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拉郎/花海】蓬莱 03

03
正如海东从不过问花家大我的过去一样,他们从未干涉过对方非必要的事——要是陌生人兴许还好点,但在花家认识海东之时他便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比他想象得更纯粹。掺杂诸多情绪和百般缱绻,却唯独缺乏坠入爱河时的一腔深情。

海东总是带着伤口来。

那是习惯伤口的花家大我也会觉得碍眼的伤口。

花家大我偶尔在海东来到他这里的时候,内心深处会涌上一种奇怪的错觉。那就像真实和虚假的夹缝,令他产生陌生而遥远的感情。在海东带着伤口来的时候,他总一言不发,但在海东处理完伤口后,他又会觉得自己这个歇脚处稍微有有些过于破败空旷,太过毫无生机了些。

海东来的时候总是没什么声响。

当花家大我推开诊所大门的时候,他敏锐地发现在那周围有谁的气息。当他推开门的时候,海东已经自己清理好了伤口。他盯着自己的手掌看了很久,花家大我走到他身边,默不作声地收拾桌上残留的药水和绷带,他紧紧抿着嘴唇的样子反而让海东觉得有趣。

“花家医生就这样不情愿吗?”海东懒散地坐在花家大我诊所的病床上。病房中四处破旧,窗帘堪堪能够挡房间的场景。房间中散发着说不出的味道,和消毒水混合在一起,那绝不是让人愉快的气味。

但海东却在这样的环境中感到安心。他倒在病床上,柔软的床铺托着他的身体,他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忽然露出了笑容。他什么都不说,花家大我却已经明白了他想要做的事情。那似乎是残留在身体中的本能,无论何时,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够让所有潜藏的欲望觉醒。

在天亮之前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做一场梦。那无关梦醒之后的世界,至多只是在梦境中的发泄而已。无论怎样的烦恼和疲惫,在梦境中都能够暂时搁置,是宛如能逃避世间一切的乌托邦。

海东和他接吻。花家大我稍微侧过了头,于是这个吻最后只落在了对方的脸颊上。这样的气氛说到底只是两厢情愿的梦境而已,一旦完成了这个吻,在这个梦中的契约就会彻底结束。

一旦明白这一点,再怎样热烈的气氛也冷淡了下来。花家大我俯身帮海东脱掉外套,他小心翼翼绕过了所有伤口,已经包扎好的,尚还裸露在外的。对方身上每一寸皮肤他都曾像这样专注地凝视过,也许不会有下次,也许下次依旧会有这样荒唐夜晚。

“最先背叛的人,从来就不是我,是他们不好”海东呢喃着什么,大约是之前发生了让他不愉快的事情,那些负面情绪到现在还残留在他的身体中。在花家大我面前的海东总和其他人面前的他不一样——也许正是明白他们连下次见面的时间都只是渺茫的猜想吧,所以他才能够像这样,将自己耻于暴露在人前的另一面展现。

花家大我太了解他的身体了。他的手指沿着对方的喉咙划过,他的指尖几乎带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能够让海东身体中的温度一寸寸涌现。

“专心点”花家大我这么说着。

他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看起来既漫不经心又过于专注。这让海东几乎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神,他稍微侧过头的时候,花家大我却又开始舔咬他的喉结,让海东被迫凝视着他。狼狈的姿势让海东甚至有些恼火,但一见到花家大我,那残存的不满也消失了。

他就是这样人,不解风情,却又能够轻易掌控他的情绪,不懂爱情也不明白世间的真实和虚幻。大约正是因为花家大我是这样的人,海东才能够轻易将自己隐藏起来的那些东西展示给他。

“花家医生就这样想做吗?”海东撑着自己的身体,他脖子上还留着方才的吻痕,“真是无趣的人。”

花家大我却站在床边,比起刚才来,他的脸上多了点笑容。称不上是令人愉快的表情,充满恶意:“是你找到这里来的……你把我当成什么?就算告诉我这些事,也只是无用功而已。”

他们从不干涉对方的事,海东却忍不住透露那些快要承载不住的情绪。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来称不上对等,就连付出这个词都有些勉强——实在不是理想的伴随关系。

“你也是会说漂亮话的人”花家大我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他的凑近了海东,这样近的距离下几乎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总在说这些。”

海东稍微有些反应不过来。大脑丧失了能够用来分析言语的能力,他怔住了,只能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人。花家大我几乎变成了另一个模样,他并不了解的模样。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个game而已”花家大我咬着他的肩膀,快要咬破皮肤的时候却又松口,“能够给予的承诺只有一点而已,最先厌倦这个game的人……”

他在不恰当的时候给予了不恰当的承诺。这个时候的他们甚至连约定都未曾有,却在这之前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承诺。这对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人而言都太仓促了,甚至没有合适的时机令他们真正明白这样的承诺究竟承载着怎样的意义,为了这样的承诺,他们又需要走多遥远的路。

但在那个时候,就算是海东也似乎明白了那些虚无缥缈又无聊至极的事情。被谁背叛都无所谓,过去无所谓,后来发生的事情也同样无所谓。花家大我给予了他能够用来逃避的梦境,他曾枉费这场梦,可他最终还是明白了对方真正想要表达的事。

那只是有些可笑的猜测而已。比他们这样的关系更加荒唐,是一个魔咒,一旦说出口,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所以只能假装从明白对方的心情,在这场梦境尚未结束之前继续做梦而已。

现在是接吻的时候了。

海东忽然有些走神。

刚才他们没能完成这个吻,而在这一刻他们才真正获得了能够亲吻对方的资格。

是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评论(2)
热度(10)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