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沉没的亚特兰蒂斯 中

沉没的亚特兰蒂斯 中篇

06

梦中的第四纪最末,大洪水宛如天降,不知名的人微笑着看着他。他的容颜让周身的空气也变得纯净。嘈杂的声音宛如从未存在过,他注视着对方,对方朝他露出笑容,在这洪水即将淹没世界的时刻。

“devas ed lliw uoy”对方说着。

不知名的语言就这样传入了他的耳中。他甚至不理解对方话中的含义,那就只是在说给他一个人听一般。他平静地注视着对方,而对方什么都没有说,覆盖着他的海水冰冷而寂静,渐渐湮没了一切生机。

最初没有光,没有声音,万物虚无。而后神造世界,第七日为安歇日,人间诸生灵此日安歇。勃勃生机最终重新降临在大地上,依照预言,天空中重新出现鸟类,人类在大地上行走,鱼潜入海中。

而他的故乡在寂静的地方安歇,生机湮灭,声名不显。

剑崎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不知睡了多久。包裹着他的幽深海水阻隔了一切光芒,不知昼夜,毫无声响,流动的水带来的冰冷温度让身体逐渐冻结,然后有暖流从血液送往全身。

海底的废墟如同母亲拥抱着他。这里的场景让他充满了说不出的安全感,甚至梦到了遥远的事情,那些微小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十年前,二十年前,或者更久之前的事情,他甚至能够回忆起那时空气中弥散的尘埃。

“devas ed lliw uoy”剑崎在黑暗中的海底伸展手脚,什么都不去想,就只是重复着这句话而已。他甚至不了解这句话的含义,就只是这样重复着而已。这段记忆始终在他的脑海中徘徊着,每当他回到了这个海底废墟,就会回忆起这样的场景。

那究竟代表着什么呢,就仅仅只是他反复妄想、最终信以为真的白日梦吗?

剑崎将带来的东西放回了废墟中,朝着海面上浮。意识渐渐模糊,脑中昏昏沉沉什么也不去想,像是过了很久,又像是一瞬间。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海上的夜色,顺着记忆中的方向继续漂流就能看到海岸,当他看到熟悉的礁石时,天已经微微吐露出薄光。

回到人类世界后,他才发现相川始在海边等他。

剑崎稍微回过神来,空气中氤氲着寒气,但他却怎么冷,只是饿得厉害。身体仍旧停留在海中沉浮不断的气氛中。浑身湿透的时候相川始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替换的衣服,他不知所措地拿着手中的食物,过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比想象中去的更久呢”相川始看着他,“海底是什么样的,描述得出来吗?”

剑崎逐渐恢复了语言的能力:“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比起岸上要冷很多。虽然明白那就是曾经的繁华城市,但是现在也只有废墟而已……”

“怎样的废墟?”相川始不适时地打断了他。

“说不上来”剑崎沉没片刻,“但如果这样的地方没有沉没,说不定现在就不会这样寂寞了吧。”

不知为何他最终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描述他所见的情景。

每当向人提到海中的废墟时,他总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说,但却一句话也无法说出口。相川始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他不知为何说不出话来,剑崎看到对方的脸上就连多余的表情都找不到,就只是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大海而已。

望着大海的人头发被吹得凌乱不已,几乎挡住双眼。剑崎忍不住伸手帮他拨开碎发,当他做完这些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过亲密了。那就像是本能,又如同是埋藏在身体中的某种神秘联系,他说不上为什么,但在那个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无限接近对方。

“问你一个问题”剑崎想到了什么,他捡起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相川始甚至没有看他究竟写了什么,只是平静地望着大海,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朝着剑崎伸出手:“走吧。”

“什么?”剑崎还没有写完那句话,“突然之间是怎么了?”

“有点累了,回去吧”相川始说着,他补充道,“真的只是有点累了而已,别担心。”

离开海边之后,他漫长的梦境就消退了。他又回到了那个孤独又令人平静的人类世界,他们两个饿了太久,相川始说无论如何都要感谢他。所以当他们回到城市后,首先找了快餐店解决午饭。

剑崎吃东西的样子总是不太好看,当他解决了二分之一的食物后才意识到对面还坐着相川始。他抬头的时候却看到相川始只是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就像他们第一次遇到一样,用如同拍照似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对海底都市感兴趣?”剑崎吃饱了,他这么问。

相川始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因为好奇?”

那只是对方在说谎而已,剑崎反应了过来,但他无法拆穿对方,只能低头喝饮料。不同人总有不同人的理由,那是和他完全不同的原因。

那究竟是怎样的理由,就连他也很难确定。

比如说某一天走在人群中,突然觉得今天的世界实在很漂亮,想要对谁这么说的时候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那时候就只能自顾自笑起来而已,那样一个人突然对着某处笑出声的人,想必看起来会很奇怪吧——但是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那就是没办法的事了。

相川始大概是和他完全不同的存在,大概从来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吧。

在他这样想的时候,相川始却开口了。

“抱歉,刚刚是骗了你”他这么说着,“你呢,你又为什么会去那里,只是因为好奇吗?”

没有人类能够潜入那么深的海底,相川始并没有在意这一点,这让剑崎觉得多少有些惊讶。他想到了自己长久以来的那些妄想,时至今日他甚至回忆不起第一次见到海底废墟时的心情。

“那时候以为自己要死了,结果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梦里出现过的地方了,梦中的情景变成真的,却不怎么开心,大概是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发现了那里吧”剑崎轻声说着,然而他又停下了自己的描述,“抱歉,说了无聊的话。”

相川始却只是摇摇头,摩挲着杯子的人不知为何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玛雅人说万物有始有终,第五纪的尾声就是世界的终结。上一纪为第四纪,万物沉没于大洪水,大洪水后有第五纪,而后万物安歇”他平静地说着,“只是突然想到了这些而已,所以才说给你听。”

“无论如何都想告诉我吗?”剑崎忽然开口。

过了一会儿相川始才回答:“嗯,无论如何都想告诉你。”

剑崎站起身来,他收拾好桌上的食物残渣,在服务员上前帮忙的时候差点撞到对方。手忙脚乱过后,他还是颓然坐在椅子上。相川始以为对方会局促或者感伤,当剑崎放下摩挲自己脸颊的手后,他才发现其实对方是笑着的。

“谢谢你”剑崎说。

当他离开后,相川始才反应过来,剑崎说的那句谢谢,其实并不是为了他说的那些玛雅人的无聊预言。那句感谢大概只是为了他说的那句有关“无论如何都想告诉他”的话。至少在那个时候,世界是非他不可的。

他为了这句话不知等待了多久,所以在真的听到的时候,才会由衷地高兴吧。

这样的感情相川始曾经体会过,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最开始的他目睹了一切的湮灭和一切的重铸,动摇和不安始终徘徊在他的心中。他原本以为需要漫长的时光才能够平静下来,但他发现,事实上并不需要用上那么长时间。

有些感情会随着时光渐渐消退,最初痛苦异常,眼不可视,所见之处为伤心之地,耳不可听,所闻唯伤心之音。但不知什么时候,当他再次回忆起曾经发生的事情,就只剩下模糊的记忆,以及“自己曾经为了这件事痛苦过”的印象而已,到了后来,就连这样的印象也彻底忘记了。

但也有些事情完全相反,最开始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件痛苦的事,但当他在很久之后的某一日突然回忆起来时,却无法说出哪怕半句话。

07

和相川始不同,剑崎总有大把大把可以用来消磨的时间。穷极无聊的时候他会到处转转,去更远一点的地方,见识从未见过的那些人和事。

在他认识相川始后,他才发觉,其实相川始也是差不多的人。但和他不同,无论到了什么地方,相川始总带着他的相机,再普通的东西也像第一次见到似的。

“你很喜欢摄影吗?”某一次剑崎问他。

端着相机的相川始沉默了很久,大概从未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谁也没有怀疑过这样一个无时不刻不在拍照的人对摄影的热爱。相川始盯着自己的相机看了一会儿,又摇摇头:“不,比起拍照来说,更重要的是别的事。”

“什么事?”当剑崎问出口的时候才发觉自己似乎问了不该问的事。

从他问出口之后,相川始就始终保持着漫长的沉默。剑崎甚至觉得对方一定是生气了,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相川始只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而已,这样的问题对于他来说太过困难,但无论如何他都想告诉剑崎,所以只有不断不断思考下去。

那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怎样的事情呢?

相川始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他们终于再次回到海边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空气中夹杂着海水的味道,鼻腔中满溢着陆地不曾有的气息,那就像是无限靠近故乡般使人安心。

剑崎总觉得他在哪里见过相川始,他们认识的时间应该更长。

长久的沉默之后,相川始给他讲了个故事,非常简短的故事,从前有个繁荣的城市,拥有世界上一切荣耀,然后这个城市毁灭了。

“后来呢?”这样的故事不免有些无趣,剑崎追问。

“后来就连记得这个城市的人都没有了,听到传闻的寻宝猎人也渐渐地认为那个城市就只是传说而已,到了最后,那个城市仅存的居民也渐渐开始怀疑,是否真的存在过那样一个城市”相川始平静地说着,“因为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当时留下的痕迹,所以才会这样想吧。不过无论如何都和身边人不一样的话,那就没有办法认为那是假的了,所以只能继续找下去。”

剑崎看着自己的手:“找到了吗?”

“不知道”相川始回过头看他,“不过不会就这样放弃,因为无论何时都记得那时听到的话。”

徘徊在他梦境中的哪句话现在又萦绕在了他的耳边。那就像是咒语,能够支撑他跨越漫长时光,做到无数不可能的事。

“alive”相川始说,“并不是什么咒语,只是为了让你活下去,才会铭刻在你脑中的话而已。”

濒临毁灭的都市最后的繁华谁也无法保留,那就是世界的末日了。但如果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这些了。不想要让某个人死去,同样不想让自己也这样逝去,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留下去的话,无论何时,无论何处。

他带着这句话沉没在了海中,悄无声起,渐渐地就连活下去的那个人也不再了解这些话的真实含义。那就像是某种信念,因为他这样想了,所以才能够在人类世界中像这样长久生活下去。

当剑崎终于意识到那句话的真正含义时,他嘴唇颤抖,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当他想要跳入海水中的时候,被相川始拉住了,对方坐在湿润的礁石上喝可乐,递过去给剑崎时露出了笑容。

在这种时候露出笑容未免太不合时宜了,但如果对方是相川始,他却觉得没有关系。这样的笑容很快就让他平静了下来,被恐惧和悲伤所笼罩的人很快也露出了和相川始一样的笑容,坐在了对方身边。

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一晚和之前度过的每个夜晚似乎都没有区别,但却又有说不上来的不同之处。剑崎从未这样打量过这个世界,那就好像是透过镜头在观望似的,所有的场景都比之前更加引人注目,他从不知道自己周围的世界是这样璀璨繁华。

那不是他的故乡,所以他只能这样看着而已。但就算这样,他也已经感到非常满足了。在那个时候,他忽然了解到了当时相川始没有告诉他的事情,关于他那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无论如何都觉得这个世界陌生而不易亲近,所以无法融入人群中,不能被理解也理解不了他人的他们,这样隔着镜头打量这个世界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同乡人跨越了漫长的时光才来到他的身边,那几乎是语言无法描述的漫长岁月,遥远到当时任何事物都无法保存,历史湮灭。但最后他们还是相遇了,那就像奇迹,像是命运残存的怜悯。

从他理解这些的时刻开始,他便再也不用漂泊下去,也再不会孤独。

评论
热度(15)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