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花月 其四

当相川始醒过来的时候,剑崎早就已经起床了。相川始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薄毯从身上滑下来,剑崎在厨房中回头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何又匆匆地移开了视线。到相川始换好衣服为止,剑崎都没有开口说话,好像真的在专心制作料理似的。

“还有几秒就要焦了”相川始穿好了衣服,走到水池边刷牙,剑崎慌慌张张地补救着他的料理,过了一会儿他总算是彻底放弃了,开始重新制作。

剑崎转过身去,盯着相川始,对方正在刷牙,他嘴边还带着牙膏沫,不明所以地偏过头看着剑崎。那样的眼神他还从来没有在相川始脸上见过,平静而幸福,就好像之前发生的所有事都只是虚幻的景象似的。

剑崎这次是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做好料理的时候,相川始已经把积攒的工作做完了。因为学会了电脑的使用方法,所以工作也变得方便了不少。在剑崎把食物端到桌上去的时候,相川始就已经收到了编辑的回复,大概说了一些无聊的事情,但是在最后隐晦地表达了对相川始感情生活的关心。

最后一张照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完全没有对焦,光线也糟糕透顶,但是不知为何,相川始还是把这张照片也一道传送了过去。

相川始看着回复忍不住笑了出来。大概是注意到他异常的表情吧,剑崎走过去:“发生什么事了?”

相川始关掉网页:“没什么。”

“果然还是很想知道”剑崎和相川始交换了今天的第一个吻。

今天的天气很好,相川始带着剑崎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来时的那条路。铺着落叶的大道踩上去异常柔软。剑崎走在前面,相川始一直拿着相机拍个不停,于是剑崎又停下来等他。

忽然相川始把镜头对准了剑崎,他脸上带着笑容。很难描述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在剑崎犹豫自己到底要用什么姿势的时候,相川始已经移开了自己的相机:“果然还是应该拍点更漂亮的东西啊。”

“真崎老师这句话很过分”剑崎蹲在相川始的相机前,从地上捡了一片树叶挡住了镜头,“快点道歉,不然真崎老师唯一的粉丝就要生气了哦。”

“唯一的粉丝?”相川始重复了一遍,他收好自己的相机,“是在说谁?”

剑崎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叶子。相川始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样的对话也难以继续下去了。他坐在一边的长椅上,剑崎跑到一边给他买了饮料。大概是因为那并不是自己喜欢的口味,所以相川始皱眉,和剑崎交换了饮料——那已经喝过一口了,但是剑崎却好像完全不介意似的。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不算太热,也不会有大风或者降雨。这是非常适合外出的天气,相川始在这样的天气中,总是会出来摄影的。两个人坐在长椅上,剑崎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稍微有点走神,相川始叫了他几声,剑崎总算是回过神来。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剑崎喃喃地说,“每次到了这个天气的时候,我总是想要出来玩,随便玩什么都好。”

相川始摆弄着自己的相机,假装注意听剑崎正在说的话。剑崎喃喃地说着过去的事情,过了一会儿他又对着相川始露出了笑容:“不过现在能够这样晒太阳,真是最棒的事情了。”

剑崎这样笑着的时候,总会让相川始觉得有点不舒服。剑崎想要隐瞒的事情谁也发现不了,但是相川始却能够轻易发现对方的异常。就和他们最开始毫无理由的战斗一样,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剑崎,也只有一个相川始,所以无论是作为恋人还是敌人,对方都弥足珍贵。

相川始多少能够感觉到剑崎现在的状态。

风和日丽的下午,他们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体内的战斗欲不断沸腾着,但是心情却很平静。坐了一会儿后剑崎睡着了——虽然看上去剑崎好像有好好休息,但是相川始猜对方大概一整夜都没有能够睡着,只是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出于各种理由隐瞒。

原本相川始是打算今天带剑崎回去打个招呼的,但是当剑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时分,所以最后只能放弃。这一天仔细想来什么事都没有做,但是相川始却不觉得无聊,哪怕只是这样坐了一个下午,盯着剑崎熟睡的脸发呆,也觉得有意思。

回去的时候原本的计划没有完成,相川始认真思考要拿什么敷衍编辑,刚刚回到家中,关上门后脖子就被剑崎舔了一下,昨天的齿痕已经消失了,但是那种灼热的感觉仿佛还停留在身体中。他总是在想着旖旎而浪漫的事情,不知这样的心情究竟应该如何追根溯源,也不知怎样才能够得到满足。

“真崎老师缺助手吗?”剑崎把相川始按在一边的墙上,他沿着相川始的脖子亲吻,最后轻轻凑过去说。

“什么都不会的那种吗?”相川始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到他这样的笑容,剑崎总想咬他一口,但是牙齿放到了脖子上,他却又舍不得下口了。相川的点头发划过他的脸,那头发比起他之前离开的时候稍微长了一点,刘海已经挡住了眼睛。

剑崎带相川始坐在椅子上,拿着剪刀帮他修剪头发。冰凉的剪刀贴着颈部的皮肤,一点点修剪着多余的碎发。贴合着血管,划过眉心,在所有危险的地方停留。相川始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最后一剪,他睁开眼睛,发现剑崎一言不发地站在不远处。

“怎么了?”相川始问。

真崎老师找到的助手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家伙,助手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帮对方剪头发。真崎老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被剪成了可怕的造型——他的助手站在一边,偷偷把剪刀放在了谁也看不到的地方。

评论(5)
热度(19)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