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17

橘一直看着那一管血样,当天刚刚亮起来的时候,他就拨通了剑崎的电话。

电话的那一边能够听到某种生物喘息声音,不太像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并且很久都没有人说话。橘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那的确是在显示着“通话中”没错。橘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几日的疲惫累积在一起,这让他的声音沙哑到可怕。

“剑崎?”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剑崎是几分钟之后才接电话的,他的声音和平常相比平静得过了头:“橘先生,有事吗?”

“检查结果出来了,有点事想要问问你”橘这么说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剑崎回答,他停顿了一下,“橘先生你在新的实验室吗?我现在就去找你。”

电话被挂断了。

实际上橘是在好几个小时后才见到剑崎的。那时候他从窗口朝外看,剑崎的摩托车轮胎上稍微有点泥,并且后座还放着多余的头盔——显然是刚刚把谁送到了山中去。无论从什么地方赶来研究所,要说去一趟山中,都完全说不上顺路。

现在剑崎的状况,比想象中来得更加凄惨——

当橘把手中那些卡片交给剑崎的时候,剑崎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张张检查那些封印了Undead的卡片,大约是想到了什么,他忽然抬头:“橘先生,这些借我用一下。”

他抽走了那些红心系的卡片。橘朔也盯着剑崎看了一会儿,没有阻止他的行为:“昨天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稍微有点小麻烦。”

“嗯?”剑崎的表情僵住了,过了一会儿他的脸上才带上了笑容,“我最近被传染了感冒哦,是这个吗?”

橘盯着剑崎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开口了:“不是这个。”

他率先走出去,跨上了摩托,在剑崎不知所以的时候,他把头盔扔给了剑崎,示意对方跟自己走。他们的目的地是昔日设立在BOARD地下的研究室——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知道这里的存在而已。

睦月的摩托马上就要制造出来了,当橘来到BOARD的时候,对方正晃着小腿坐在桌上,虽然什么都不明白,却还是满脸期待地盯着实验人员往电脑中输入数据。橘绕过了他,睦月大概是觉得这样的橘完全无视了自己,真的太过分了,所以将头偏向一边,原本要脱口而出的一句“橘前辈”也咽了回去。

剑崎无奈地对睦月耸耸肩,然后快步跟上了橘。

当他来到了地下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已经搬走的仪器和空荡荡的隔离室。原本这里充满各种各样用来研究的Undead,但是现在却已经尽数不见了。剑崎盯着自己手中的那些卡片,下意识明白了那些Undead的下落。

“他们连夜离开了”橘平静地说,“因为没有办法隐瞒下去了。”

剑崎不知所以地偏过头。

“原本我以为是因为觉醒融合器之类的……结果不是”橘继续说,“他们一开始就把你也当成了实验体,因为没有办法抓到JOKER来研究,所以只能人工制造出JOKER。在成功之前不能让你发觉自己的异常,所以给了你很多黑桃系的卡用来压制。”

剑崎蹲在地上检查着周围的残留下来的设备:“橘先生您在说什么啊,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吧?”

“不是在开玩笑!”橘稍微有点生气,但是当他看到剑崎的表情时,却平静了下来。剑崎的脸上带着笑容,那非常温柔——至少在此之前,橘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表情。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剑崎这么说着,“之前你有说过的吧?如果Undead没有作恶,就不用封印的事情。现在我总算是可以给你答案了。”

剑崎站起了身体,检查了一下从橘这里得到的卡片:“如果拥有的人类的感情、人类的内心,那就是个完完整整的人类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

“你的骑士系统一开始就是为了研究目的制造出来的”橘冷淡地看着他,“这样下去你就会变成这样拥有人类感情和内心的Undead了,期待吗?”

“请别说这种话,我在认真困扰啊”剑崎这么说着,但是他已经在朝外走去了,“不过比橘先生我果然还是太笨了,能够想到的方法也只有做了再说……橘先生,这是我的选择。”

橘没有说话。

当剑崎回到了森林中的木屋时,他并没有找到相川始。后来他在森林的湖边见到了对方,严格来说那已经不是相川始了,但是剑崎却好像完全不在意似的走上前去。

怪物的攻击在快要碰到剑崎的时候停住了,绿色的Undead就好像用尽全力似的,大口大口喘息了起来。

“找到方法了”剑崎这么说着,他走到相川始身边,对方就连人类的外貌都无法维持,浑身绿色的怪物就这样看着他,那模样异常可怕,可是他的眼神却宛如孩子般澄澈。

剑崎轻轻拍了拍面前这个怪物的脑袋,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和之前的无数次一样,带着蓬勃的朝气,他低下头,大概是想要在这个怪物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但是在注意到对方脸颊上的绿色血液之后,他平静地帮怪物把脸擦干净,最后那个吻留在了怪物的额头上。

那是个非常郑重的吻,如同永久的契约般。

这个笑容也许在其他地方能够看到,站在剑崎面前的这个怪物见过了太多人,也独自跨过了漫长的时光,他曾经在很多人脸上见过这样的笑容。那往往是在非常特别的场合中才能够看到,无比温柔也无比珍贵的情感。

正是因为曾经见过,所以在这个时候,怪物愣住了,就连发出声音都难以做到。

“等我回来”剑崎给了面前这个浑身覆盖着鳞甲的怪物一个拥抱,怪物尖锐的倒刺戳破了他的皮肤,“无论如何,都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

他就这样微笑着。

就连尚未说出口的那些秘密也变得不重要了。剑崎更加用力地抱紧了怀中的怪物,松手的时候,身上已经有了细小的伤口。他最后看了对方一眼,随后毫不犹豫地转身。

绿色的怪物只能看到剑崎留下的背影,决绝异常。他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剑崎比他高上这么多,总是在他身边的人,总是那样温柔的人。

他从一开始就想要拯救对方,但是到了这个时候,相川始才发现,其实从一开始,需要拯救的那个人,就不是剑崎,而是他自己。越来越像人类的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作为怪物的心,学会了人类的各种情感,也有了那些人类才会有的弱点。

在恐惧的他,在留恋的他,在不舍得他,在彷徨的他,在绝望的他,在孤独的他。

在爱着人类的相川始。

从拥有这个名字的那一刻开始,一路蹒跚而行,直到现在。

一直在黑暗中行走的他从未见过阳光是什么样子,但是在某一天,他却真的见到了这样的存在。那是温暖的存在,大脑无法思考,可是身体却已经不自觉地开始靠近那样的光芒。于是再次陷入黑暗中后,他便一直在追逐那样的存在,不断追逐着的,直到黑暗中那条属于自己的道路也清晰地浮现。

他曾经就是这样在黑暗中摸索的人。

他幻想过那个理想乡,并不存在的乌托邦。因为懦弱或者各种各样的理由,紧紧握住,不愿意松开自己的双手,始终追逐着虚幻倒影的理想乡。

他并不畏惧没有尽头的战斗,不害怕无法停下脚步的旅程,但是从一开始就在逃避着孤独,不断回忆带给他救赎的那个人。

给予他作为人类资格的是红心二,承认他已经成为人类的是剑崎一真。从来都没有愿望,只能成为虚无的相川始最后也有了自己的理想。

那个理想也许会实现,也许不会实现。但是那已经不重要了。

无论何时命运都宛如在嘲笑着他们一样,前进的道路总是布满了瓦砾与荆棘。就算他曾经为此而努力过,而今也已经消耗殆尽。在他觉得接下来的路已经无法抉择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拯救了溺水的他。

溺水的怪物不顾一切地抓住身边所有能够抓住的东西,然后拯救他的人也沉没在了水中。但是即使是这样,对方也没有真正放弃过他。

相川始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就这样被拯救了,一次又一次。

在很久很久以前,相川始从未想过人类是什么样子。那也许只是和其他生物没有区别,也许只是和他比起来,力量弱小的一种生物。但是有一天,当相川始感染了人类的病毒后,他便再也没有办法痊愈了。

漫长的时光变得枯燥,恒久的生命成为了折磨,永恒是对他的惩罚。

亲眼见过永恒的人朝着剑崎伸出手——渐渐模糊的意识让本能不断浮现,怪物就在原地发出了嘶吼,徘徊在人类和不死生物之中。

评论(10)
热度(29)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