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漫长的告白

练笔,几天不码字都快码不出字了……
不知道是糖还是刀,也有可能只是一杯普通的白开水,总之,是剑始。

————————————————

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有些不凑巧,正碰上了天气最糟糕的时候。

往年的稍稍好点,但是最近几年,每到了这个季节,气候变化就一年比一年更让人讨厌。剑崎呼吸着空气中的湿气,他几乎分辨不出那湿气究竟是从外面扑来的,还是停留在他身上被带进来的。

剑崎就这么湿漉漉地走进了旅馆,现在是旅游最糟糕的季节,旅馆中只有他陪着老板。旅馆中的壁炉中总燃着火焰,到了盛夏才会熄灭,说不上原因,也不是觉得冷,但是这里的老板总是留着这一炉火焰。

在剑崎走进自己的房间前,对方扔了毛巾给他,他似乎是说了什么,剑崎没有听懂。可是他仍然比划着表达了自己的感激。

他总是去那些语言不通的国度,不会当地的语言,有时候甚至没有当地的货币,但就算是这样,他的旅行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有时候他会回来看看,到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并不需要和人交谈以了解他离开的日子里所发生的那些事,只是看一眼就足够了。

一开始以为那会很困难,但是做起来并没有那么困难。

剑崎在把自己打理干净前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他跑到了旅馆外,就这么冒着大雨将自己的摩托推到了淋不到雨的地方。他摸索着摩托,轻轻拍了拍坐凳,最后蹲下身,一点一点开始擦拭摩托上残留的水渍。

在黑暗中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对于剑崎来说,这些因素已经变得不重要了。他擦拭到一半的时候,有人举着手电出来了,那是一直坐在壁炉前的老板。对方穿着柔软的拖鞋,看上去困得厉害,但是仍旧把另一块干布交给了剑崎,并且指了指他湿漉漉的头发。

他曾经来过这里,那时候的天气比现在要好上太多,但是对当时的他来说,也仍旧是个挑战。那时他第一次体验到这样反复无常的天气,独自一人的旅行者并不是没有,所以他也不算显眼——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他比划了好久才成功入住。

持续旅行是非常累的事情,但是剑崎永远都不会感到疲惫。广博的世界总有个地方会是他明天的目的地,而昔日的风景,真的只要稍微看一眼就足够了。他总是这样年轻,笑起来像个青涩的少年,就好像这样的笑容永远也不会背弃他一样。

在离开之前,老板拉着他的手大概是想要说点什么——第一次见到这个青年的时候,老板比剑崎稍微年轻一点,总是等着能够出去玩的时候。第二次见到这个孤独一人的旅行者时,老板已经结婚了,当他再次见到剑崎的时候,已经是现在这个年纪了。他总觉得这也许自己等不到第四次见到对方的时候了。

人类需要使用各种方式和他人交流,需要很多人或者某个人的陪伴,并且人类是会衰老的。

剑崎总是学不会什么外语,他就连简单的词语也没有学会。因为停留的时间太短,每当他来到一个地方的时候,就会想起自己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究竟是因为毫无意义,还是因为过了太久,所以才无法记住,就连剑崎自己也很难说清楚。

老板看了他很久,最后还是送走了他。总是没有旅伴而一个人旅行,那的确是少年时代所憧憬过的帅气行为吧。那样不会老、总是朝着某个地方前行的青年,他到底是谁,又或者在追寻什么,也许只有在他更加年轻的时候,在他第一次见到剑崎时,还是个小孩子的年龄才能够回答得上来。

如果说他一直在朝着比昨日更加遥远的地方前进的话,那大概是想要把自己更加帅气的背影留给某个人吧。因为真正想要说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所以只能用更加迂回的方式才能够表达出来。

无论怎样坦率,在面对某个人的时候,也总会有说不出的话,但是却希望对方又一天能够了解到——实际上对方大概早就明白了,所以才会像期待的那样,什么也没有做吧。

在遥远的某个地方,那是无限孤独的旅行所能达到的尽头。总有一天这样的旅行会结束的,也不会有人永远孤独下去,但是在那之前,还有更加漫长的旅行在等待着他。那样的路究竟通向何处,那已经是没有人能够知道的事情了。

这样的旅行也许很快就能够结束,也许永远都不会结束。

用长久的时光来告知对方的话,就算什么都没有说,总有一天,他想要说的话,也总能传达到对方的身边吧。

「我就这么永远旅行着,而他就长久停在一个地方,就算是这样,我们也总有再次相遇的时候。」

到了那个时候,也许——

评论(5)
热度(18)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