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生而不死 08

剑崎皱眉寻找出去的路,快要看到光亮的时候,被相川始拉住了袖口。他做出这样的动作非常罕见,剑崎偏过头,正好看到对方略微侧过头,出口略为投射进来的光线让空气中的尘埃弥散。

“怎么了?”剑崎注意到对方脸上是个鲜有的神情,他无论如何都有些在意。

相川始摇摇头,他最后只是笑了笑:“不,只是因为太可怕了,所以才会这样。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虽然鬼屋很可怕,但还没有可怕到让面前这个人也觉得恐怖的程度。那大概只是个借口而已,有时候不小心做出了没有预料到的动作后,就会用这样蹩脚的谎言来掩饰。不过这时候的剑崎却没有发觉这一点,他转过身,小心翼翼地牵起了对方的手。

非常温暖的手,剑崎笑着带相川始朝前走:“我不会笑你的,所以就算对我说害怕这些也没有关系,一开始就说出来也没有关系吧。”

相川始被剑崎牵着朝前走,不知为何就连原本想要说的话都再也说不出口了。他原本只是在担心不断战斗的剑崎而已,偶尔也会有橘和睦月无法抵达的情况。选择人类的生活意味着失去作为不死兽强悍的战斗力,但如果作为不死兽就意味着一步一步远离现在的生活。

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稍微有些动摇,但反应过来后,他才意识到让刚才的自己为之踌躇的其实是个非常无聊的问题而已。无论是作为Undead还是人类,他都比任何人更加信任剑崎,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相川始露出了笑容。

剑崎抬起手大概是想要做什么,但是最后他只是挥了挥手:“那么,我先走了。”

牵着他的手送了开来。匆匆离开的剑崎甚至连好好和天音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天音本来想要问问看在鬼屋中这两个人有没有发生点什么事,结果剑崎只是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转身跨坐在自己的摩托上,一路急驰着离开了。

骑着摩托的时候,剑崎稍微看了眼自己的手,但是很快又收回了视线。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次……他大概不会再输了。

另一方面,刚刚从鬼屋走出来的时候,相川始就看到了正在等他的天音。天音蹦蹦跳跳走到相川始的身边:“我有话要对你说。”

相川始蹲下身子平视天音:“什么事?”

“剑崎哥刚刚有东西要我转交给你”小姑娘认真说着,那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相川始没有反应过来,他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东西,但最后他还是放柔了声音问对方。

“那,要转交给我的是什么呢?”

“剑崎哥无论如何都要我转交给你的”小姑娘拍了拍相川始的头,因为对方半蹲着身体,所以这个动作很容易就能够做到,“妥善收好啊。”

相川始站直了身体,想笑又笑不出来,只能盯着小姑娘看。天音假装无辜地走到一边去买吃的,相川始不知何处而来的一点点忧虑这下全部烟消云散了。如果是剑崎的话,大概真的完全没有问题吧,相川始这样相信着。

结果这次的战斗真的是前所未有地顺利,之前还难以打倒的敌人突然间变得脆弱到不堪一击。当橘赶到的时候,剑崎已经坐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因为确信橘一定会来,所以战斗结束之后,他没有立刻离开。

橘没什么精神,他眼下的黑眼圈比任何时候都要重,不过剑崎却看出来他最近过得不错,只是因为熬夜才会这样狼狈的。不知道在他忙什么,但是这样未免太让人担心了。

“橘前辈你偶尔也改一下作息吧”剑崎这样说着,结果橘置若罔闻,自顾自把摩托停到合适的位置。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大概是因为迟迟等不到剑崎说别的事情,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橘匆忙改口,“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比起这个,你找我有事吗?”

剑崎站起身来:“橘前辈也变了很多啊……我是想问问看,只要封印了所有Undead就没有问题了吧?”

“大概可以这样理解”橘不知为何显得异常放松,“为什么会这么问,等事情结束之后,你有想做的事吗?”

剑崎盯着橘看了一会儿:“很久没有见到睦月了,他怎么样了?”

“前段时间变成了暴走族之类的叛逆青年”橘沉默了一会儿,他回忆着之前看到的情况,“本来以为他还在被Undead控制,但之后发现并不是这样,他是真的走了歪路,好好教训了一顿之后就恢复了正常。”

橘的说明虽然相当模糊,但是剑崎大概能够想到发生的那些事情,还有当时的情况。索性结局还不算太坏,所以现在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乌丸所长最近怎么样?”剑崎絮絮叨叨问着,“还有,我稍微有点在意……”

“说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话,你究竟找我来做什么的?”橘在剑崎身边坐下,“为了相川始的事情吗?”

剑崎这次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大概是觉得他这个样子实在太无趣了,橘转身要走,剑崎就算再不情愿也要说出来了,他的声音仍旧放得非常低,但是好歹是能被听清楚了:“说不定橘前辈这样成熟的人会知道怎么办,啊,不是在说橘先生老气,问题不是橘前辈,我是说……”

橘耐心地等待着捡起整理清楚自己的思路。

“今天和始一起去了游乐园,虽然是带着天音去的”剑崎这么说着,“结果他就只是拿着器材跟在后面而已,什么都没有能玩到,就连最后的鬼屋也被打断了。”

“所以?”

“我想重新约他去游乐园,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天音”剑崎的目光游移,“总觉得因为他我才能够像这样战斗到现在,所以想用这个做谢礼……我应该怎么邀请他?”

“这种恋爱问题我怎么会知道答案”橘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如果是Undead的事情我还能够解答,但是这种事情就算问我也没有意义吧?”

“跟Undead约会也算是和Undead有关的事情吧?”剑崎注意到了橘的措辞,“而且不是恋爱,只是作为谢礼所以……”

“他现在不是已经变成人类了吗”橘跨坐在自己的摩托上,“如果只是谢礼的话,那么你为什么这么在意相川始的事情呢?”

评论(22)
热度(20)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