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15

当剑崎回到家中的时候,相川始刚好说了要出去取材的事情。大概是因为上个月的任务完成得实在太匆忙了,所以这个月还是尽早做决定比较好。剑崎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大概是战斗得太频繁了,所以这段时间他完全提不起精神。

但是大概是邀请他的时候,相川始的表情带着期待的原因吧,所以剑崎沉默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不过我觉得你大概完全是在添麻烦吧”相川始若有所思地撑着自己的下巴。

“只是拍照而已,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吧”剑崎装模作样地拿起相川始的相机,对着对方的脸,“笑一下?”

相川始走过去,默默地帮他打开了镜头盖。

剑崎看上去好像有点尴尬,在这个时候,虎太郎果然毫不留情地大笑出声了,在这样的气氛感染下,就连相川始也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剑崎闷闷地盯着相机的镜头盖看了一会儿,忽然抬头问对方:“只是刚才没有注意到而已。”

结果在回到属于他们的房间收拾明天要用的材料时,剑崎还在对这件事耿耿于怀,说什么也要再拍一张照片——这个举动被相川始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刚刚洗完澡,身上还裹着浴袍,在这种时候提出这样的建议,总觉得之后会朝着什么危险的地方进行下去。

老实下来的剑崎最后被按着睡觉了。其实剑崎根本就睡不着,虽然因为战斗,所以身体疲惫到不行,但是非常奇怪,躺在床上,脑子里反而没有半点倦意,意识非常清楚。不是人类的相川始根本就没有休息,他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

在这个时候,那个最关键的因素,说出来未免太让人觉得羞耻了。

其实只是因为他也在这里,这样的原因。

剑崎闭上眼睛,虽然毫无睡意,但是对方的气息就在身边。稍微有点不安的心也因此而平静了下来。天亮之后,剑崎小心翼翼地起床,没有让相川始发现——

当相川始走下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系着围裙的剑崎。剑崎看上去正在试验新的菜谱,不过到了最后,他们两个的早饭还是变成了蔬菜沙拉以及果汁面包。两个人面面相觑,当虎太郎走进厨房的时候,发现的就是已经完全无法食用的肉类。

做饭的时候因为看着相川始所以走神了这种事——

剑崎稍微有点尴尬地偏过了头,假装刚刚在做饭的人不是他。

原本以为带上助手,多少会对接下来的工作有点帮助,但是当相川始开始拍摄的时候才知道,带着这个连镜头盖都不知道打开的家伙,效率只会越来越低而已。

更何况还要时不时走神一下。

当一天的目标达成之后,就算并非是人类,相川始也不眠感到有点疲惫。

回头看的时候,剑崎已经躺在柔软的草坪上了。

他们能够远处孩子们吵吵嚷嚷的声音,天空中的云朵在不断游移。阳光刚刚好,并不会让人觉得焦躁,也并不是阴晦的天气,风轻云淡的日子里能够看到很多出来野餐的人。

“不要动”剑崎身边的人举着相机,“笑一下。”

于是剑崎就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在快门声过去之后,青年相川始抱着相机躺在了他的身边。他身边的人眯着眼睛,大概是觉得有点困了,他动了动,最后枕在了相川始的大腿上。维持着这样表情的相川始就宛如看到了美妙的事情似的,他放松地闭上了眼睛。

“怎么样了?”剑崎忽然开口。

名叫相川始的青年歪着头:“什么?”

“我在说照片。”他这样问,“有把我拍得很帅气吗?”

“糟透了”相川始笑着回答他,“忘记对焦了,角度也选得很奇怪,结果就这么拍下来了。你会生气吗?”

躺在他大腿上的青年忽然睁开眼睛,他看着相川始:“会生气的哦。惩罚呢?重新拍一张如何?”

相川始摆弄了一下自己的相机,然后将它随意放在一边。草坪刚刚修剪过,青草的气味十分浓重,源源不断传入他的鼻腔中,那是非常好闻的味道。

“不行,因为胶卷用完了”相川始这么说着,他的表情稍微带着点狡黠——但是对方却只是扯了扯嘴角,然后就继续偏过头看着天空中的云朵了。

“没有关系,总有一天能够拍出完美的照片”他这么说着,“你会后悔吗?”

相川始没有让对方继续说下去。他睡着了,仿佛到现在为止做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似的,在梦中的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躺在草坪上的两个人就这样睡着了,当他们醒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天黑,黄昏笼罩了整个原野。

剑崎首先站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草屑,然后向着相川始伸手:“回去了。”

对方抬头看着他,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最后只是露出了笑容。

这样相处的日子就像是梦一样。

有很多时候,在很多事情上,他都可以选择绝望,也可以放弃一切。但是每当到了抉择的时刻,就有这样一个人对他伸出手,在漆黑冰冷的海中,救出溺水的他。

冰冷的他处在战栗中,而那个时候,能够陪伴他的人就出现了。并没有温暖的篝火,也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但是他们两个就这样彼此依赖着等待着不知何时才会到来的黎明。值得庆幸的是,最后这样的黎明真的出现了。

那样的人并不是阳光,但是却带了他所祈求着的那些东西,那样的的预兆。

相川始站了起来,跟在对方身后朝着回去的路漫漫前进着。大概是觉得他走得太慢了,所以对方忽然回头,握住了他的手。两个人就这样牵着手,宛如小孩子似的奔跑着。

“剑崎”相川始看起来像是放下了某种负担似的,“谢谢你。”

“就算这么说,器材还是很重”剑崎嘟哝着,“把我叫出来,只是为了搬运器材吧,狡猾的家伙。”

这下子就算真的想要说什么,也没有办法告诉对方了。虽然说是这样,但是相川始觉得自己心中却没有多少感伤,那就好像是一直以来困扰着他的事情解决了似的。于是相川始就这样笑了起来:“啊,被你发现了,真没办法啊……”

有些秘密就算不告诉剑崎,大概也已经没问题了吧。

放下了最后一点芥蒂的相川始那天晚上完成了以往好几天才能够完成的工作,当他把照片洗出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那是一张非常不错的照片——虽然说是没有对焦,光线和角度也很奇怪,但是对这张照片本身却没有多少影响。

就好像只是看着这张照片,就能够感受到来自某人的温柔感情似的。

“真崎老师恋爱了吗?”相川始在冲洗照片的时候,躲在暗房内问自己。

这种问题最后当然没有人回答他。在他走出暗房的时候,剑崎刚刚洗完澡,没有穿上衣,蹲在椅子上擦头发。相川始走过去把照片给他看,他虽然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其实眼角一只在盯着剑崎,注意着对方的反应。

结果剑崎盯着那张照片,擦头发的手也停顿了下来。

“这张照片简直像是告白一样”剑崎嘟哝着说。

这么说未免太让人觉得不好意思了,相川始平静地指出了最关键的地方:“不过虽然说是已经告白过的状态,但是无论是我喜欢你,还是我爱你之类的话,你都一次也没有说过。”

剑崎嘟哝着说了什么,声音太小——不,那种音量,大概根本就没有说出口。他别扭了好久,最后还是回答对方:“以后再说。”

啊,害羞了。

相川始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虽然是在为了这个月的工作在准备照片,但是最后这张照片也没有被交给编辑。相川始小心翼翼地把这张照片跟红心二的卡片放在了一起,虽然并不会经常拿出来看,但是总觉得只要这样,就会觉得很安心。

稍微晚一点,橘打来了电话。

最后橘决定自己成立小型的实验室——用更加温和的手段解决现在的问题。睦月一只在试图跳槽,但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成功。好不容易让睦月老实下来,并且完成了工作交接,橘想起剑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不过好在他并没有打扰到剑崎。

“剑崎,以后不用再做那种事情了”橘这么说着,过了一会儿,“明天帮你完成身体检查之后,我可以顺便帮你检查一下假面骑士系统。到时候睦月可能会过来,不过不要带他过来,太吵了。”

“新的实验室进展顺利吗?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吩咐”剑崎这么回答对方。

“哦,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了”橘一本正经地回答,“怎么样,你要帮忙吗?”

那就好像是所有事情都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似的。

“以前说过的,两个人一起旅行,这个约定还算数吗?”剑崎在挂断电话之后,这么问。

相川始没有回答对方。

评论(7)
热度(23)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