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13

他总是幻想着那时候谁拯救了无措的他。

那时候的他没有能够抓住在火中求救的父母的手,活下来的人就只有他自己。在火中看着爱着自己的人就这样离开人世,但是那时候的自己却什么都没有能够做到。

从那以后,他就仿佛一直身处火海似的,他总觉得自己的手什么都抓不住,就算真的抓住了,也很快就会失去。所以从那一天开始,他就无法说服自己继续浑浑噩噩下去,总要确切地做点什么,才能够说服自己的心安理得地继续生活下去。

一旦平静下来,父母在火中向他伸出手的场景就宛如噩梦般浮现在眼前。

然后,在这个时候,剑崎得到了假面骑士系统。但没有能够拯救的人却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总是害怕有一天,这样的自己的真的失去了一切,就像火中的那些人一样。

他总是幻想着谁拯救了现在的他。

后来他看到了作为Undead而活下去的那个青年。那像是个人类,也像是个怪物,或者说,他既不是人类也不是怪物,就只是和所有的存在都不同,那样生活下去。站在雪原中的那个人这样看着他的时候,剑崎觉得那仿佛就是一直以来他在祈求救赎的人。

就像是认识了很久。

绝对不会退缩,无论遇到了什么事情,都会义无反顾地的走上前去。不存在畏惧,心中也没有顾虑,但是只有剑崎明白,那并不是因为不懂得胆怯,而是害怕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无论何时都不能后退,也不能失去任何东西,所以无论何时都要拼命保护所有能够保护的东西。

不仅仅是正义感,或者是责任感。只是因为他幻想过的,祈求过的,渴望过的那个能够拯救自己的人那时没有出现而已。如果这样的人不存在的话,拿他就成为这样的人。如果他人的祈求没有能够得到回应,那就由他来回应。

如果大声喊救命的话,正义的英雄就会出现,就是这样的想法。

后来的某一日,剑崎作了那个梦。在梦中茫然前进的青年,总是无法抵达目的地的那个青年,明明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大声呼喊着救救我的青年。

save me。

但是没有人来拯救他,就连他自己也做不到。当他醒过来的时候,沉默了很长时间。他在某一日终于明白,其实他需要的并不是能够抵达终点的方法,他所需要的救赎,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而已。

相川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予了他救赎,就像在雪原中他第一次看到相川始一样。虽然并没有证据,但是剑崎已经明白了,他也在同样的情况下,同样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对方的救赎。

唯独在对方的面前软弱彷惶也没有关系。
唯独在对方的面前始终不能动摇。

剑崎在战斗的间隙,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因为体力耗尽而大口喘气。剑崎估算了一下自己剩余的体力,紧紧地盯着前方。空气仿佛凝固起来似的,他抽出了一张卡片,手腕抖动,卡片将要封印Undead的时候,他却又停了下来。

“不能封印”他这样说着,就想提醒着自己一样,“不能封印。”

剑崎掏出了觉醒融合器,在那个瞬间成为了新的状态。不断上升的融合指数让身体中的力量不断膨胀,干净利落地结束了战斗。

在那之后,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Undead很快就被回收了——那些人将要把Undead送到什么地方去,就连剑崎也不知道。

Undead解除封印,那么生存游戏就会开始。封印的卡片越是多,Joker想要保持人类的内心就越发困难,但是如果不封印Undead的话,那样也许会有跟多人受伤。

所以交给那些人,用来当做开发新武器的材料,那是最好不过的方法了。谁也不会受伤,谁也不会因此而哭泣。

按照约定,剑崎放弃了封印那些Undead,而作为回报,他得到了这个觉醒融合器。越来越强大的敌人让他越来越频繁地用到这个东西,身体充斥着力量的时候,心中却开始隐隐担忧。虽然他并不知道原因,但是就仿佛曾经经历过相似的事情似的。

可是如果要继续战斗下去的话,就一定要用到这个。

剑崎沉默着前进,身体疲惫不已,但是心中却充满着难以言喻的温柔情感。那个时候他伸出手了,然后就得到了回应。有很多人即使伸出手也没有能够得到救赎,可是他却切实地获救了,何等幸运。

所以,这一次,他也的确真的抓住了相川始的手。

很快这些事情就会结束了。剑崎深呼吸了一下,他解除变身的时候,稍微有点站不稳,快要摔倒的时候,被人扶住了。剑崎重新站稳,回头看到了橘朔也的脸。

橘熬夜了很久,胡子没有来得及整理,眼下有着浓重的黑眼圈,衣服乱糟糟,连续熬夜之身上的味道也不算好闻。虽然这样狼狈,但是连续战斗之后的剑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橘前辈?”剑崎睁大了眼睛。

“嗯,过来看看你而已”橘这样说着,他伸出手,“给我看一下。”

剑崎想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的是觉醒融合器。他交给了对方,橘看了一眼,又放到了剑崎的手中:“只要不过分使用,大概没有问题……不过剑崎,就算是任务,也不用继续做下去了。”

“橘前辈你在说什么啊”剑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笑了起来,“我做这些可不是因为任务。”

“……”橘抬头看着剑崎。

剑崎放松地看着天空:“总之橘前辈就不要再管这些事情啦,我知道的。”

“就算那些是Undead?”橘冷淡地说着。

“那些可是Undead啊”剑崎理所当然地回答。

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最后还是做了退步——到现在为止,会出现的那些后果也都只是自己的猜测,并没有证据表明那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而且剑崎也实在不像是因为这些事情就动摇的人。

“回去吧”橘这么说,“Leangle还没有能够独当一面,在那之前我会来协助你。”

“那就拜托你了,橘前辈”对方这样说着,看不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橘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这样的剑崎太正常了——这样反而会让他觉得有点反常。

剑崎回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刚回去就遭到了虎太郎的盘问,相川始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却放下了截稿日前必须完成的工作,定定地看着他。剑崎没有办法,只能打电话向橘前辈求救——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忘记带手机了。

他这副样子,就算有再多的话,也很难问出口了。

虎太郎为剑崎流了晚饭,在吃饭的时候,大概是太疲惫了。虎太郎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剑崎的声音,跑到客厅的时候却看到相川始轻松地将剑崎搬到了一边的沙发上,为他盖上了毯子,并且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剑崎睡着了。

虎太郎没有想到,看上去瘦弱的相川始力气居然会这么大——剑崎不是瘦弱的那种类型,成年男性的体重相当可观,最起码比牛奶要重多了,每次购入牛奶或者送还空瓶的时候,虎太郎就觉得自己手中像是托付了大半个地球似的沉重。

当剑崎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就是相川始。他看着相川始的脸,笑着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他说着。

“已经是晚上了,你睡了一天”相川始回答他,稍微有点无奈。

剑崎躺在上沙发上,看了相川始一会儿,忽然开口:“我有话要对你说。”

相川始将耳朵凑过去——其实不是人类的他就算不这样做,也能够听到细微的声音,但是在人类世界中生活得久了,他也有了这样的习惯。

剑崎在相川始凑过来的时候,忽然伸手抱紧了对方,然后沿着耳朵一路亲吻到了嘴角。大概是气氛刚刚好,相川始盯着对方的眼睛,那是就连对方的睫毛都能够看清楚的距离,在剑崎亲吻着他的脖子时,相川始忽然开口。

“你们人类,接吻的时候不是都要闭上眼睛的吗?”

“唔”剑崎把脑袋放在了相川始的肩头,“那样就看不到的你了。”

“那我也闭上眼睛,这样就算是扯平了”相川始笑着说,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简直像是胡说八道似的。

“所以你也没有闭上眼睛,根本就没有资格指责我”剑崎轻轻咬对方的喉结,并不算用力,但是就仿佛全身被点燃了似的。

忽然剑崎松开了相川始,老老实实地走到一边,假装是在看杂志。相川始的脑子仍然一片混沌,过了一会儿拿着空牛奶瓶的虎太郎走到冰箱边,喝完了一瓶牛奶后才注意到剑崎已经睡醒了,笑着打了个招呼。

过段时间就找别的地方住吧,有点不方便。

相川始这么想着,偏过头看了一眼剑崎。这时候他才发现对方手中的杂志拿反了,他却完全没有发现,仍然在装模作样地翻阅着,耳朵红了一片。

评论(14)
热度(25)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