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生而不死 03

就算是夜晚仍旧闷热异常。在剑崎仍旧望着夜色中的大海时,相川始忽然转过身去,他跨坐上摩托,同时把另一个头盔也扔给了剑崎。

“怎么了吗?”剑崎问。

“快要下雨了”相川始回答,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剑崎,对方只是稍稍怔住——那一瞬间剑崎也不知在想什么,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

“嗯”剑崎这样回答,也跨上了摩托。然而在摩托疾驰之前,雷声忽然响起了,下一秒雨水落在了大地上,过了一会儿才看到闪电照亮整个世界。他们没有带雨具,身上的衣服也甚为单薄,没有办法,两人只能到一边小屋的屋檐下避雨。

刚才那一点点踌躇和疑问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烟消云散,相川始的摘下头盔,他的头发在夜风中稍稍被吹乱,偶尔沾上飘在空中的水滴。剑崎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何忽然觉得安心,他微笑着继续望着雨水从屋檐上滴落下来,被风吹到他脸上的雨滴也带着凉爽的意味。

相川始却不知为何显得稍微有些失落,剑崎是很久之后才发现的,那时候的剑崎伸了个懒腰,虽然谁都没有说话,但却不会觉得气氛尴尬。不知为何剑崎总想要露出微笑,但是当他看到相川始的表情时,就没有这样的心情了。

就连温柔的夜雨也变得过于刻薄了。

“怎么了?”剑崎轻声问。

“原本应该更早发现的”相川始这样说着,他伸手去接雨水,“如果能够更加早一点的话……”

“早点发现下雨的事吗?”剑崎问。

相川始却没办法开口。

到最后他也没有说出那究竟是什么。剑崎笑了出来,于是他也不问了,两个人等待着雨停的时候,这就是相川始作为人类度过的第一个生日了。他仍旧不知道人类的诞生日对于他而言的意义,但是雨水对于大地的意义,不知何时他却开始渐渐明白了。

就像记忆里永生难忘的那个雪原,萌发的生命。雨水带给大地总富有各种各样的意义,就像他相信的那样,人类对于他,也应当拥有这样的意义。要是能够早一点发现这些事情的话,也许一开始就会不一样。作为Undead时的相川始是堪称最强大的存在,有着无论对谁都不会战败的自信,绝不会畏惧世上所存在的事物。但是人类却不一样,成为人类之后,就会面对衰老、病痛以及诸多烦恼。

但是相川始却不觉得这是坏事。

他回头看了剑崎一眼,笑着戴上头盔,冲入了雨中。剑崎下意识扯住了他的衣角,跟着他一道冲入了雨中。摩托在夜晚疾驰,车轮溅起了水花,回到房间中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虽然这样,但是两个人的衣服都湿透了。

相川始解开上衣,绷带被浸湿了,刚刚处理好的伤口被湿透的绷带泡得发白。剑崎帮他一点点擦干伤口处的水渍,又帮他重新上药。

“有点疼”在剑崎帮他消毒的时候,相川始坦诚地说。

剑崎稍微把动作放轻了,这次相川始却又笑了出来,那反而有点痒。剑崎不再帮他消毒了,他把酒精棉放在一边,原本想说的话在看到相川始的笑容后也说不出来了——忘记自己本来想要说的话,这也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次了。

相川始出门的事情天音其实是知道的,天音穿着睡衣走进相川始的房间中,没有敲门,所以剑崎被吓了一跳——相川始已经换好衣服了,剑崎脱掉了上衣晾在一边,他穿着相川始的衣服,有点不合身,但是好歹还能勉强穿上。他突然看到了天音,稍微有点哭笑不得。

“怎么了吗?”剑崎问。

“没什么”天音环顾四周,忽然开口,“始哥,你受伤了吗?”

地上还散落着刚刚换下的绷带,那被水浸湿了,不过因为刚换上没多久,所以倒是没有血渍。

天音突然这样问,相川始不知如何回答。剑崎将小姑娘推到门外去:“是我受伤了,下面我要换绷带了,你快点出去吧……这种画面可不是小孩子可以看的。”

天音回过头,睁大了眼睛:“是很严重的伤吗?”

“不,小伤而已”剑崎这么说着,他目送小姑娘回去睡觉,“晚安。”

虽然非常担心剑崎,但是天音等相川始回来等到现在,早就已经困得不行了,她乖乖回房,剑崎松了一口气,回到相川始身边的时候,他面前的青年只是一言不发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相川始总是露出这样的表情,但是剑崎总能够从他这样的表情中读出这个人的内心情绪。

“在困扰吗?”剑崎问。

相川始摇摇头,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抬头:“刚才那是说谎吧?”

“如果说是你受伤了,天音会担心的吧?”剑崎这样说着,“所以偶尔说说这样的谎也没关系吧?”

“如果是你受伤就没关系了吗?”相川始平静地说,他看着剑崎的眼睛,这让剑崎忍不住偏过了头,那样的目光甚至带上了责备的意味来,这还是剑崎第一次看到对方这样的眼神。

剑崎不知如何回答对方,他思考了很久——其实答案非常简单,只是因为比起他来说,相川始对于天音要更加重要而已。

但是这样的话他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对相川始说出口。无论是善良还是恶意,但凡是谎言,剑崎总不想让相川始知道那些谎言。人类总有着和Undead截然不同的生活习性,剑崎不愿意让相川始沾上那些人类才有的特征,可是在某个方面,他却有期待着相川始比昨日更像人类。

“我也不知道”剑崎笑着说,“就好比说如果刚才走进房间的人是你的话,我会说绷带是橘前辈或者睦月留下的,而不会暴露自己受伤的事情。”

受伤意味着虚弱,在战斗中不再占据优势,那是让人沮丧又可耻的事情。藏起自己的软弱那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事情,但是对于人类来说,也会有别的情况——也许只是不愿意让某个人为自己担心而已,曾经的相川始不明白这些,但是现在他却能够理解了。

那真是非常微妙的心情。

他跨越了漫长的时光才站在这里,那些岁月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已经变得难以追溯,只要伸手的话,他就能够达成原本的愿望,只是一直一直战斗而生存下去,什么都不去想,什么也不去做。

但是到最后他却放弃了这样的梦想。就连他自己也说不上原因。他放弃了自己的锐爪,放弃了冷静,失去了在长久岁月中得到的一切。一无所有的时候他却觉得稍微有点高兴。

那究竟是为什么——

也许成为人类后,这样的心情就能够稍微明白一点了吧。

评论(4)
热度(20)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