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沉没的亚特兰蒂斯 上

沉没的亚特兰蒂斯

 

01

 

人类曾有四种文明,第一代人类为巨人,死于饥荒,第二纪死于大火灾,第三覆灭于自相残杀,而后有亚特兰蒂斯,此为第四纪年。玛雅人称太阳纪,太阳纪第五为最末一纪,此后万物凋零,世界安歇。

 

“亚特兰蒂斯真的存在吗?”上城睦月抬头问。

 

橘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最后给出了简短的回答:“不知道。”

 

“我还以为橘前辈你什么都知道……”上城睦月小声嘟哝着,橘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助手,想要好好教导他的时候却看到门被打开了。

 

扛着背包的人看上去风尘仆仆,他的头发稍有些凌乱,这说明他不久之前还戴着头盔,大约是一路疾驰赶过来的。对方眼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那大概是非常遥远的路吧,所以他面前的人抵达了这间实验室之后便坐在了地上,放下了肩膀上的沉重包裹。

 

正是因为有这个包裹,所以刚才他用肩膀撞开了门。青年看了一眼橘,又看了一眼睦月,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好,他轻手轻脚关上了门,回头看,橘的表情总算是好上了一点。

 

“橘前辈,这次我找到了奇怪的东西,所以带给你看看”青年在他的包裹中翻找了一会儿,橘看到对方的包裹中有脏衣服,贝壳,叫不出名字的东西,不知哪来的手链,以及各种各样奇怪的物件。青年翻找了好久,总算是在包裹的最底部找到了自己寻找的东西。

 

那是一张卡片,被水泡得太久了,上面已经带了绿色的苔藓痕迹,虽然事后被吹干了,却因此而变得皱巴巴。那上面的图案勉强还算能够看清楚,橘从未见过这图案,他仔细察看了这张卡片,上城睦月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他在包裹中找到了青年带给自己的礼物。

 

“剑崎”睦月拿着手中不知名动物坚硬的壳,“你从哪里找到这个的?”

 

名叫剑崎的青年嘟哝着不知说了什么,睦月正打算问清楚的时候,橘已经开始指挥他工作了,睦月搬动着仪器,笨手笨脚但好歹没出差错地协助橘进行研究,嘴里嘟哝着“橘前辈就知道使唤人”之类的话。

 

一路赶来,回到这里已经困倦不堪了。剑崎的身上还带着腥味,他之前在海边待了太久,他身上不知何处沾了盐粒,橘抽空叫他去换衣服,转头却发现剑崎已经睡着了。他歪着头靠着一边的沙发,行李散落在地上,长途跋涉消耗了他太多精力。

 

从去年深海中沉没的岛屿被发现以来,剑崎就比平时忙碌了很多。人类所拥有的设备无法深入那样深邃的海中,海水带来的压强足以挤破潜水艇。但如果和人类的体质毫无瓜葛,就能够窥探海中的秘密。

 

橘永远也忘不了剑崎第一次向他描述海中沉没岛屿时的表情。从小便是孤儿的剑崎一个人长大,再遇到橘之前,他过着不算富足,甚至算是贫穷的生活。那是在海边,海浪将岩石冲击得圆滑,而剑崎就回过头对他说着“海中有沉没的岛屿”。他刚刚从海中浮出水面,身上湿漉漉,还带着海水的味道,橘不知为何相信了他的话,但事后想来那不过是为了搭讪才会说出的话罢了。

 

“怎样的岛屿?”橘问。

 

“沉没的都市,房屋和宫殿……”

 

那是海底的亚特兰蒂斯。太阳纪第五之前已经陨落的文明,那便是所谓的第四纪,被称为史前文明的存在。

 

“亚特兰蒂斯……”橘这样说着,片刻之后他又觉得这样的说法实在太过可笑,“史前文明根本就不存在,那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岛屿罢了……”

 

从那天开始他就和这个青年成为了工作伙伴的关系。总是一个人的青年偶尔会去海里带来一些他从未见过的东西,他鉴定不出那些物品究竟经历了多长岁月,只是所有的物品都带着湿润的海洋气息。

 

橘开始怀疑传说中的史前文明是否存在了。

 

那是个非常疯狂的想法,他翻阅了许多资料,但是没有任何资料告诉史前文明曾经有的辉煌。橘不相信剑崎真的能够去潜水艇也无法抵达的深海,那就好像是《海底两万里》描述过的那个光怪陆离世界似的。现在满身疑云的神秘船长就在他的面前。

 

那样的想法太可笑了。

 

当剑崎醒过来时,他仍旧在原地,倚着沙发的姿势让他手脚发麻。他的行李已经被好好收拾过了,不过却没有人帮他披上薄毯,研究室中一片漆黑,橘和睦月早就离开了,如往常般,钥匙就放在桌上。

 

因为体力消耗和长久的睡眠,他的胃非常难受。剑崎从角落中找到了睦月藏起来的零食,饥饿到有些发疼的胃部总算是好受了一点。回头正好看到了他带回来的卡片被妥善保存了起来,经过特殊处理去除了表面的苔藓,那上面的字迹完全露了出来。

 

从未见过的文字。剑崎收起那张卡片,体力已经补充完毕,摩托车没有油了,不过橘的摩托就停在研究室外。剑崎环视四周,将自己带来的东西一股脑装进了袋子中,出门跨坐在摩托上。

 

疏于保养的摩托发动了好几次都没有能够启动,剑崎拍了拍油箱,这时他忽然听到了睦月的声音,这让他撞到了摩托的喇叭,刺耳的声音在夜晚响了起来。

 

“剑崎前辈……你在这里做什么?”上城睦月开口问。

 

剑崎把钥匙递给他,做了最后一次努力,好在摩托总算是成功发动了:“下次不要忘记钥匙了,那么,再见。”

 

“你又要去归还海里的东西吗?”睦月偏过头问他。

 

剑崎已经走远了,改装过的摩托车用可怕的速度疾驰着,那目的地即使不用说也知道。睦月猜测着明天橘会有的反应,同时漫不经心地往回走。他注意到附近一个青年在徘徊着——现在已经不算早了,就算是遇到了困难,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未免也太过凑巧了。

 

“有什么事吗?我姑且算是在这里工作”睦月走上前去询问。

 

对方皱眉,不知如何开口,过了好久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知为何,睦月却不觉得他这样的举动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对方的音量不算大,却足够让睦月听清楚了:“我是相川始。”

 

那是个看起来相当普通的人,只有表情比普通人还要更加温和而已。

 

“有什么事吗?”睦月问他。

 

相川始思考了片刻:“我是来找剑崎一真的……大概是这个名字吧。他现在在哪里?”

 

“刚刚走了,大概一礼拜后才会回来”睦月把剑崎真正回来的时间说得延后了一点,往常剑崎大约三四天就能回来,“你找他有事吗?”

 

相川始却摇摇头。

 

那实在算不上早了,当睦月忍不住想要问对方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相川始却已经转身离开了,他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连句客套的告别都没有,这让睦月多少对这个人的印象变得糟糕了一点。

 

大概只是为了无聊的事情吧,睦月这样想着,取回了落在这里的东西后,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02

 

太阳纪第一有巨人,巨人死于饥饿。太阳纪第二,有大火灾,太阳纪第三湮灭于自相残杀,太阳纪第五有亚特兰蒂斯,有灭世洪水,亚特兰蒂斯就此沉没,最终有第五纪年,第五纪年后,万物安歇。

 

剑崎没有用多久就会到了海边,将所有从海中带来的东西放回原处之后已经天黑了。他骑着摩托回去,橘的摩托长久不曾使用,只行驶了一半的路摩托就歇火了。剑崎在原地拍了拍摩托,没有反应,他只能蹲下身,嘴里咬着电筒检查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他就连电筒也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电池中的电量没多久就耗尽了。就着月光,他什么都看不清,剑崎干脆闭上眼睛,摸索了半天仍旧不知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只能倚着摩托等待着天亮。

 

没有人类能够在海底呼吸,也没有人类能够在漆黑一片的海底用听觉代替视觉。海底的宫殿废墟是只有他才知道的地方,那是不知何时陨落的文明,和海底的沉船以及许多怪异的海底生物一道沉睡在人类所无法达到的深海中。

 

就像是摇篮般。寂静到没有任何声响的地方,海水的压强让生命的痕迹都变得不再寻常,漆黑的废墟就长眠在海底,那是曾有辉煌的所在,而今却已全数遗落,甚至没有人记得它。

 

非常年幼的时候,剑崎梦到过这里。在他梦中的都市矗立在岛屿之间,环绕着大海,就如同大陆中每个存在过的文明一样繁荣而辉煌。他从未见过相似的场景,就好像是梦中的声音带着他最终来到深海中一样。

 

没有声音,没有光。废墟陪伴着冰冷的海水沉睡着,剑崎甚至看不清哪废墟的模样,他闭上眼睛的时候能够听见自己敲打着墙壁所发出的声音,那些声音碰撞在废墟的瓦砾之上,然后传了回来,寂静得如同幻影。

 

那样的都市太寂寞了,他初次见到这样的都市,却几乎落下泪来,环绕着他的海水让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落泪。剑崎不知道那是否就是他的归所,可是这样的废墟却让他发觉,自己迄今以来的生活都只是漫长的漂泊而已。

 

从那天开始他就明白了孤独的含义。他走在人群中却没有办法找到任何与他相似的人,高楼大厦和山间庙宇,没有任何地方和海底的废墟相似,他见到了许多不同的风景,走过了漫长的路,这让他越来越了解自己和他人之间的差别。

 

等到凌晨时分,剑崎总算是等到了能载他一程的人。坐在卡车上喝着热茶,身体总算是稍微暖和了一点。卡车比不上摩托车的速度,改装过的摩托车用几个小时就完成的路,等卡车抵达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剑崎一夜未眠,走在阳光普照的柏油路上仍旧有着微妙的不真实感。

 

今天是个出乎意料的好日子,接连数日是阴天,今天总算是等到了太阳。现在还不是会让人觉得炎热的时节,剑崎无所事事地坐在长椅上晒太阳,在他身边的青年不断拍摄着阳光下的场景,他镜头所对着的只是一些很平凡的景物而已,剑崎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的笑容让青年回过头来。剑崎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青年干脆走到了他的身边,大概是想要拍一张关于剑崎的照片,剑崎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青年只好在他身边坐下。

 

“抱歉,我不是在取笑你”剑崎这样说着,“只是觉得你拍的场景有点与众不同而已。”

 

“太普通了吗?”青年偏过头问他。

 

这正是剑崎要表达的意思。他犹豫了片刻,不知自己是否应当承认这一点,最后他只能含混地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

 

青年倒是没有生气,他盘弄着自己手中的相机:“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再也看不到这样的场景了,到那时候就算想看也来不及了,所以才想要拍下来。”

 

“你的人生还很漫长,不要考虑这些事情啦”剑崎这么说着,“不过今天天气很好,大概能拍出不错的照片吧?”

 

“啊,我的人生还很漫长呢”青年这么自言自语着,他站起身来,“我勉强也算是个摄影师,让我拍张照片,如何?就只是一张照片而已。”

 

剑崎偏过头看着这个所谓的摄影师,他面前的青年穿着白色上衣,在阳光下站着的时候散开了淡淡的光晕,剑崎总觉得的这样的人他像是在哪里见过,然而他又说不上为什么,这样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

 

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最后剑崎还是同意了对方的请求。他站在阳光普照的路上拍摄了一张照片,那一定是一张糟糕透顶的照片,那时的他不知为何紧张了起来,所以那时候他的笑容也一定很难看。不过要反悔的话已经来不及了,剑崎只能硬着头皮完成了拍摄。

 

在那之后青年继续自己的拍摄,偶尔他会和剑崎说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剑崎还是第一次和不认识的人聊上这么长时间,不知名的默契让他觉得气氛绝佳。就好像他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一样,他说不上为什么,可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聊了很久很久。

 

待青年离开这里后,剑崎才感觉到疲惫。他朝着研究所走去,橘还在等他,之前剑崎把所有带来的研究材料全部送回了海底,虽然早就已经习惯剑崎这样的做法了,但橘难免还会感到恼火。

 

剑崎只是摆摆手。

 

他得知今天遇见的青年真实姓名是偶然间的事情,青年确实征求过他的同意,说是要将照片放在自己的主页上,那时候剑崎也的确是同意了。于是今天晚上他就在自己所定期翻阅的主页上见到了自己的脸,阳光下笑着青年温暖而平凡。

 

摄影师的名字是相川始,在如今的时代,用真名作为昵称的人已经很少见了,这就算是一个。这个摄影师总是发布一些意味不明的照片,有转瞬即逝的瑰丽景象,也有普通到下一秒就会被忘记的场景。

 

那就好像是在眷恋着这个世界一样。

 

03

 

橘是在公园中见到剑崎的,那时候对方睡在公园长椅上,身上不知为何粘着白色晶体,大概是盐粒。在他见过的流浪汉中,只有他面前这个人让橘为之动容,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流浪汉,对方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瞳中仿佛有着整个世界般,生机勃勃,就如同下一秒伟大的冒险就会开始。

 

那几乎不像是个流浪汉,橘说不上为什么。

 

他和周围格格不入,但身上却有带着他无法描述出的光辉,这样的光辉吸引着周围人的目光,只要看到这个人,就能够了解到,那是与众不同的存在。

 

实际上橘遇到剑崎的时候,大约是对方最狼狈的时刻了,他刚刚被房东赶出来,没有地方可以去,不善言辞的他就连去打工也很勉强。但就算在这样容易沮丧的坏光景中,他却依旧能够轻松地笑出来。

 

大概是因为这样的事情遇到了太多,所以早就不觉得难熬了吧。

 

“你前几天去过海里吗?”不知为何,橘停了下来。他工作就快要迟到了,现在本应没有多余的时间用来闲谈才对。

 

看起来像是流浪汉的青年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扔给了橘一件东西:“你猜呢?”

 

青年就这样笑了起来,就好像说了很有意思的话一样。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他终于能够从这个笑容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紧紧攥住了对方抛给他的东西。那与其说是随地可见的石头,倒不如说是深海中才有的宝藏,只有在非常深的海中,巨大的压强伴随着极端的环境才有可能形成的东西。

 

“给我的?”橘抬头问。

 

结果对方将橘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然后取回了刚刚交给对方的东西:“要还回去的,拿来。”

 

那真的和流浪汉毫无相似之处,橘从未见过这样的流浪汉。他外表落拓,着装狼狈,眼睛却比任何人都更明亮。橘总觉得对方在寻找着什么,可他又不敢确定。那时候橘所关注的比起一个稍微奇特点的陌生人,更多的是在那块珍贵的石头上。

 

“请把它交给我,你需要多少钱?”橘问对方。

 

青年摇摇头没有说话,在橘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很远了。橘猜他大概说了不该说的话,当他失落地回到研究所时,脑中仍然想着刚才的那块石头。那是非常珍贵、并且为他所急需的研究样本,如果错过的话,大概一生都不会有第二次遇到的机会。

 

第二天橘在自己的研究台上看到了许多同样的石头,他的沙发上睡着昨天见过的那个狼狈青年。他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每个礼拜,剑崎会带走他带来的那些珍贵样本,然后将新的东西交给他。

 

橘仍旧不知道剑崎究竟是怎样的人。在遇到剑崎之后,一个奇怪的想法就出现在了他的脑中,他从不曾知道自己有过这样不可思议的想法,但有个声音越来越急迫地催促着他了解更多。

 

海中沉没的都市也许存在于人类的历史之前,那就是灭世的大洪水中陨落的文明。那时曾有的信仰和历史都已经在湮没在了人类所不能及的海底,也许在某一天,他真的能够证明史前文明曾经存在过。

 

当橘将这个想法告诉剑崎的时候,对方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一周快要结束的时候,按照约定,相川始又来到了研究所。他选的时间不凑巧,在他来之前的一个小时,剑崎刚刚出门,无论是橘还是睦月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相川始看上去稍微有点失落。他转过头刚好看到橘桌上正在研究的东西,那说不上究竟是什么物品,上面依旧带着海水腐蚀的痕迹,就连昔日辉煌的模样也变得不再清晰。

 

“您对这个感兴趣吗?”相川始这么问着,“能够拍照吗?”

 

“只是工作而已”橘挡住了相川始的相机镜头,“你见过类似的物品?”

 

相川始盯着桌上的研究材料,片刻之后他才摇摇头:“偶尔见过。不过说不上来这究竟是什么,也许这只是桌腿的残骸而已。”

 

“也有可能记录着历史”橘耸肩,“如果剑崎回来我会告诉他有人找过他的,那么现在,我要继续工作了。”

 

相川始最后看了一眼作为研究材料的物品,什么都没有说便离开了。橘原本以为像这样带着专业相机的人,说什么也要拍摄几张照片才肯走,结果从头到尾相川始都表现得非常沉稳,他走出去一会儿后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说再见,不过现在折回去就只是为了道别,那多少容易让人感到尴尬。

 

回头的时候他看到了睦月。之前的晚上他曾见过这个人,所以说起话来也稍自然些。睦月手中拿着打印出来的照片,上面的图案非常不清晰,纸上还留有余温,是刚刚打印出来不久的。

 

“这个?”相川始问。

 

“我自己要拿给你看的”睦月简单解释了一下,“橘先生什么都不告诉我,说不定你会知道,所以我才想要拿着这个来问你。”

 

相川始盯着那张纸上的物品缩略图,他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抱歉,我也不知道。”

 

“这样啊”睦月好像有点失落,不过因为本来就没有抱多大希望,所以恢复起来也相当迅速,“不过还是想要多问一句,你相信史前文明的存在吗?在人类的历史之前,有很多已经覆灭的文明。”

 

相川始思考了很久。

 

睦月耐心地等着他的答案,相川始最终还是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他抚摸着自己的相机:“不知道,不过如果存在,那一定是个非常寂寞的存在吧,毕竟谁都不记得它了。”

 

“说得也是啊”睦月这样回答,“不过寂寞的话,仅限于人类吧?当时的居民一个也没有留下来,没有人记得它的话,也就没有人会感到孤独吧?”

 

相川始转身挥了挥手,他没有给出自己的意见,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就连来这里寻找剑崎的事情都没有再提,就这样离开了。

 

04

 

剑崎回去的时候正好遇见了推着摩托的相川始,在这种地方能够遇到,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剑崎想要叫住对方的时候才想起来他们只不过是见过一次面、萍水相逢的关系,于是那些本来要说出口的话又被他咽了下去,反而是相川始最先发现了剑崎。

 

“是你?”相川始问着。

 

“嗯,又见面了”剑崎稍微犹豫了片刻,“抱歉,我之后去查了你的名字,你是叫相川始对吧?”

 

相川始稍微点点头:“又见面了。”

 

那就好像在敷衍他似的,剑崎敏锐地察觉到,刚刚应该发生了什么事。

 

从非常年幼的时刻起,他就对周围人的情绪变化非常敏感,他与生俱来的直觉帮助他辨识周围人的恶意或者善意,可就算是这样,偶尔他还是会感到自己与周围人格格不入。并不是谁都乐意被人探知自己的私事,但看着对方,剑崎就很难克制自己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剑崎问。

 

相川始偏过头看着他,半晌没有说话,剑崎以为自己说错话了,结果过了很久相川始的表情又变得放松了起来,很难说清楚他是不是在笑:“稍微发生了一点事,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比起那些事情,最近我为了找一个人已经忙碌了很久,结果今天又没有遇到他。”

 

“是很重要的人?”剑崎在长椅上坐下,相川始站在他的身边想了一会儿。

 

相川始的神情恍如在追忆过去,并没有多少悲伤的情绪,就仿若只是寻常的事情而已。剑崎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他的答案,于是他自顾自说了起来。

 

“如果是在寻找谁的话,总有一天会找到的吧?”剑崎笑着安慰对方,“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是非常重要的人”相川始突然说。

 

相川始大概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安慰。

 

那个非常重要的人究竟对他来说有多重要,剑崎也不清楚,可是他却感到面前的人比他认识的人和人都让他感到熟悉,说不上为什么,就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剑崎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相川始总带着他的相机,但这次他却没有拍个不停。

 

他总觉得对方期望的事情一定会实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他就是这样想着。实际上对方只是个平凡的摄影师而已,剑崎在他的主页上看过很多他拍摄的照片,那些照片中总带着不明所以的意味来。

 

“总会找到的”剑崎这么回答,“总有一天会的。”

 

“谢谢你”相川始回答他,他转身打算离开,但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他转过身,“下次见。”

 

剑崎只是朝他挥了挥手,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其实相川始未必在意他,毕竟到他们告别为止,对方都没有询问他的姓名。

 

这个发现不知为何让剑崎感到沮丧。

 

居无定所的剑崎最近在橘的研究室中歇脚。自从很久以前他被房东赶出来后,他便没有继续长期居住在某个地方,就连这个研究所也只是频率比较高的落脚点而已。

 

回到研究所的时候橘还在继续着他的研究,之前睦月把图片打印出来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看,这样的行为让橘多少有点头痛——当然不可能真的因为这个就对睦月生气,只是这样未免太缺乏戒备心了,偶尔也会有窃取研究资料的人出现,不过橘一句责怪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生闷气。

 

剑崎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橘冷着脸继续他的研究,睦月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看起来心不在焉,时不时偷偷看一眼橘。这气氛太古怪了点,就连剑崎这样的粗神经都不免小心翼翼了起来。他从角落中找到自己的睡袋,将睦月赶到另一个沙发上后便钻进睡袋。

 

“你明天要出门吗?”睦月放下游戏机问他。

 

今天剑崎睡得格外早,往常只有要出远门的前一天他才会这样。在剑崎解释之前,橘已经拿着他的实验材料转过身来询问剑崎了:“我一直没有问你,这些东西你是从什么地方带来的?”

 

“海里,总觉得有什么事,所以我明天会回去看看”剑崎小心翼翼地回答,“怎么了?”

 

橘当然不会相信他真的潜入海中才带回这些东西,既然剑崎不说,他也不追问——剑崎不是那种会为了这个而犯罪的人。剑崎所谓潜入深海的说法被他当成了敷衍的谎话,只有睦月坚定不移地相信着剑崎是真的到深海里去了。

 

“还是不愿意告诉我吗,算了。不过,白天有人来找过你”橘这样说着,“相当讨厌的人,说着珍贵的研究材料只是桌子腿之类的话。”

 

剑崎把橘手中的石块收进自己的包裹中,准备明天送回原处,他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我觉得……那个人说的可能是实话哦。”

 

至少在这件事上,对方说对了。

 

橘盯着剑崎看了一会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闷头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睦月忙着玩游戏,他快要通关了,所以还要在这里留一会儿。橘走了之后他的游戏才总算是告一段落,睦月伸出手。

 

剑崎不解地看着对方。

 

“击掌啊”睦月兴冲冲地说,“难得看到橘前辈这样的表情呢,之前他还以为那上面记载了某个未知文明的历史,虽然一开始我就觉得他想错了,但是橘前辈那样的人怎么肯好好听我说话啊。”

 

“你这样说太对不起橘前辈了”剑崎推开他的手,头埋进了睡袋中,“我要休息了,晚安。”

 

没有人陪他聊天了,睦月不免又有点想念刚刚被气走的橘。独自玩了一会儿依旧没有人跟他搭话,原本睦月想说的话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今天所见的人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他总觉得那是和剑崎非常相似的存在,这样的人说是专程来找剑崎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和橘不一样,睦月到现在还相信着传说中的那些事情。也许世界上的某个地方真的有合童,怨气也真的能够让女鬼长久地徘徊在人间。与这些相比,仅仅是沉没在海底的史前文明亚特兰蒂斯,那似乎就是非常容易接受的事情了,尽管他完全没有证据证明这些。

 

“剑崎,你睡了吗?”睦月小声问。

 

剑崎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要是真的有那种地方的话,还是不要被找到比较好”睦月自言自语,“已经沉没了那么久,就算再被发现也只是惹人难过吧。”

 

剑崎仍旧没有回话,他大概真的已经睡着了。睦月觉得自己说了非常意义深刻的话,可根本就没有人听到,这让他不免有些气馁。剑崎睡得这样熟,他也不能把对方叫醒,就只为了这句话而已,睦月只能轻手轻脚离开了研究所。

 

 

05

 

 

他的梦中总是充满了不知名的人,那些人嘴里说着他从来都没有听过的语言,但他却出乎意料听懂了那些话的意思。在梦中的他就在城市中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当有人叫他的名字时,他便回头,冰冷的海水瞬间淹没了他,坍塌的废墟环绕在他周围,几乎连曾经的模样都变得难以辨认。

 

“做了个美梦吗?”

 

剑崎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在他的耳边说。

 

“大概是噩梦,不过还是很想再梦到一次”剑崎下意识回答了对方。

 

剑崎偏过头,穿着白衬衫的摄影师就站在一边翻阅睦月带来的小说,读到有趣的段落时便停下来。剑崎醒来的时候他刚好读到全书的最后一页,那是睦月非常讨厌的结局,最后没有任何人的梦想实现,残酷的现实依旧持续下去。

 

相川始合上书的时候剑崎已经洗漱完毕了,窗外天色渐亮,他转身找到了自己的行李,其实里面根本没有多少东西,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询问:“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是为了找人吗?橘前辈和睦月下午才会过来。”

 

“嗯”对方模糊地回应了,他看了剑崎的打扮,“你要去哪里?”

 

“唔……随便出去一下而已”剑崎敷衍着对方。

 

话题进行到这里,原本就应该结束了。不知为何能够偷偷进入研究室的相川始也应该离开了。相川始比起一般人来说话要少一点,但就算他不说话,剑崎偶尔也能够看出对方的情绪。只是偶尔能看出来而已,这一点就连剑崎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从来都没有对谁有过这样亲近的感觉。

 

“不过说起来,之前你说要找的人,最后找到了吗?”剑崎最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这样问着。

 

相川始沉默了片刻,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回答对方。他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只是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这样的反应让剑崎稍微有点在意,原本已经要离开的他又折了回来,他凑近相川始的时候,对方只是稍微瞥了他一眼便移开了视线,神情淡漠,只有一双手紧紧捏着书页。

 

“你找的人叫什么?如果我知道他的话,说不定能帮上你的忙”剑崎说着。

 

相川始很久都没有翻页,他的声音稍微有些低:“已经没关系了。”

 

“说起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剑崎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想到了这一点,“我叫剑崎一真。”

 

“嗯”相川始只是这样回应。剑崎原本以为对方大概是完全不在意他的,但在他跨坐上摩托的时候,相川始却也跟了出来。阳光下剑崎才发现相川始并非冷淡,而是不知为何有些局促,这样的情绪本来不应该在他的身上出现。

 

“你要去哪里?”相川始问他,“海底都市吗?”

 

“是橘前辈告诉你的吗?”剑崎将另外一个头盔扔给他。相川始抱着头盔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当他真的坐在了剑崎的摩托车后座上时,才逐渐清醒过来。

 

昨天晚上橘打电话给他了,大概是为了白天的事情。相川始轻而易举就说出了哪些珍贵物品的来历,这让他感到有些不舒服,可是又非常在意。之前剑崎曾经给他展示过这个摄影师的个人主页,上面留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原本并没有抱着希望,可是电话居然拨通了。

 

电话拨通的时候橘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很晚了,通常在这个时间,人们已经陷入熟睡了。

 

橘说不出客套的话来,相川始当然就更加说不出来。两个人相对沉默,相川始在简短的沉默过后首先开口了:“找我有事吗?”

 

“嗯”橘很快回过神来,“剑崎已经回来了。”

 

“只有这件事?”相川始总觉得对方应该有着什么没有告诉他的话。

 

短暂的沉默。

 

“你知道海底的城市吗?”橘问他。

 

相川始从未告诉过任何人曾经发生的事情,很长时间里,他都在不断思考,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找到了自己的故乡,那应该是怎样的场景。可是当他真的听到这样的线索后,他却不知道自己应当做何反应了。

 

那是他的故乡,繁荣的文明最后沉没海底,没有任何人知晓它的存在,就好像那从未存在过一样。过了很多很多年,就连他自己也快要觉得,那样的都市只是他的臆想,可是在这个时候却有人提到了这件事。

 

“嗯,怎么了?”相川始的语气仍旧平静。

 

之后橘把剑崎的联络方式告知了相川始。在他等待剑崎醒过来的时候,内心的忐忑不安始终笼罩着他,他甚至无法说出自己寻找对方的真实理由——无论是谁都不会相信,如果是剑崎,也许不会怀疑他,但他仍久很难将那些事情说出口。

 

曾经为之感到悲伤彷徨的事情,现在就连最起码的悲伤情绪都感受不到了,他无法对任何人说,也同样无法对剑崎说。

 

当他漂泊了很久的时候,偶然间见到了同样在漂泊的旅伴。那时候的他经历了海上风浪,旅行中留下的痕迹都一一磨损至无法辨认。而他的旅伴只不过刚刚出发而已,不止前路何方,也说不上来自己究竟要去哪里。

 

对着这样的人,相川始大概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经历了漫长的旅程,从繁荣地带走到荒芜的地方,然后穿过漫无人烟的原野,绕过山和村庄,重新回到了偏僻的荒野。在那里始终有着拍打礁石的海岸,湿润的气息弥散在空气中。

 

在不远处就是海洋,更远一点的地方就是需要借助工具才能抵达的地点了,度过漫长的白天和黑夜,沉睡又苏醒,然后投身海水中,在海洋的最深处,那就是他的故乡了。

 

 

 

 

评论(2)
热度(20)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