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14

剑崎放下杂志的时候刚好看到了相川始的表情,正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笑容。他放下杂志,走到对方身边坐下:“有那么好笑吗?”

“嗯”相川始看着对方,过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你刚刚杂志拿反了哦。”

剑崎假装没有听到对方的话。在虎太郎转头收拾牛奶瓶的时候,他凑到相川始身边大概是想偷偷做点什么,结果相川始刚好起身,剑崎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有时候他们两个人也会出现毫无默契的情况。

当虎太郎转身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剑崎坐在地板上,相川始拿着冲洗好的照片一张张查看的情景。他已经将这些照片送到了杂志社中,作为备份留下来的照片暂时放在他这里。

晚些时候,相川始接到了编辑的电话。那时候剑崎坐在房间里听相川始讲解相机的构成,突然接到了编辑的电话,刚刚酝酿好的气氛一下子被打散了。

剑崎闷闷地听相川始接听电话,开了免提模式,所以对方的声音很清楚地听到了。

“真崎老师吗?”对方这样说着。

真崎老师——?剑崎用眼神询问相川始,得到了相川始“安静一点”的眼神。在工作方面,他总是非常温和且容易亲近:“嗯。照片已经送过去了,下个月的主题继续这个月没有完成的内容,可以吗?”

“真崎老师一定能出色地完成”编辑这样说着,“我觉得这次的主题,那张照片也许……”

剑崎百无聊赖,他凑到相川始的脸颊边,大概是想要做点什么,却得到了专注于工作的对方毫不留情的拒绝。虽然这样,但是从他的表情来看,相川始大概也走神得厉害,以至于编辑说了什么,他只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这样的话,这个月就这样了”对方最后感叹着,“真不愧是真崎老师呢。不过……真崎老师最近的风格似乎有了微妙的变化哦,是恋爱了吗?”

剑崎眨了眨眼睛,一时半刻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相川始平静地看了他一眼,用和刚才讨论工作时没有半点差别的语气说:“嗯,恋爱了,对方比我年纪小一点。”

“那真是恭喜您了,想必对方是非常不错的人吧”对方这样说着。

当相川始终于结束了有关工作内容的交流后,发现剑崎坐在床边走神,他看上去表情有些复杂,当相川始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剑崎抬起头。

虽然知道剑崎不少事情,但是相川始总觉得自己不了解剑崎,偶尔也会猜不到剑崎脑中的想法。他走到对方的身边坐下,歪着头看着对方。

“真崎老师是恋爱了吗?”剑崎学着刚才相川始打电话的语气,“嗯,对方比我年纪小一点。”

相川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剑崎接着说。

“只是年龄小上一点点吗”剑崎嘟哝着,“你这家伙有多少岁了?”

“人类的历史有多久,我就有多大”相川始这样说着,他大概也不愿意提到这个问题,“你很在意吗?”

剑崎嘟哝了一句什么,没有说话。

出乎意料的沉默,那天他们休息的时候,剑崎一直紧紧地抱着相川始,就好像松手之后对方就会消失似的。相川始想了大半夜,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剑崎大概是稍微有点不安吧。

和人类不一样,作为Undead的他寿命是没有尽头的。

第二天剑崎很早就离开了家。

和之前一样,虽然说是去研究所报道,但是其实却是在忙着战斗的事情。大概是因为这些事情,所以剑崎今天的战斗格外卖力。

剑崎深呼吸了一下,他解除变身的时候,身边的Undead已经全数解决了。连续的战斗让他的体力稍微有点透支,剑崎摇摇自己的脑袋,他努力让自己的清醒起来,转身的时候他差点没有站稳,剑崎下意识扶着自己身边的物体,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那是橘朔也的摩托。

橘在这几天里好好打理了自己,虽然如此,也并不意味着他最近就能够轻松起来。不仅仅是他,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似乎格外多——鉴于他现在身体的小问题根本无法支撑他独立完成作战,所以就连睦月也不得不去战斗。

睦月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得及好好学习了,当他忧心忡忡地藏考卷的时候,正好被橘朔也看到——橘看到了对方的试卷,一贯严谨的前辈立刻在睦月的训练计划中更加上了文化课程的学习。这下子本来就非常忙碌的睦月就更加辛苦了。

其实橘朔也只是不希望睦月也参与到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中而已,尽管现在的睦月还没有了解到橘这样做的苦心,但是他似乎也没有怨言——只要橘能够偶尔夸奖他一句,睦月就已经很开心了。

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剑崎现在在做什么事情,有时候甚至会发生分派任务的时候找不到剑崎情况。为实验室捕捉实验体的行为消耗着他的精力,偶尔剑崎能够进入实验室中,但是他只是看一眼就很快离开了。

那些Undead袭击了许多人类,甚至杀害了无辜的小孩子,绝对不值得同情。

但是看到了这些近乎折磨的实验,剑崎还是觉得自己越来越疲惫。可是如果是为了某个目标的话,那就没有无法完成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他的体力消耗总是非常大。剑崎在训练的时候,无论怎样的训练任务都能够很出色地完成,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橘才开始意识到,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情况。

在今天的任务完成之后,橘走到外面抽烟,剑崎拿着一罐饮料,他看上去异常沉默。橘点燃了烟,过了一会儿却又掐灭了,他回过头看着剑崎:“再过不久我就要离开这个研究所了。”

原本低着头,看上去相当没有精神的剑崎在听到橘的话之后,猛地抬起头:“橘前辈?”

“乌丸没有说实话”橘平静地说,“到时候Leangle就拜托你了。”

剑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偏过头:“你自己去跟他说。”

橘低低地“嗯”了一声。他手中揉捏着已经掐灭的烟,过了很久才开口:“有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不过要是现在不告诉你的话,那对你来说太残酷了。”

剑崎没有说话。他手中翻转着变身用的卡片,觉醒融合器就在他另一只手中。橘抢过了他手中的觉醒融合器,看了一下,没有要夺走的意思,过了一会儿又还给了剑崎。

“不要太依赖这个东西”橘这么说着,“不要太相信别人。”

剑崎来不及询问橘,对方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橘已经站了起来。从那天开始,在BOARD的名单中,就再也没有橘朔也了。

剑崎是后来才从睦月口中知道这些的,橘的身体其实早就出了问题。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他没有办法长时间战斗,融合指数也非常低。原本凭借着他的科研才能,或许还可以在别的方向努力一下,但是橘的想法似乎和其他人有了分歧,在这样的情况下,了解了某些内情的橘就再也没有办法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

睦月在得知这一点的时候异常愤怒,但是他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橘虽然说是要离开研究所,但是并没有要私下里离开的意思,他好好写了辞职信,并且在离职前请众人吃了饭。睦月未成年,所以得以幸免,并没有被灌酒,而剑崎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所以众人也回避了他。

结果在最后,没有喝醉的人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睦月,我问你一个问题”剑崎开口。

“嗯?”

“如果让你选的话,你比较想当Undead还是人类?”剑崎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人类的生命太短暂了啊……现在和我们战斗的这些怪物,可都来自一万年前呢。”

“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睦月嘟哝了一句,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他补充了一句,“不过如果有一天,大家都不在了,只有我留下来的话,我大概会很难受吧……就像现在一样,明明已经答应我了,结果橘前辈又自己一个人离开。”

他看了一眼橘。

剑崎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随便找了个借口,跨坐上自己的摩托就疾驰而去。

评论(5)
热度(24)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