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生而不死 04

剑崎离开的时候是深夜,现在已经太晚了,原本剑崎应该应该留宿的,但是在看到相川始之后,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在这里过夜,于是相川始只好看着对方在深夜里开。临行之前,剑崎想了很久,突然问相川始:“我们这样,算不算是深夜幽会?”

“深夜幽会?”相川始笑了出来,“大概是吧,怎么了?”

相川始这样寻常的反应反而让剑崎觉得有些失望,但是这点失望在看到相川始的笑容时就烟消云散了。跨坐上摩托的时候他还在想着昨夜的海岸线,昨夜的雨,还有更多事情。那是他为相川始定下的生日,如果有可能的话,未来的生日,他都想要帮相川始这样度过。

在那之后相川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整理底片,他从怀中掏出了那张相片,那是栗原先生临死前交给他的。这张照片究竟是要将家人们托付给他,还是怀着别的想法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这是困扰了相川始很久的事情。

如果能够变成人类的话,那也许距离那个他想要的答案又会更近一步。他从未有过想要成为人类的想法,成为人类意味着软弱,意味着他的弱小,意味着他最后还是输给了红心二。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作为人类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根深蒂固。

相川始几乎说不出这样的想法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而那个答案,也许——

相川始拿起相机,对着剑崎的背影拍了一张照片。跨坐在摩托车上人衬衫被风吹得鼓起,那就像是在追逐着风的痕迹般不知向着何处行驶,伸手就可以抓到的距离,但如果稍稍犹豫的话,就再也抓不住了。

相川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拍摄这样的照片。原本不打算把这张照片冲洗出来,只是把底片妥善保存就可以了,但不知为何,最后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冲洗出了这张照片。他学习摄影的时间并不长,冲洗彩色的照片多少有些勉强,但这次却比任何一次都做得更好。

相川始看着被晾干的照片沉默了很久,最后他把照片收在了怀中。

最近的天气总是不算好,稍微放晴一会儿之后,天空又开始阴沉了。到了下午,相川始打算出门拍摄照片的时候,阳光已经完全不见了。风有点大,他不得不回去重新换上了外套。

等到他出门的时候已经下雨了,雨并不算大,飘在空中只是略微在大地上点出深色的水渍便已消失不见,他的衣服甚至没有被打湿,不过就算这样,他的镜头上仍然落了水。在相川始准备拍照的时候,镜头中闯进了别的人。

那是橘朔也。

这段时间橘不知在忙什么,当相川始看到他的时候,发觉对方眼下有着深深的黑眼圈,头发凌乱,模样比任何时候都更狼狈。相川始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继续拍照了。橘并不是那种非常善于照顾自己的人,从他现在的模样就能够看出来。
不过橘还不至于因为他这样的态度而生气。他盯着相川始看了一会儿,对方始终在忙着拍照的事情,因为光线不好,所以过了很久他都没有按下快门。大概是等得又些不耐烦,橘伸手挡住了他的镜头,相川始终于转过了头。

“找我有事吗?”相川始收起相机。

“你现在的状态有点奇怪”橘合上手机,“发生了什么事吗?”

相川始看了橘一眼。他很少会用这样委婉的方式来提问,相川始明白,对方想要问的问题其实并不是这个。如果他不愿意说的话,那么剑崎就不问,但如果对方是橘的话,就很难用这样的方式掩饰过去了。

“是我自愿变成人类的”相川始掏出了红心二的卡片。

他这样的说法多少让橘觉得有些诧异:“我还以为是意外事故才会让你这样做的。”

相川始没有回答他,只是不断摩挲着红心二的卡片。他低着头一声不吭,看到他这个样子,橘差不多就明白了相川始大概什么都不会回答他了。作为Undead的相川始是无论如何都要警惕的对象,但如果对方是人类的话,那这样的态度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但是突然之间要他改变观念,就算是橘也无法做到。

“剑崎知道这件事情吗?”在离开之前,他这样问。

相川始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拿新的胶卷,没有回答他。他这样的反应让橘有点反应不过来,如果是别的什么人在这里的话,大概就能够理解,要相川始说自己现在的情绪,不论从何种意义来说,都稍微有些太勉强了。

“不愿意回答我,是这样吗?”橘倒是不怎么生气,他自顾自戴上头盔,“不过做人类比你想象得要更加辛苦,做Undead的话不用考虑这些,但如果是人类就要担心更多的事情……那么今天暂时就这样,我先告辞了。”

相川始没有说话。

他活得比人类更加长久,曾经始凌驾一切的、意味着毁灭的鬼牌。但是在Undead的生存战斗中,毁灭的意义却和人类的毁灭不太一样。那些会让人类毁灭的事情,疾病或者灾难,恐惧或者命运无常都开始逐渐展现在他的眼前。

相川始掏出了怀中的两张照片。有着家人笑脸照片是他作为人类的家人,有着某人背影的照片也许在未来也会被赋予某种意义。

——这样真的好吗?

一万年前的红心二也像栗原先生那样,将某种东西托付给了他,并不仅仅是红心二的卡片,还有别的什么,他说不上来,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却一天比一天更加了解这件事的含义。他曾以为那是对他的诅咒,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的。

“你总有一天会变成人类的。”

那时候的红心二这样说着,然后被封印了。而相川始有一天真的失去了所有作为Undead的力量,就像是这个诅咒应验了一样。可是相川始却无法只是将这个当成充满恶意的诅咒来看待,那大约是因为当时那个男人脸上的表情笃定而豁达,没有半点迷茫的原因吧。

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那时候的红心二,大概只是不甘心就这样在命运中随波逐流吧,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赋予他的对手人类的内心,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吧——

评论(3)
热度(17)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