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16

二设、夹带私货,虽然不是很虐还是预警一下。
如果没问题,↓
——————————————————
大概是昨天的二人世界过得太顺利,加上麻烦的事情都暂时得到了解决,所以当次日当剑崎按照约定来到橘的新实验室时,就连橘也忍不住开口询问:

“剑崎,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他这样问着,大概是想到了前段时间的对话,“真的是Undead恋人吗?我还以为那是在开玩笑。”

“不是在问你这个啦”剑崎嘟哝着扯开话题,忽然又回过头问橘,“人类和Undead真的最后能够找到和平相处的方法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橘随意地拍了拍剑崎的后背,“那并不是重要的事情,别太在意了。”

剑崎偏过头看着橘,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些日子以来,剑崎的体力消耗总是非常大——这样未免太让人担心了一点,大概是他自己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吧,所以当橘提议帮剑崎作个身体检查的时候,剑崎并没有拒绝。

在检查的时候稍微有点无聊,剑崎东张西望,看到了被装在玻璃展柜里的化石。剑崎其实完全不懂这种东西,但是当他接触到了Undead之后,一旦想到自己的恋人和这块化石说不定差不多年纪——剑崎就觉得有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大概是看剑崎盯着这块化石太入神了吧,橘轻声解释:“这是白垩纪的留下来的化石,很漂亮对吧?那时候就连Undead也没有出现,也没有人类。”

“Undead到底是什么?一万年前发生的事情……真的就是人类的起源?”剑崎盯着那块化石,过了一会儿,他这么说。

“不要太小看人类的历史,人类的历史比一万年还要更加漫长”橘这么说着,他的停顿了片刻,大概是觉得剑崎的表情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他偏过头,“举个例子,你知道白垩纪吗?那时候恐龙还没有灭绝,白垩纪大约是一亿多年前的事情。”

剑崎盯着玻璃中的化石看了一会儿。橘在他身边开口,宇宙大爆炸,超弦理论和圈量子引力理论,时间和空间。大概是太久没有和别人说这些了,橘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周围一片寂静,剑崎完全听不懂这些,于是他换了个问法。

“神真的能够决定人类的生存吗?”剑崎低声说,他很快补充了一句,“不,神真的存在吗?”

大概是想到了储存在实验室中的东西,那块漆黑的石头橘有幸见到过。如果说这种东西就是神的话,那未免太儿戏了,决定宇宙起源,时间的诞生的神如果真的存在,那绝对不会是这样一块石头。

这种话当然不能对剑崎说。

橘拍了拍剑崎的手臂,示意对方放轻松,方便他采集血样。橘在准备物品的时候,平静地说:“神存在与否和我的关系很大吗,他能够为我提供充足的资金吗?能够让我的脂肪率降低吗?又或者简单一点的事情,能够让你或者睦月变得聪明一点吗?”

这么说未免太伤人了。剑崎总觉得经费不足的橘陷入某种负面情绪中。在这种状况下,老老实实不要说话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血样采集完毕,剑崎穿上外套准备离开。橘要回研究所拿东西,他也跟着离开。这段交谈之后,剑崎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橘戴上头盔的时候才想起来:“到现在为止,你已经收集多少卡片了?”

“黑桃系还差最后一张”剑崎抓抓脑袋,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对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最后一个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算了。虽然是Undead,但是也有善良的存在,这不是你说的吗?”

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一时间只能听到他摩托车的轰鸣声。虽然现在还在为BOARD工作,但是剑崎已经开始想在所有事情结束后的环球旅行了。如果是相川始的话,大概早就已经习惯了旅行吧——不知为何剑崎这么想着。

剑崎转动着自己手指上作为装饰品的戒指,过了一会儿他扭头来到了一家店中——为相川始挑选礼物。相川始会喜欢什么样的礼物?虽然心里也明白,这种情况下赠送摄影相关的物品大概不会出错,但是那种东西未免太普通了一点。

Undead会喜欢什么样的东西?一万年前的老古董会喜欢什么东西?

剑崎想了好久都没有能够想到。在犹豫是否要送对方稍微浪漫一点的东西时,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非常难得,是虎太郎打来的。接通电话的时候剑崎正在挑选花朵,然后电话里的声音就这么传了过来。

下一秒,剑崎飞奔回了白井农场。

相川始关紧了自己房间的门,虎太郎进不去,最后只能打电话给剑崎。

从市中心赶到白井农场花了只有平时一半左右的时间。当剑崎回到家中的时候,虎太郎坐在相川始的房间门口,满脸担忧。剑崎试了一下——房间的门从里面被反锁了,一时之间打不开。

这种时候只能用某个前辈的方法进入房间了。剑崎从窗户啊到房间,然后拨通了虎太郎的电话。剑崎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拉上了窗帘,让窗外最后的阳光也阻隔在了窗帘外,房间内只剩下了一片漆黑。

相川始就睡在床上,那模样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房间中的相川始蜷缩着身体,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滴落在床单上。但是与其说那是处于痛苦,倒不如说是在压抑着什么似的——Undead当然不会生病。他的皮肤稍微带着一点绿色,像是某种昆虫的鳞甲。

和人类相似的地方正在一点点变成恐怖的模样,尖锐的倒刺撕裂皮肤,从他的身体中延伸开来。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剑崎在进入房间之后,还是稍微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才对着电话那一头的虎太郎开口:“相川始他没有事,已经睡着了,让他自己安静一会儿吧,别吵他了,是传染病,我来陪他就好了。”

“可是……”虎太郎大概是察觉到了剑崎话里不对劲的地方,但是要说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下意识地,他对着电话那一头回答,“嗯……你没问题吗?”

电话那头的剑崎声音平静:“嗯。我陪他睡一会儿,不用准备晚饭。”

另一方面,当回到曾经的工作场所,橘能够看到的只是身为Undead却在进行着残忍研究的异族,在实验之后留下的残骸。其实他应该更早一点察觉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忽视了这些。

眼睛能够看到的地方,全是经受了各种各样折磨的Undead。实验的内容很简单——怎样才能够对Undead造成伤害?多大强度?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实际操作起来,采用的手段却残忍得和那些杀害人类的Undead差不多。

橘掏出卡片封印了那些Undead。

大部分是红心系的,也有睦月和他能够使用的卡片——算上剑崎手中的卡片,剩下的Undead就已经不多了。他坐在研究所中沉思了好久,最后还是默默做了决定。

有些事情,不必违背原则,也能够做到。

在看到昔日研究的真相之后,橘心神不宁,没有办法睡着的情况下,他干脆骑着摩托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连夜分析剑崎的血样。已经做过处理的血样被放在了架子上——橘只是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那管血稍微有点分层现象。最上层的绿色宛如苔藓,那是剑崎的血,一半是人类,一半是怪物。

评论(5)
热度(27)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