才会有这种东西。

“我的”相川始这么说着,拿着底片回到了暗房中。

虎太郎觉得自己大概发现了某个秘密。当他坐立不安,不知道是否要把这件事告诉剑崎的时候,相川始忽然打开门:“不要告诉剑崎。”

然后他又关上了门。

虎太郎愣了片刻,他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那天他们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剑崎回来。虎太郎这几天熬夜太多了,身体已经有点受不了,所以他很早就睡了,只留下相川始一个人彻夜和底片作战,忙着赶上杂志的最后截稿期限。

不眠的夜晚不免会变得比平时更加漫长。

到了每个月的某个时段,人们花上工作上的时间就会变得比平时更多,积攒了一段时间的工作必须完成,为此就需要彻夜的努力。虽然心里明白,会攒下这么多工作纯粹是因为自己的惰性,但是好好反省了之后,下个月却又会重蹈覆辙。

就算是橘朔也,有时候也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但是橘的情况稍微有点不同,他的工作没有完成,只是因为抵触。橘现在工作的研究所,全称是人类基盘史研究所,平时会称之为BOARD。橘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不死生物Undead这种存在,并且致力于保护被Undead所伤害的人类。

某一天人类打开了潘多拉之盒,在那之后不久,他和剑崎就成为了假面骑士收拾烂摊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睦月也成为了假面骑士。不过和那个稍微有点不同的是,橘负责的领域要比睦月和剑崎更多一点。橘曾经是个研究员,它拥有非常多的科研成果,在那之后他才获得了加入这个研究所的资格。

到现在为止,他仍然会时不时继续关于Undead的研究。在研究中,也有需要假面骑士在场,每当这样的情况出现,橘就不得不一边变身,一边继续着研究工作。体力消耗巨大的他会因此而觉得疲惫。

“橘,觉得累的话就把那个Leangle小子也叫来帮忙啊,后辈存在的意义不就是为前辈分担压力吗?”他身边的研究员叼着烟这样说。

“烟味对研究结果有影响”橘这么说着,研究员没有办法,只能掐灭了已经点燃的烟草。橘活动了一下手脚,他看了一眼研究室,片刻之后又转过了头。

“其实你只是不想身上沾到烟味吧,作为前辈想要有更好的形象,这点也能够理解啦……不过那个Leangle不是已经可以独立战斗了吗?你还在继续训练他吗?”

“Leangle笨手笨脚,到现在为止就连封印的方法都不能独立完成,唯一一次独立完成任务就受了重伤,太不可靠了”橘这么回答,“他来只会添乱,所以交给我就可以了。”

“现在的后辈还真是不可靠啊”他身边的人这么感叹着,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

使用子弹的情况,对Undead会有什么影响?如果使用强酸和有害物质,会对不死生物有产生怎样的伤害?他们是否具有统一的弱点?假面骑士所使用的武器,强度上是否能够真正地对Undead造成伤害?

现在橘工作上所负责的一部分,内容就是这个。

让还是小孩子的睦月来完成这些任务,未免太早了一点。只有伤害人类的Undead需要封印,从一开始,指示就是这样。但是人类伤害Undead的话却不需要受到任何指责,甚至是这样近乎于折磨的实验也是如此。

要让还是个孩子的睦月明白这些,还太早了点。这些事情原本就不是那些后辈的责任,所以没有必要把这种困惑推到他们面前。新的武器也好,新的研究成果也好,这种事情只要他来完成就可以了。

他身边的研究员掐灭了烟,不免觉得有些疲惫,没有烟草的情况下,他只能用咖啡来提神:“今天有新的Undead送过来,月底前要完成这个阶段的研究任务,大概休假要泡汤了吧。橘?”

橘回过神来,他摇摇头:“开始吧。”

橘在训练的时候,总是对睦月格外严格。虽然嘴上说着当初在训练的时候,自己的训练强度也差不多,但是只有橘自己知道,那究竟是为了让睦月退缩,从此以后都不再战斗,还是单纯只是想要让睦月成长为一个出色的战士。

“上次研究成果呢?”

“原本以为那种敷衍的东西不会通过的,结果上面居然真的打算在好好分析之后采用”他身边的研究员叹了口气,“要是这个月也能这样敷衍过去就好啦……真是的,好想休息啊。”

“认真工作”橘轻声说了一句,他身边的人立刻沉默了下来,房间中只剩下了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的声音。隔着特殊材料的玻璃,能够看到被当作试验体的Undead在不断挣扎着。

这种东西在送进来之前,不知道杀害过多少人类的性命。这样想着,橘终于平静了下来,开始了月末的研究。

当他工作了片刻之后,突然反应了过来——大概是因为熬夜,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研究上,所以现在才想到了这种事情:“我和Leangle都没有时间,最后那个研究成果,到底是交给谁来测试了?”

“交给了拥有假面骑士系统的人啊”研究员这么说着,“那孩子想必现在很辛苦吧,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橘猛地站起来,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片刻之后又坐了下来。

“怎么了吗?”

“没什么,继续吧”橘这样回答。

评论(1)
热度(19)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