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满月的妖怪 01

01

新月镇是个见不到满月的地方。大约是因为种种说不出的巧合,如果说满月是女神珠宝,那么女神唯独不愿意将自己的珍宝展示给这里的人们看。往常的日子总是非常普通,但只有原本是满月的那天,入夜后天空会突然变成一片黑暗。那一天被称为寂静日。

群山封闭的小村落总有人想要出去看看,但总也没有人真的出去。许多人在这个村落中出生然后死去,留下的孩子们也这样在这里度过自己的一生。即便偶尔有人出去,也总在寂静日之前回来,只是交换一些必须用的东西就已经觉得满足了。

偶然的一天,这里的家畜开始死去。家畜的脖子上留着深深的齿痕,那看上去像是野兽撕咬过后的模样。当家家户户准备驱赶野兽的时候,有人死去了。他死去的模样分外凄惨,手臂像是被什么东西活生生扯下来似的,伤口的血液已经有了干涸的迹象。

对方是镇长的儿子,年轻力壮,甚至捕捉过许多人谈之色变的凶猛野兽。他就这样死去,大家在悲伤之余不免觉得有些难以想象——这样强壮的人要死去的话,对方究竟该是多么危险的生物呢?

不过悲伤归悲伤,众人还是掩埋了他。那天有人来到村落里,大约是镇长年轻时的朋友。老镇长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从不肯让任何外村人留宿的他破天荒打破了自己定下的规矩。

除了看不到满月之外,新月镇不过是个普通的村庄罢了。

这样的村庄并没有吸引多少人,最开始还有很多人想要见一见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但是当他们发现这只不过是个环境恶劣的地方后,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心怀不轨的人,或者谁也说不出来历的神秘客人。

这样一个地方,没有通缉令也没有牢狱之灾,是个理想的地方。这样一群危险分子就这么住了下来,村民们居住在这里,他们之中最为严重的犯罪也只不过是盗窃而已,他们从未想过除了野兽撕咬之外还会有其他使人意外死亡的方式。

剑崎来到新月镇的时候正是寂静日,他踏着月色赶路,来到这里后就见不到半点月光了。今天原本是满月的日子,前几次满月恰逢雨水,所以最后也没有能够看到月亮。当他为了某个工作而来到这个偏僻的小镇时,再次错过了月光。

提着灯来接他的人是老镇长。漆黑的夜色中灯火点点,远远看过去倒也不会觉得黑暗到让人窒息。如果是这样的夜晚,那么他来到这里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实际上它是为了狼人而来的。他在半年之前见过一次狼人,那时候对方腹部受了伤,那样严重的伤,一夜之间是不可能痊愈的,变回人类后就要花上更长的时间来处理伤口。在那之后就没有过满月,在这期间对方还从来没有变身成狼人过,这段时间中它的伤口大约已经愈合,也积攒了足够的体力,在下一次变身成狼人的时候伤害周围的普通人。

剑崎追逐着对方留下的痕迹一路来到了这个小镇。

日夜兼程消耗了他太多体力,就算是剑崎也有点疲惫了。当他简单巡视了一遍村庄后,已经是凌晨了。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按照往常的经验,这种时候是不会有危险发生的。

安心睡去的众人在第二天发现了第二个人的尸体。那非常奇怪,那比之前那个人看起来更加凄惨,甚至缺少部分身体部件,不知道是被野兽吞噬殆尽,还是遗落在某个地方。

剑崎见过很多人的死亡,但他仍旧因人类的死去而感到愤怒和悲伤。所有人都在静默,只有一个人,他不过是看了一眼就离开了。

他看上去既没有多少悲伤,也没有多少震惊或者惊恐的情绪,就像对所有他不感兴趣的事物一样,只是随便扫一眼就离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一个人未免有些格格不入。在剑崎跑过去和他搭话之前,对方已经转身离开了。

“那是个真正的杀人狂”剑崎身边的某人低声提醒他,对方的动作非常隐蔽,那看上去就好像是他们仅仅擦肩而过而已,“小心点,说不定是他做的。”

当剑崎诧异地回头时,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所见到的淡漠青年仍旧在一边,迎着薄薄地晨曦,脸色如同大病初愈般难看。他太缺乏气色了,在周围人的对比下,这个青年就像是病人一般。

谁也说不出究竟他是不是凶手,所以谁也不能说服剑崎就这样怀疑一个陌生人。

“你看起来好像有点不舒服?”剑崎凑过去问他,“觉得难受的话,先回去睡一会儿吧?”

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剑崎觉得对方是讨厌他了,但有觉得还没有到讨厌这种程度,充其量只是觉得他有些多管闲事而已。这样的发现让他多少有些沮丧,他总是对身边的每一个人表达善意,但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收到想要的回答,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实在无可厚非。

在剑崎觉得沮丧的时候,有人拽了拽他的手臂:“他的名字是相川始,虽然他有点冷淡,但其实是很温柔的人哦。”

剑崎回头,那是个小女孩。努力回忆了很久他才想起来,他来这里时小女孩给他带过一段路的。有这样的小孩子为他解释,那大概相川始还不至于被当成杀人凶手来怀疑,最多只是有些性格孤僻而已。

剑崎这样想着,他揉了揉小女孩的头顶:“他好像有点生病,我去看看他。最近记得和大人们待在一起。”

“我能待在始哥哥身边吗?如果你害怕的话,你也可以这样做”小女孩歪着头,自顾自笑了起来,“总觉得这样就不害怕了呢。”

悲伤的歌谣伴随着火光迎来天亮。这个小镇中流落的亡命之徒们隐藏在人群中,但剑崎总希望不再有人死去、已经逝去的人也仅仅是因为野兽袭击才会死去,和这里的没有关系。

不过这也只是他的希望而已。天亮之后就安全了,剑崎稍微有些放心不下满脸病容的相川始,他依照自己的经验准备了草药,带着这些祛寒的草药,他前往了对方的住处。

评论(12)
热度(14)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