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23

门外的雨势越来越大了,连绵不绝的雨水真正宣告了冬天的终结。

在雨中站着的青年抬眼看着他,他的表情非常平静,但是目光却亮得可怕——橘下意识给对方让了一条路,青年的身上还带着水渍,他走了进去,在他站在玄关处犹豫没有走进去的时候,橘才回过神来,拿了一条干毛巾给青年。

青年低声到了谢,他脱掉了身上湿漉漉的外套,好在里面的衣服没有湿。橘的咖啡煮好了,他分了一杯给面前这个青年——因为来得突然,他这里没有对方的杯子,只能把咖啡倒进剑崎的杯子,然后端给对方。

“你是谁?”橘这么问他。

“相川始”青年平静地重复了一遍,他捧着杯子垂下眼睛,“我曾经听剑崎提到过你,你就是橘吗?”

橘下意识反应过来这是一句谎话。面前这个青年并不是适合说谎的人。但是橘还是配合了对方这个微不足道的谎言——

“你认识剑崎?”橘坐在青年的对面。

名叫相川始的青年定定地看着对方,好像是觉得稍微有点忧虑似的,过了一会儿他才点点头:“嗯。”

周围安静了下来。橘不知道自己应该问什么,但是能够确认的事情是——面前这个青年身上,到处都是值得怀疑的地方。橘稍微有些戒备,不久后就连这点戒备也消失不见了。面前这个青年身上有着非常容易让人觉得安心的气质,往往只有活了很多年的那些人才有这样安稳的气息。

“你在研究Undead吗?”他忽然开口,没有给橘缓冲的时间,“如你所见,我是Undead。”

橘正在喝咖啡,听到相川始的话差点呛到。当他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面前的青年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橘会说些什么。他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于是绿色的血液流了出来,浅浅的一道伤口很快就愈合了,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橘喝完了杯中的咖啡,他走到一边将咖啡壶端了过来,帮自己和相川始续了杯之后,他才继续开口:“你的意图是什么?”

“我还以为你会毫不犹豫地攻击我”青年好像是开了一个玩笑,他稍微笑了起来,但是这个笑容很快就消失了,“我是为了剑崎的事情而来的。”

他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橘已经能够猜到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了。很多人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往往会误解他的意图——但是这个青年却好像和他很熟稔似的,这多少叫人有些在意。

那天晚上,相川始和橘谈了很多。

最后在相川始告辞的时候,雨依旧没有停止。这场大雨来势汹汹,让整个世界都湿润不已。

“你是站在人类这边的吗?”橘忽然问。

站在玄关处的青年头也不回:“我是站在剑崎这边的。”

“现在的剑崎迟早会变成完全的Joker,这样也没问题吗?”橘问着。

“他是剑崎”相川始回答。

橘目送对方离开。在相川始离开之后,桌上还留着喝剩的咖啡。橘一个人坐了很久,最后他才站起来,低声道:“非常感谢。”

那究竟是对谁说的,已经不重要了。

不知是因为橘的协助,还是因为剑崎已经知道了相川始拜访橘这件事,当相川始来到森林中的时候,剑崎已经站在远处等着他了。

剑崎身上穿着稍微又些破损的衣服,伤口从衣服的破损处暴露了出来,那模样狼狈异常,但是却又异常闪耀——

他平展着手臂在雨中呼喊着,大声笑着。

磅礴的大雨让地面变得泥泞,剑崎仰头并且眯着眼睛,身上被雨淋湿,明明应该比谁都狼狈的,但是相川始却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情,那样的心情就好像传染到了他的胸中似的,相川始扔掉了伞,在雨中朝着剑崎伸出手。

对方把湿透的刘海拨到一边,对着相川始露出了笑容。那笑容看起来异常温柔,就如同是预兆着冬天结束的这场雨水一样,生机勃发,热烈得如同夜雨磅礴。

“相川始——”剑崎在雨中大声喊着。

相川始被这样的笑容感染,他走到对方身边。天空中刹那间亮如白昼,短暂的闪光中他看到了剑崎的眼睛,那双眼睛微微泛红。在相川始朝着剑崎伸出手的时候,雷声轰鸣。

在这样的雷声中,剑崎的嘴唇开阖。

他大概是说了什么的,但是凭借人类的听力绝对无法听到。相川始并非人类,他的听力比人类敏锐太多,所以这大概是剑崎唯独想要说给他听、但是亦不愿意被他知道的那些话。

气氛就这样沉寂了下来。

红着眼睛露出笑容的青年所拥有的表情太过幸福,这表情让相川始收回了自己朝剑崎伸出的那只手。在相川始微微闭上眼睛的时候,对方就这样给予了他亲吻,那个吻混杂着雨水,凝视着对方的相川始就连剑崎的表情都能够看清楚。

说不上来那是否是人类温度,冰冷的雨水浸润着这个世界。就连这个吻也是一样。那与其说是一个吻,不如说是相互啃噬更为恰当。

剑崎片刻之后结束了这个吻。

相川始开口的说话的时候,雷声响了起来。相川始的话被打断了,他只能怔怔地看着剑崎,对方笑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我一点也没有听到”剑崎这么回答着,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衣角被谁扯住了。

“如果你没有听到的话,那我就再说一次,不管多少次我都会说给你听”相川始平静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忧虑是什么,也不明白人类的情感究竟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我要走了”剑崎轻轻地说。

“从未烦恼过的我,原本可以像个Undead一样生活,只是这样战斗下去,等待着被封印的那天”相川始看着剑崎,“已经变成这样的我早己已经回不去了,所以这些责任,你要逃避吗?”

剑崎低下头,他沉默了片刻:“我……”

相川始重新朝他伸出手。雨水连接着天空和地面,他的身上湿透了,什么都没有说,相川始强行带着剑崎回到了森林中的木屋。

森林中的木屋就连灯光也没有,因为下雨的缘故格外冰冷。困兽般的两人剧烈喘息着, 他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相川始扯着剑崎的衣领,大概是没有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举动吧,剑崎猝不及防被对方撞倒在了地板上。

情绪剧烈起伏,相川始脸上浮现出了绿色的鳞甲,但是很快这些鳞甲又褪了下去。相川始大口大口喘着气,剑崎闭上眼睛,从内心深处穿来了战斗的欲望,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当剑崎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相川始的眼睛。

那就好像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中。剑崎忍不住开始想,相川始究竟想起了什么呢?

但是很快他就笑了出来。想到什么都好,但是如果想到的是他,那就是糟糕的事情了。这样的想法让剑崎忍不住露出了苦笑,他伸手想要触摸相川始的脸颊,但是他的手还没有触到青年的皮肤,就被相川始粗暴地控制住,按在了地板上。

他从来都不知道相川始的力气这么大。

剑崎被相川始按住,整个人动弹不得,这样反而让他更加清楚地看到了相川始的表情。动作比任何时候都要粗暴,整个人宛如野兽般的青年凝视着剑崎,他满身戾气,但最后却又松开了剑崎。

就好像力量已经耗尽了似的,他把头埋在剑崎的肩膀上,到了最后也只是淡淡的一句话而已。

“所以,你要丢下我到什么地方去。”

剑崎伸出手,他大概是想要拥抱对方的,但是他却又收回了手。

“不会让你一个人的”剑崎这么说着,过了好久他才说出口,“如果要去地狱的话,我也会带着你一起走的。”

他的声音稍稍哽咽。相川始抬起头看着他:“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要去地狱,最起码我还能够把你拉上来。”

夜雨纷纷,今夜之后就真的要迎来万物勃发的季节了。黎明之前,这场大雨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止似的,两个人蜷缩在木屋中,彼此依偎等待着日出。周围的雨声仿佛永远也不会结束,可是当天空微微吐露出晨曦的意味时,大雨却戛然而止。

整整一夜,原本以为打开盒子就意味着终结,淹没人类世界的大雨也永远不会停止,但是最后他还是等到了这个时刻。没有方舟,盒子也并不是潘多拉之盒,没有救赎也没有希望,可是那并不重要,这场大雨从来都不是毁灭人类的洪水,盒子中也从来没有存放过灾厄和绝望。

评论(11)
热度(30)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