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拉郎/花海】蓬莱 07

曾经有个被冰雪覆盖的国家。在这个国家中,仅仅只有一个人而已,那仅有的人是这个冰雪之国的王,他拥有这片冻土中的一切。然后有一天,流浪诗人路过了这个国家,冰雪的国王对这个旅人说,在请留在这个国家中吧,我可以献上自己的全部。

流浪诗人拒绝了国王。国王的确献上了他的宝物,他赖以生存的所有东西,他的一切,但就算将所有东西都给予旅人,这个国家也仅仅只有国王一个人,以及大片大片的雪原而已。旅人见过这个世界上许多瑰丽的东西,贫瘠的国王无法留下他的,对于在世界中流浪的诗人来说,这些东西永远都没有办法令他心动。

海东恢复过来是在第二天。他出色的自愈能力让这个伤口变得微不足道,花家大我帮他仔细检查,检查到一半,海东就已经失去了所有耐心,披上外套走出门。

门外是灿烂的阳光。阴雨的天气持续了太久,见到阳光的时候他甚至有了久违的感觉。超市的气息在阳光中一扫而空,海东的头发在阳光下不再是纯粹的黑色,而是更加柔软的颜色。他头发的边缘在阳光下染上了太阳的颜色,是比什么都更温柔的勃勃生机。

他离开的时候,花家大我什么都没有说。海东等了一会儿,仍旧没有等到花家大我,就好像这个人只是蜷缩在自己的破旧诊所中不愿出来见他而已。

海东又耐心地等了一会儿,这次是真的没有人出来送他了。他总是悄无声息地来,又悄悄离开,但当他真正希望谁出来送别他的时候,海东却又失落了起来。他总是不去看身后究竟是怎样的景象,但当他真正耐心回头的时候,却发现一切其实并不是他预料中的那样。

跨越了世界的海东继续着他的旅行,而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中,仍然有着这样一家诊所。对于他来说,那或许是旅行途中所经过的一个地方,但更加有可能是在他疲惫之时能够得到休憩的场所。

海东就这么离开了。他有他的事情,花家大我也要继续着他的人生。

这让海东不免想起更早之前的事情。

有一天,前警察和前医生相遇了。

那时他还不像现在这样,而花家大我也比现在要来得更温和一点,不像后来那样锋芒毕露。失去了过去一切的两个人相遇了,他们本来已经准备好了所有能够伤害对方的刺,但在见到面前这个人的时候,两个人都选择了沉默。他甚至不知道这样的关系是怎样开始的,那时的他又为什么会选择对方。

其实答案非常简单,甚至有些可笑。仅仅是因为那时候花家大我的眼神而已,并不是多浪漫或多特别的眼神,仅仅是因为那恰好是当时的他所缺乏的东西,仅此而已。这样的理由听上去稍微有些可笑,海东每次回忆起来都会觉得那时的他大约是有些昏了头。

可是说到底谁也没有后悔。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已经丧失了未来,以及掌握未来的资格。但是这样两个人仍然在一起了。花家大我终日沉溺在战斗和游戏中,就连自己的事情都不再关心,无论怎样都好。海东却开始留意这个人的事情,无论是让花家大我改变的那些事,还是现在他正在做的事情,他从未这样专注地看过一个人。

——还有刻意隐藏起来的那句话。

海东不去想他听到的究竟是怎样的话,转而走到了路的尽头。他从过去走到了现在,他的当下。光写真馆中依旧有着温暖的灯光,众人谁也没有对海东忽然失踪的事情表达出过分的好奇心,在他们眼中,海东本来就是这样隔三岔五就会离开的人。

门矢士在房间的最里面翻阅一本书,书已经非常破旧了,封面上的字迹都已经看不清。他听到开门的声音时下意识抬头,门虽然开了,但是并没有人站在门口。当门矢士转身去关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会用这样的方式进入房间的人,在他认识的人中就只有一个而已。

海东捧着他刚刚在看的那本书。这本书实在太破旧了,并且缺页非常严重,海东翻了几页就没有了好奇心。门矢士也没有说话,他沉默了一会儿——海东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妥善处理过了,几乎没有留下伤疤,是他们之中任何一人都没有的高明手法。

“我去一个地方盗窃宝物”海东忽然开口了。他放下手中的书,门矢士下意识反应过来,这也许是个漫长的故事。与其说是故事,倒不如说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他相信,无论多么荒诞,用这样的口吻说出的故事,一定曾经在某个世界中发生过。

“那是个贫穷的地方。如果说每个世界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宝物,那么那个世界就是唯一的例外,在那个世界中,什么宝物也没有。我在这个世界中留了很久,尽管能够得到这个世界中所有的东西,但轻易能够得到的话,就太过无趣了。”

海东平静的说着。

“你最后还是偷走了宝物吧”门矢士抬头问他。

“不,我逃走了”海东坐在一边,轻而易举说出了这样的话。他曾以为自己说不出这样的话,但事实是,也许就连他自己也不了解自己,“我被给予了太多东西,对于小偷来说超过了限度,对于人来说超过了能够承载的范畴。”

他曾以为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让他动摇,但最后他发现,那只是他的过分自信而已。他开始幻想花家大我对他说出爱这个词时的表情,那也许非常温柔,也许只是一贯无趣的漠然表情。但无论怎样的表情,都是他所无法承载的灼热,是他缺失的那一部分。

在他还未发觉许多事的时候,花家大我已经给予了他奇迹,他天生缺少的部分。那个答案对他来说是永远也无法说出口的词,代表着天空的尽头和海洋的最深处,他永远也无法舍弃自由,一旦说出这样的话,从此之后就不再是一个人,哪怕一个人的漫长旅行,也会有另一个人的思念相随。

这对他来说太过沉重了。

评论(2)
热度(13)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