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生而不死 05

橘回去的时候已经不算早了,研究所内空荡荡,去拜访相川始之前所进行的研究也无法继续下去了,他躺在一边的躺椅上,翻来覆去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睡着,橘干脆开灯,摸出一本相册翻看了起来。

他没什么随时随地拍照的习惯,留下来的那些照片往往是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到目前为止他的一生大概能够用这本相册概括出来,橘只是翻了前几张照片就再也看不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自己大概是发呆了很长时间——其实刚才脑子里应该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混乱想法的,但是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Undead会变成人类吗?他不知道。但人类变成Undead并不是不可能,所以这么想来极其微小的可能性大概也的确值得信任。

橘不知在想什么,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睡,直到天亮他才算是勉强能够合眼。这些日子他的作息颠倒,忙碌异常,拼命研究这些事情,就算是熬夜,身体也早就到极限了。

橘整个白天都在补觉。剑崎则去了相川始那里,这段时间他总是时不时去看对方一眼,总觉得这样能够让他觉得安心似的。

相川始在他的身前放了一杯咖啡,剑崎下意识道谢,发现是相川始的时候,剑崎却松了一口气。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莫名觉得很放松而已。相川始什么都不说,静静地坐在剑崎对面,他的瞳孔在阳光下变成了琥珀色,白色上衣也被阳光所笼罩。

剑崎稍微有些走神。

相川始真是非常适合这样的打扮,就算什么都不说也显得异常温柔,那眼神总是异常专注,在这样的目光下,他几乎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说不出话来,搅拌咖啡的时候发出的响声让剑崎回过神来。

相川始帮剑崎搅拌好了咖啡,加了糖放回了他的面前。剑崎发现对方的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这让他不免有些挫败。可是到这里来的正事还是需要好好说的,剑崎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前跟你说的事情,那个Undead……”

相川始稍微凑过去,仍旧看着他。剑崎觉得自己又说不出话来了,他喝了一大口咖啡,相川始加了太多糖,反而让咖啡的味道变得有点奇怪。虽然说是奇怪,但是剑崎仍旧大口喝完了这杯咖啡,就连杯底的最后一滴都没有剩下。那举动稍微有些丢脸,相川始却觉得无所谓。

剑崎沮丧地看着对方:“情况大致是这样的……如果他再次出现的话,战斗方面应该更加……”

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属于自己的声音在这时候仿佛离他很远。一旦知道相川始变成人类之后,他的脑中就全是这件事,但是相川始不说,他也不问——总觉得一旦问出口,如今微妙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剑崎胡思乱想着,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原本应该在心中默默思考的事情已经被他说出口了:“你对谁都是这样笑的吗?”

大概是没有反应过来剑崎到底在说什么,相川始眨眨眼睛:“什么?”

“不”剑崎不知如何解释,他只能稍微低下头,就连脸上的微笑也暂时收敛了起来。

“什么样?”相川却重复了一遍,“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

剑崎盯着对方的脸,就连平时不会说出口的话也变得能够轻易说出来了。

他不看相川始的脸,目光游移。相川始有非常漂亮的锁骨,他昨天见过,在帮对方换绷带的时候。现在那些绷带应该还留在对方的身上,包裹着他的伤口,绕过他的胸口,那是充满了暗示意味的情景,就仿佛是某种征兆似的。

这是非常危险的想法,当剑崎意识到自己到底在想什么的时候,他猛地站起来,动作幅度太大,差点让杯子摔碎。相川始不明所以地看着剑崎,罕见地,剑崎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了。

摩托一路疾驰,剑崎来到海边的时候才算是清醒过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将那些话说出口了。那句话与其说是在责怪对方,倒不如理解成单纯的询问罢了,期待得到的回答就在他的脑海中,到现在为止他仍然期待听到那个答案。

可是这样的话,情况就非常糟糕了啊。剑崎这样想着,他停下了摩托坐在海边,无论如何脑子里都乱糟糟的。如果能够好好整理他脑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那么情况也许会好一点,但一想到相川始的模样,剑崎就觉得他的困惑也许永远都没有解决的时刻了。

那也许会是他绵延一生的困惑。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他脑中的情景却变得比平时更加真实。那也许是很多年后的情景,也许只是青年人见不得光的妄想而已,又或者从一开始就只是无聊的胡思乱想——也是那样的下午,也许是三十年后,也许是五十年后,相川始依旧会帮他搅拌咖啡,然后端到他的面前,像今天这样对他展露笑容。

如果这真的能够实现就好了,相川始这样的人来说,哪怕妄想三十年后的情景未免也有些过于狎昵了,可是剑崎总期待着这样的事情能够实现。

剑崎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在他烦躁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有Undead出没。

今日的战斗不知为何只有他一个人而已,橘无法联络,相川始似乎暂时无法战斗,当剑崎撑着剑勉强站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身型了。Undead大概是觉得这样纠缠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于是逃走了,剑崎躺在地面,大口大口喘气,解除了变身之后的他脸上沾着血渍。

他朝天空伸出手,然后紧紧握住了拳头。在这个时候却有人抓着他紧握的的拳头将他拉了起来,剑崎有些站不稳,拽着对方衣服的时候,在白衬衫上留下了红色的血渍,剑崎想要道歉的时才意识到那是相川始。

相川始似乎是拼命赶过来的,他的摩托停在不远处。剑崎少见他这样的表情,不知为何,一天以来莫名其妙的烦躁全都烟消云散了。他朝着相川始伸出手,对方什么也没说,把头盔扔给了他。

评论(4)
热度(16)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