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生而不死 06

相川始帮剑崎包扎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在战斗的时候什么都不去想,所以完全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糟糕状态,而像现在这样猛地放送下来,痛觉就开始浮现了——剑崎龇牙咧嘴地要求相川始动作轻一点,于是对方就真的把原本已经放得非常轻的动作放得更加轻了一点,这反而让上药的动作变得异常困难。

棉花棒清洁伤口的动作非常小心,不断有细微的触觉传来,稍微有些超出了痒的范围,却又尚未达到痛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不断刺激着剑崎身体,这让他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身体,并且偏过头不去看相川始。

剑崎努力忽视这些奇怪的感觉。大概是相川始的表情太过专注了吧,所以在这个时候,剑崎总想说点什么,让对方的表情变得更轻松一点,这样的表情在剑崎看来大概是最违和的那种了。

“笨蛋”剑崎忽然这样笑着说。

突然听到了这样的话,就算是相川始也觉得有些奇怪,他抬头诧异地看着对方,剑崎不敢看他的眼睛,他总觉得这样的相川始没有由来地让他觉得心烦意乱,如果他看着相川始的眼睛,说不定他现在心里说的话就会全部被对方读出来。

“就算你不来,我也不会有事的”剑崎活动了一下包扎好的手臂,重新穿上了上衣,“你就不能多信任我一点吗?”

相川始收拾医药箱,对剑崎轻声回了句笨蛋。

那表情居高临下,稍微带着点无奈的意味来,这样的表情剑崎之前还从未见过,他走上前去勾住对方的脖子,而相川始猛地睁大了眼睛——大概是没有料到吧,因为这无论是对于剑崎而言,还是对于他而言,都是不可思议的亲密举动。

“果然是你才会有的反应啊,偶尔也说点什么吧”剑崎这样说着。

天色已晚,在这样的情况下,剑崎只有睡在相川始的房间里。房间的墙壁上贴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有的是装饰品,有的是出于相川始的爱好才会摆出来的照片,还有天音送给他的画,角落还散落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剑崎总觉得这样的环境没有由来地让他觉得非常紧张。

战斗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让人觉得心烦意乱,剑崎躺在相川始的床上,而相川始坐在桌前翻阅相册,剑崎睡不着,偏过头看相川始的脸。

剑崎从来没有想过,如果相川始变成人类的话,他会是什么样——现在这件事真的发生了,相川始看来似乎和以前完全没有差别,但是却又好像不是这样。他说不上来到底有怎样的改变,但是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那不会是坏事。

剑崎翻了个身不看相川始,他的声音稍微有点闷,大概是把头塞进被子里去了。

“怎么说呢……”剑崎轻声呢喃,“我其实是觉得稍微有点高兴的,如果我这样说,你会生气吗?”

虽然剑崎没有说明自己在讲的是什么事,但是相川始还是很快反应过来,那是在说他变成人类的事情。不知何时开始,他们总有着这样的默契,宛如天成。

相川始放下了相册:“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人类的力量对你来说太弱小了吧,无论是想要发泄战斗欲,还是想要保护谁”剑崎这样说着,大概是真的困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如果你是人类的话,就不必……”

相川始不知应该怎样回答对方,这个问题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他内心的某个地方依旧还是个Undead,这让他无法成为真正的人类,但是当他看到剑崎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其实自己已经是个完全的人类了,不再是Undead,也不再是随时会因战斗欲而发狂的Undead。

他甚至已经知道自己心中的答案了。

“我……”相川始这样说着,他望向剑崎,结果对方已经睡着了,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偶尔打起呼噜,他太累了。

这一夜睡得格外安稳,到了后半夜,相川始大概是觉得累了,收起相册准备睡觉。他起身的时候惊醒了剑崎,那时剑崎已经睡着了,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梦到了相川始,他嘟哝着“又梦到这家伙了啊”再次陷入沉睡,被子踢到了地板上。

相川始站在对方的床前,他清楚地听到了刚才剑崎的话,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只能稍微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只能像这样应付过去,如果剑崎现在醒着的话,气氛大概会变得更加尴尬吧——

如果他能够坦然地说出自己的答案,也许就不必像现在这样困扰了,但这句话无论对谁说都好,就只是无法在剑崎的面前说出口而已,在剑崎的面前,他总觉得自己无所畏惧,但却又害怕着世间万物。

无论是作为人类,还是作为Undead,相川始都不明白这样的心情到底意味着什么。

相川始什么也不想,剑崎留了大半张床给他。

他实在有点困了,所以当脑袋沾上枕头差不多就已经睡着了。稍微觉得有点冷的时候就有温暖的东西靠近他,那是剑崎的体温,与此同时有气息均匀地落在他的身上,那一点点烦恼也随之烟消云散。

这一夜睡得倒是非常安稳,只是因为太安稳了,反而觉得有点奇怪。往日早早就会来吵他的天音今天不知为何没有过来,当相川始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睁开眼睛之后,相川始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那时候剑崎刚好端着水杯走过去,看到这样的相川始,他不免有点想笑,于是他搅动着勺子,把自己的杯子递了过去。刚刚起床的相川始喉咙干渴,他没有多想,就着剑崎的手就喝了大半杯水。

甜的,是蜂蜜水。

相川始稍微清醒过来一点了,现在这样的状况,就算很想说什么也完全说不出口。他喝完水时,剑崎已经把手帕送到他的面前了,他看上去已经没有大碍了,精神也非常好,昨天的伤口对他的行动似乎没有影响,这让相川始松了口气。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些几乎算不上是对话的句子,不知为何总是想发笑。剑崎接过手帕帮他擦嘴,又转身把杯子放在托盘上准备拿到外面去,抬头就看到了相川始的笑容。不明所以,但是仿佛也被这样的情绪感染了似的,他跟着笑了出来。

评论(9)
热度(14)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