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满月的妖怪 03

剑崎说的话让相川始沉默了很久。那天晚上村子中所有人都在彻夜搜索狼人的所在,火把照亮了夜空,让黑夜也变得和白天一样明亮。相川始适中在他的房间中一声不吭,这让剑崎无端觉得有些难过。

剑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在相川始的眼神中他又沉默了下去。这些日子他都没有好好睡,就算有着驱魔人强悍的身体素质作为支撑,那也相当难熬。不知不觉中他就睡着了,一夜无梦,安稳异常。

相川始守着他。

这一夜之后,村子中的气氛变得很奇怪。老村长看上去总是忧心忡忡,村子中的年轻人则满腔怒火,发誓一定要找出那些杀人的狼人。

白天的时候剑崎去看了昨夜的尸体。尸体上的齿痕大大小小,伤口深可见骨,流血的地方已经被妥善处理过了,不过看上去仍旧很可怕。忙于寻找狼人的村民们没有及时为他做祷告,也没有埋葬他的时间。

剑崎找到了棺材,一个人掩埋了他,并且帮他做了墓碑。

当他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相川始远远看着,他穿着黑衣,带着病气的脸色看上去更加难看。剑崎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相川始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剑崎的肩膀上。

剑崎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身上的衣服大概是不适合参加葬礼的。尽管这个葬礼只有他和相川始,总是四处漂泊的他偶尔也会忘记一些规则。剑崎穿上相川始的外套,对他来说外套有点小,不过好歹还能够扣上扣子。

没有任何狼人能够用弱小来形容,就算看上去病弱,那也积攒力量而已。明明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这一点,但剑崎却下意识开始担心相川始。而相川始凝视着墓碑,片刻之后转身便走。

村子里的气氛越来越奇怪了。

狼人在变成狼人之前只不过是普通人类的模样而已,外行人想要通过外表来区分白天的狼人和人类是非常困难的,那需要极其明显的特征和如同相川始这样极端的情况。就算是剑崎也无法辨认出,更何况是这些村民了。

但正因为无法辨认出谁才是狼人,所以气氛才回变得更加怪异。有无数证据证明狼人潜伏在他们之中,但是却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他们自己的清白,总会有人怀疑。

平静的小村落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人心惶惶。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被怀疑,亦不知道自己是否就是下一个被狼人所袭击的人。

满月的日子,在这个村庄是见不到满月的。那样的夜晚没有月亮,只有漆黑一片,这就是寂静日。

寂静日到来的时候是个雨天。

剑崎住在相川始那里,每天晚上,村民们都会疯狂寻找狼人,但那所谓的狼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也许是潜伏起来了,也许是离开了这里,但在找到他之前,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地放心下来。

剑崎每天晚上都看着村民们寻找狼人,但他和相川始一样,从来不参与。驱魔人的身份给了他们足够多的便利,一开始他们能够用这样的身份打消周围人的怀疑,但是日子一长,这样的举动就变得很可疑了。

大家都在互相怀疑。

相川始总是孤独一人,就算有了剑崎陪伴,对于外人来说也不过是有了一个更加怪异的外来客,让相川始变得更加值得怀疑罢了。但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被其他人所怀疑着,微小的矛盾伴随着没有理由的恶意出现在这个村子中。

狼人真的存在吗?

狼人真的存在。

在这个没有满月的地方,大家坚信着这一点。即便疑点重重,也没有人真的在意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够让自己的猜想成真,其他任何事情都变得无所谓了。

在这样的气氛中,就连剑崎也变得比往常敏感,他的神经几乎紧绷到了极限,无法安然入睡,只有相川始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才能够得到短暂的休憩。

实际上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亲眼见过狼人,作为证据的尸体已经被掩埋了。但是如果真的见到狼人的话,就没有可能活下来——他们是这样想的,于是狼人是否存在就成为了一件不需要证据来证明的事情。

寂静日到来的时候阴云密布,降落的雨水让整个世界都湿润了。火把被浇灭,村庄中漆黑一片。剑崎听着外面的雨声,没过多久,雨声渐渐停了下来。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又有惨叫声响了起来。

相川始突然出了门。

剑崎从未见过夜晚的森林,森林宛如隐藏着看不见的魔物。那些是藏在森林中的野兽,相川始带他一路上山,雨下得不算大,所以山路还不算泥泞。相川始带他来到了山顶的悬崖,从这里能够看到整片天空,以及村落的影子。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雨停之后,空气中满是潮湿的气息。今夜本不该有雨的,但却意外下了雨。每天晚上寻找狼人的村民们整夜在外巡逻,他们白天不再有力气耕种,甚至让田地荒芜。在这里,他们能够清楚地看到,雨停之后熄灭的火把没有点燃,这段时间愈加喧闹的村庄第一次安静了下来。

在这个时候,他们忽然间意识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月亮出来了。

曾经有个传说是这样的。一群狼人祈求不再有满月,这样他们就不会因为满月而失控伤害别人。但没有满月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得到的只是一个在满月时天空会漆黑一片的地方。这就是现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这个小村庄了。

柔和的月光出现在他们面前。森林被月光照亮,月光洒在了相川始的身上。

评论(5)
热度(9)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