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21

剑崎在那之后就离开了白井农场。他说是有事情,暂时不会回来了,虽然觉得剑崎稍微有点奇怪,但是相川始还是认真说了“路上小心”,剑崎大概是想要做点什么的,但是看到虎太郎在旁边的时候,他还是笑着挥了挥手。

“留着回来再继续吧,虎太郎还是未成年人呢”剑崎这么说。

“真是抱歉,我已经成年了”虎太郎愤怒地回答。

结果剑崎只是一边穿鞋一边解释:“我是说心理上,心理上。”

虎太郎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他眼睁睁看着这两个人拥抱了一下,然后剑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就好像刚才做的真的只是非常平常的举动一样。

在离开白井农场之后,剑崎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消失——现在他的状况简直太糟糕了,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非常疲惫,总觉得下一秒自己的意识就会消失。

在这个时候,有Undead出没的讯息传达到了他的手机上,那是橘帮他安装的简单程序,不凭借那些设备也能够时刻监测Undead的出没情况。

剑崎觉得自己作了很长的梦。

梦中的他不顾一切战斗,享受着厮杀带来的快感。血液滴落在地上的时候他甚至会觉得兴奋。一开始他还会想,如果能够这样一直战斗下去就好了——

但是到了后来,连这样的想法也没有了,他一直一直战斗下去,如果undead已经输了,那就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其他能够战斗的存在,不管是谁都好——

剑崎是在自己的手快要碰到人类的时候回过神来的,紧接着,他逃走了。

空气中残留着不知名的气味,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但能辨认出周围潮湿的土壤夹杂着肮脏的污渍。那是见过的场景吗?现在的他知道自己仅存的意义吗?他迄今为止的努力真的有意义吗?

剑崎回答不上来。

他倚着潮湿的墙壁,在黑暗里摩挲着自己的脸颊。但是剑崎能够触摸到的却只有粗糙的鳞甲和腥臭的血液而已。那血液是什么颜色的?剑崎回答不上来。

剑崎自顾自笑了出来。

他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黑暗中很快就有人举着手电筒走了过来——剑崎现在的模样太狼狈了,连对方都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还会有人。因为周围的能见度非常低,所以就算是手电筒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剑崎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清楚自己的脸。不过就算看看清楚了,大概对方也能难相信,站在他面前的人就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吧。

“你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大概有这么高”对方比划了一下。

剑崎的模样稍微有些变化——所以对方一时半刻没有认出他来。这也不是奇怪的事情,剑崎维持着现在的姿势,他想了一会儿才开口:“没有。你在找谁,我能够问问他的名字吗?”

“剑崎一真”对方这样回答他。

剑崎低下头,手电筒的灯光泛黄,什么都看不清。而他那张带着泥土和血渍的脸也有幸藏在了黑暗之中,对方没有认出他来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就算是剑崎本人,大概也很难说出,现在这幅狼狈模样的人就是自己。

“我好像听说过这个人。他做了什么事吗?”剑崎说。

“跟你这种无关的人说这么多也没有用……不过姑且还是提醒你一下好了”对方最后这样回答剑崎,“别离他太近,说不定会有危险的。就算是你这样的流浪汉,那种完全没有人性的家伙也不会放过的。”

剑崎把自己的头埋在了手臂间,他看上去似乎是累了。过了一会儿剑崎才抬起头来,他站了起来,剑崎的身高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有点高,对方只能抬起头看着他。在这个时候,这个人才发现,这个看似是流浪汉的家伙有一张让他感到非常熟悉的脸。

但是非常奇怪,那张脸无论怎么看都不像人类,渐渐有鳞甲爬上了他的脸颊。

“我不会做那种事情”剑崎重复了一遍,“我不会做那种事情。”

对方愣了一会儿,他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垂下头来:“我……我相信你。”

剑崎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没有想到对方会给他这样的回应,于是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他大概是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到最后为止,剑崎也没有能够将想要说的话真的说出来,那就仿佛是得到了珍贵的宝物似的,只要看到他的表情,就忍不住偏过头不去直视的纯粹情感。

但是只要得到这句话就足够了。

剑崎朝着对方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慢慢朝着出口走去。一路上他想了很多,但是到最后为止,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只是停留在了他的脑海中而已。无论如何,总会有信任着他的人,剑崎这样相信着。这样一来,无论多么艰难的情况都能够顺利跨越。

对方微微偏过了头,一声不吭,那仅存的不忍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朝着下水道出口走去的男人就连人类也已经算不上了,就算不同情人类也没有关系——

走出下水道后剑崎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但是灯光却很刺眼。强光手电刺激着眼睛,剑崎下意识抬手遮住眼睛,他尚未反应过来,就已经听到耳边传来了尖锐的叫喊声。那声音让剑崎愣住了。

“怪物,是怪物啊——————”

剑崎茫然地伸出手,但是在那个瞬间,他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那只手覆盖着鳞甲,森然的绿色仿佛包裹着致命的剧毒。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臂会这样富有力量,当剑崎伸出手,试图安抚尖叫着的女人时,他轻拍对方后背的动作却让尖锐的利爪刺穿了对方的后背。

尖叫声戛然而止,对方晕厥过去了。

那是他的手吗?

那是他做的吗?

在剑崎呆滞的瞬间,子弹穿透了他的皮肤。剑崎是在子弹留下的伤口愈合时才意识到自己中弹了的。那些子弹没有能够在他身上留下哪怕是半点伤痕。

剑崎微微垂下了眼睛。如果说应该明白了什么的话,那么这一定是在告诫着——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被人类信任。而他也已经失去了被信赖的资格,变成了和人类完全不同的物种了。

他幻想过很多次,如果自己不再是人类,那会怎么样。但是剑崎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光景。

剑崎对着重伤者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凭借着怪物的速度,轻易地离开了这里。风的声音在耳边划过,他听到的是曾经从来没有听到过的那些声音。遥远的地方细微的声响混杂在一起,仿佛伸手就能够触摸到。人类无法辨别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耳中。

昆虫的鸣叫,远处的高楼中有人类交谈的声音。各种各样。

剑崎不知为何回到了山中。山间的木屋就在不远处,他的脸上还残留着血迹,剑崎沉默了好久才拨通了电话,那是相川始的号码。

短暂的等待后,电话被接通了。大概是心情不错,相川始的声音听上去相当柔和:“喂?”

凭借呼吸声就足够让相川始分辨出对方,相川始的声音听上去稍微有点无奈:“剑崎,有事吗?我可是已经认出你了哦。”

剑崎躺在冰冷的地上,怪物的身躯和人类截然不同。他从未见过相川始所看到的世界,但是在这个时候,剑崎才明白,相川始眼中的美丽星空,是相机和肉眼绝对无法看到的瑰丽。

星海浩瀚,流淌在天空中是连绵的河流。目所能及,目所不能及,星屑如同烟雾般洒在天幕上,微微带着紫色的深沉天空在一点一点复苏,语言无法描述,但仅凭肉眼便能看穿无数光年。

剑崎喃喃地开口:“我只是……稍微有点想你了。”

“发生了什么事?”对方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剑崎闭上双眼。现在他的听力非常出色,剑崎从来不知道,森林的夜晚是这样吵闹的。

“没什么”剑崎捂着自己的眼睛,“你在看天上的星星吗?”

电话里传来了相川始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把窗户打开了,剑崎听到了对方的回答:“嗯,今天的星星很漂亮呢。”

“因为很漂亮,所以才专门打电话给你”剑崎发觉自己的身躯燃烧着非同寻常的战斗欲,那让他异常痛苦,但是剑崎仍旧保持着自己的声音平稳,不至于被相川始发现异常之处,“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星空。”

“所以你打电话来就只是为了这个吗?”相川始虽然这样抱怨着,但是声音中却带着笑意。

“嗯。只是为了这个,不觉得很浪漫吗?”

“一点也不。”

剑崎笑了出来。他的手臂已经变回了人类,很快身体的其他部分也恢复了正常,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又会变成非人类的可怖模样:“我还以为你会喜欢这种说话方式呢。”

“你觉得是这样吗?”相川始假装冷淡地回答。

两个人都笑了出来。

这样美丽天空一生大概只能见到一次。剑崎听着电话中相川始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开口:“你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抛下我的吧?”

“怎么突然说这个了”相川始的声音中带着笑意,“你这样是在告白吗?”

剑崎突然清醒了过来。

他沉默了好久,最后才给出了回答:“抱歉,我突然有点事,先挂了。”

他合上了手机,在这样寂静的森林中发出了嘶吼。那声音宛如野兽,夹杂着痛苦的悲鸣。

评论(9)
热度(30)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