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无限光 24

这是最幸运也最不幸的事情。

原本这些灾厄都有了完美的解决方案,牺牲某个人,然后就能够获得全人类的安宁——想必会有很多人同意这样的做法。但是就连剑崎本人都决定这样做的时候,相川始拽着他的手,硬生生将坠下悬崖的人拉了上来。

于是剑崎变得没有办法再松开对方的手了。

那天夜里,剑崎握着对方的手,一遍遍呼唤着相川始的名字,相川始沉默地坐在他的身边,或者是拨弄着对方的刘海,或者只是在对方的额头上留下一吻。

那样的两个人彼此渴求着。就好像全世界仅仅只有对方而已,其他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暂时可以不去想烦恼的事情,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去回忆,只是这样彼此依赖着度过这一夜。

天亮的时候,剑崎站了起来。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剑崎稍微偏过了头问他。

空气中氤氲着露水的味道,此时天空尚未完全亮起来,薄薄的晨曦中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雾气笼罩着周围的森林,远处的景物只留下了一道轮廓。

相川始只是平静地看着远处,不知为何用这样笃定的语气说着:“今天不会下雨了。”

剑崎说不上自己昨天是否有睡着,但是现在他的意识却十分清晰。相川始抱着自己的头盔朝外走,手臂忽然被剑崎扯住了,对方直接将他拉到一边,交换了一个漫长的吻。

大概是因为昨夜的事情,这个吻多少带了点情色的意味来。唇齿纠缠的时候就如同骨肉交融般灼热,不知身在何方,能够清晰感觉到的只有对方的体温和呼吸而已。

相川始无意识揉乱了对方的头发,当他微微失神的时候,他听到了咳嗽声从不远处传来。

听觉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两个人,在特殊的情况下,偶尔也会出现这样令人尴尬的状况。剑崎偏过头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相川始抬头:“有事吗?”

橘把自己的头盔摘下来,放在摩托车的坐凳上。他来的时间非常不凑巧,所以正好撞到了刚才的那一幕。橘的佯装淡定,但是在看到相川始镇定无比,毫不心虚地直视着他的时候,就算是橘也难免觉得有点尴尬了。

于是之后的状况就变成了剑崎和橘一言不发,眼神游移不定的状况。相川始皱眉,他再次开口:“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剑崎老老实实地把目光放回了相川始身上。橘环顾四周——这里实在算不上谈话的地方,更何况现在他要讲的东西,在这个地方说也有些不方便。但是如果回到他的研究所中的话,反而会更尴尬——要是刚才那种场景,再撞上第二次,那就是很糟糕的事情了。

橘带着两个人回到了自己的研究所中,他再次提取了剑崎的血样——刚刚被抽出来的时候,他的血液是人类的红色,但是稍微静置片刻后,最上层就出现了薄薄的绿色。

在分析血样的时候,剑崎坐在沙发上,相川始没有带他的相机,于是本来想要拍照的动作
也因此而落空了。

“如果我没有来找你的话,你会怎么做?”相川始没有看剑崎,他翻阅着橘的杂志,好似漫不经心地问出口似的。

剑崎看着自己的手掌,他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怎么说呢……”

他抬头看着相川始,相川始却已经在专注地阅读杂志了,完全没有再听。剑崎稍微松了口气,他嘟哝着说了句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疲惫。

当橘完成了分析的时候,拿着材料走到这里的他看到的就是相川始放下了手中的杂志,想要伸手拿一边的杯子,又怕自己的动作太大惊醒正枕着他的膝盖睡着的剑崎。橘把杯子送到相川始手中,剑崎的确是睡着了——从呼吸频率上判断,应该是这样。

“他知道那些事情吗?”橘这么问。

相川始摇摇头。

“你不打算告诉他吗?”橘这么说着,“这样下去,剑崎……真的会变成另一个Joker?”

相川始看着剑崎的脸,过了好久才开口:“我总觉得他已经知道这些事情了,但是我又觉得他根本就没有发觉。”

“告诉我这些事情,真的没问题吗?”橘最后这么问,他扯着嘴角笑了起来,“你相信我?”

相川始点点头:“就像你总觉得睦月不可靠,但是不知不觉中已经比谁都要更加信任他一样。”

“和我不一样,一直这么走下去的话,那孩子一定会变得比谁都更加出色的”橘笑了一下,“好好看着他不走歪路,不就是身为前辈的责任吗?”

“包括剑崎?”相川始问。

橘说不上来。

昨天晚上相川始告诉了橘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

要他在人类世界中好好生活下去的剑崎也好,人类之间的争斗、人类和Undead之间的争斗也好,这些事情,他全部告诉了橘。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相川始总是觉得,不管在什么地方,橘永远是那个离他最远、理智胜过感情,却又比任何人都可靠的同伴。

当剑崎终于醒过来的事情,橘已经离开很久了。相川始垂着眼睛看杂志,当剑崎睁开眼睛的时候,相川始立刻发现了——他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剑崎却已经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了。

“早上好”剑崎喃喃地说。

“已经是下午了”相川始回答对方,但是大概是觉得这样的气氛实在太美好了,所以他稍微笑了一下,“早上好。”

刚刚睡醒的剑崎意识并不是很清楚,他什么都不说,只是在盯着相川始看了很久后才笑了起来:“我睡了多久?”

“虽然想说没多久,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谎比较好”相川始凑到对方的嘴边吻了一下,“现在觉得怎么样?”

剑崎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睡了太久,反而觉得有点累。”

相川始站起身来的时候,并没有真的因为双腿发麻所以站不稳——刚才那么说显然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反而是剑崎稍微有点没有站稳,他茫然地盯着自己的手掌,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剑崎不知为何突然这么问。

到现在为止,外面的情况已经变得非常糟糕了。实验室中的研制出的武器是以Undead作为实验体才得以开发出来的,但是那却有着非常明显的后遗症——无法愈合的伤口激怒了奄奄一息的Undead,狂化的不死生物比平时更加难以对付。

为了安抚所有惊恐的人,他们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剑崎的身上。

“……嗯”相川始不知如何回答,最后只能点点头。

不用说出口,对方也能够理解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

但是他们却依旧能够像这样获得短暂的安宁,这样的日子就宛如梦境一样,稍微用力就会消失。剑崎片刻之后彻底清醒了过来,用不着问为什么,在他需要对方的时候,相川始就出现了。

非常让人感激的事情。

战斗的原因到现在为止已经很难说清楚了,也许是为了向当初那个看着火中父母的自己赎罪,也许是为了保护爱着的人,也许是为了让所有不曾拥有力量的人安稳生活,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

剑崎朝着相川始伸出手:“走吧,后背还是可以交给你的吧?”

不知何时就会再次变成怪物模样的剑崎也许真的会被所有人厌恶憎恨,但是剑崎从一开始在意的就不是这些。不知道最后会变成怎样,但是如果有对方在身边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再令他感到畏惧。

在相川始戴上头盔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剑崎的声音。

“我啊,本来真的想要让你好好在人类世界生活下去的”剑崎这么说着,“但是现在却又不想这样做了,最后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东西……但是不管是什么,都有你陪着我。很自私的想法吧?”

相川始默不作声地启动了摩托。

“啊”相川始戴着头盔,看不清表情,但是不知为何,剑崎觉得对方一定是在笑着的,“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会说漂亮话。”

“是你说的”剑崎笑了起来,“你说的,如果我真的迷路到了地狱,你会把我拉回来。”

评论(11)
热度(31)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