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生而不死 07

剑崎将托盘送出去的时候,脸上依旧带着刚才的笑容。这样的笑容未免有些刺眼了,天音坐在外面晃着小腿画画,看到剑崎端着托盘走出来的时候,小姑娘稍稍挑眉:“剑崎。”

剑崎侧过头看着天音,脸上的笑容还没有褪去:“怎么了?”

小姑娘忧心忡忡地跳下椅子,用力拍了拍剑崎的胸口——那里刚好是受伤的地方,被小姑娘这么一拍,剑崎差点痛得松开抓着托盘的手,他偏过头:“到底怎么了?”

“剑崎”天音重新坐在椅子上画画,“如果没有搞错的话,受伤的应该是你,而不是始哥才对吧,那为什么是你在照顾他?”

剑崎看着托盘中的空杯子,没有搅拌均匀的蜂蜜沉淀在了杯底,他抬头看着天音,思考了很久才给出了一个不太确定的答案:“算是谢礼?”

小姑娘发出了拖长的奇怪声音,免不了又把剑崎当成笨蛋。剑崎完全弄不明白小姑娘在想什么,他刚想要问清楚的时候就看到洗漱完毕的相川始朝外走去,于是剑崎不再想这件事了,转身朝着相川始的方向走去,被天音扯住了袖口。

天音今天很早就起床了,因为是休息日,所以今天她一整天都有空。天音扯着剑崎的袖口,带着剑崎走到他的摩托附近,然后自觉地戴好了头盔:“今天我想去游乐园,你带我去玩吧。”

那语气理所当然,完全没有给剑崎商榷的余地。相川始回头看着剑崎,他嘴角稍微带着点笑容,剑崎盯着对方的笑容,就连最后想说的话都已经完全忘记了,不知为何头脑发热,原本不想答应天音的事情也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所以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牵着天音的手来到游乐园了。相川始今天只是出来取材的,无论在哪里都没有关系,只是带着器材,所以没有办法和他们一起玩,只是在下面拍照片而已。

剑崎已经很久没有来到游乐园了,如果不是天音吵着要来的话,他觉得自己未来的日子大概都不会踏进这里,他总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地方。非常年幼的时候,他非常喜欢这种地方,总觉得就算每天来这里游玩,他也不会腻。

那时候他的父母对他稍微有点溺爱,有时间就会带他去游乐园。但是当他的父母过世后,就再也没有人带他去游乐园了,一个人去游乐园的话无论怎样想都觉得有点太可怜了,所以他便再也没有去过游乐园。

但就算是剑崎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人邀请这样的他去游乐园。虽然对方只是个小女孩,但是剑崎仍旧觉得很开心,那就好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似的,不过剑崎总是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最后他帮天音买了一支甜筒当做谢礼。

小姑娘看着手中的甜筒,嘟哝着什么,勉强算是接受了。

买票的时候预计的游乐项目还剩下最后一张票,据说那是非常可怕的项目,很多成人都会被吓得尖叫起来。

得到这样的预警后,天音毫不犹豫地将剑崎推了进去,在剑崎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时,她乖巧地舔着甜筒,示意自己还在吃东西。

最后就变成了相川始和天音在下面等剑崎回来的展开。相川始在调整自己的设备,偶尔需要天音帮忙,不用说天音就已经把需要的物品送到了相川始的手中。相川始对着天音稍微露出了笑容,往常总是天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今天小姑娘却格外安静。

“怎么了?”相川始问。

天音摇摇头,小口小口舔着甜筒:“我觉得剑崎最近担心的事情好像太多了,这样一点都不像剑崎。”

相川始稍微有点怔住了,他大概没有天音那样敏锐,所以下意识看向了一边——当然没有找到剑崎在哪里,变成人类之后他的视力也回到了人类的范畴,高处的设备上所有人都只有针尖大小,不过众人发出的尖叫声倒是能够听清楚。

不过剑崎有没有被吓得叫出声倒是分辨不出来。

“所以你才会……吵着让他带你来游乐园?”

天音吃完了甜筒,她露出了乖巧的笑容:“不,只是因为我自己很想来而已,要是拜托虎太郎的话,说不定他会把自己弄丢,所以想来想去,果然只有拜托剑崎哥了。”

相川始对着天音露出了笑容,过了片刻这个笑容仍旧没有褪去。天音拿着他的相机拍个不停,她最近也在学习这方面的内容,虽然只是一知半解,但是也已经非常努力了。

剑崎回来的时候脚步有点虚浮,天音双眼放光地牵着他朝下一站前进,注意到相川始还在收拾器材的时候,她用力把剑崎推到相川始那边:“真是的,剑崎你好歹也去帮帮忙啊……”

剑崎差点被她推得撞进相川始怀里,他回过头打算教训一下小姑娘,结果小姑娘已经蹦蹦跳跳地去买票准备去鬼屋了。相川始的脸上的笑容仍旧没有褪去,那就好像是个普通的青年似的。剑崎觉得这样的相川始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吸引着他,但是他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一直盯着对方。

“怎么了?”大概是注意到了剑崎的视线,他这样问。

“不是,只是在发呆而已”剑崎慌张地收回了视线,“走吧。”

走在他们前面的小姑娘见证了两人的互动,低声骂了句笨蛋。

老实说,这个鬼屋做得非常无聊,一直在战斗的两个人见过许多不同种类的Undead,所以根本就不会被那种道具吓到。倒是小姑娘被吓得不轻,走了没多久就被工作人员带出去了,说是要到外面等他们。

黑暗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们摸索着墙壁前进。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果不说点什么的话,总觉得气氛会变得比之前更加奇怪,但是说点什么的话,就会变得更加奇怪。这样矛盾的心情中,走在剑崎前面的人突然停住了。

什么都看不到,剑崎开口问:“怎么了?”

黑暗之中能够听到相川始的呼吸声,那呼吸依旧平稳,过了一会儿才有了回答:“前面没有路了。”

在这样的黑暗中,就算说点什么过分的话,那也仿佛可以被原谅似的。剑崎心不在焉地朝前走着,忽然相川始握住了他的手,这让剑崎吓了一跳,结果对方只是示意他正确的路是另一边而已。

从这里出去以后,大概就没有勇气说出口了。剑崎总觉得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自己就会有无限的勇气,无论怎样的对手都能够轻易战胜,可是却又懦弱到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剑崎不知道相川始会怎样想,也许曾经是Undead的相川始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种问题。

所以如果真的说出口,他会得到怎样的答复呢,是嘲笑吗,或者不屑,再或者是他期待的那个回答?

在这个时候,剑崎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有Undead出没。

评论(7)
热度(16)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