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Grapara】征服 01

Graphite X Parado,ABO设定,慎

征服和反征服。

01.
当怒吼的龙之战士初次见到自己的同伴时,几乎有点难以置信。作为他的搭档而言,面前这个人无疑是不合格的——但已经预先知道了对方的实力,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对其他方面的失望了。

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接近,这个人只是专注地沉浸在游戏中而已。

无论从外貌还是实力,都失望透顶。这样一直玩游戏机的人,再强又能够强到什么程度,这个人和自己预期中的相差实在太大了。

不是这样的,他理想中的同伴,应当是更加凶悍一些,宛如失去牢笼的野兽般,而不是面前这个人一样,看上去几乎毫无攻击性,所有的敌意都深藏起来。

啧。

古纳法德不免有些烦躁。而就在这个时候,带着强烈攻击性的信息素让他本能地戒备起来。他抬头,对方看着他露出了笑容,但目光并未多做停留,只是略略一瞥,便没有了下文。

对方看上去纯良无害,信息素中属于Alpha的侵略性却让古纳法德本能地感到不舒服。和他这样的存在相匹敌的信息素带着浓郁的攻击意味,这让他几乎要克制不住本能。

古纳法德本来便是易怒的存在,但这次他将火气强压了下来。他皱眉后退一步,最先开口:“喂,身上味道太难闻了。”

“是吗”对方简短地回答,目光仍然没有从游戏机上离开,下一秒,那些让他不舒服的味道消失得无影无踪,“你就是我的搭档?”

古纳法德被他这样的态度弄得有点火大,面前这个人在此时露出了不合时宜的笑容,看上去懒懒散散毫无攻击性,这让他的笑容变得更加欠揍。

“帕拉德”古纳法德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会这么快承认你。”

专注地玩着游戏的帕拉德抬起头,那些被压抑的Alpha信息素若有若无地散开,在古纳法德几乎要把这个当成挑衅的时候,帕拉德轻轻道:“哦。”

游戏机中传来了游戏过关失败的音效。帕拉德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他总算是收起了游戏机,站起来,拥抱着这片都市的夜空。那些已经几不可闻的气息重新释放开,随着空气散开到了很远的地方。

“那个社长似乎是个Omega,别太过火了”古纳法德淡淡地提醒对方。

帕拉德仿佛没有听到对方的话,他片刻后转过身,身上仍然带着让古纳法德厌恶的气息。他看着古纳法德,双瞳漆黑:“古纳法德。”

这是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

古纳法徳意识到了这一点。面前的青年露出了笑容,看上去稍稍有些假,但和刚才相比,却不是那样让古纳法德感到厌恶了。属于Alpha的气息在对方身上蛰伏,古纳法德忍不住皱眉。

“以后就由你来照顾我”帕拉德露出了笑容,他凑过去看古纳法德,“原来你也是个Alpha呢——”

古纳法德气结。

那就好像是个不得了的发现一样,用惊喜的口吻道出,所以才更加让人愤怒。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面前的人都完全不合格,更不必说他擅自提出了这样无理取闹的要求了。

无论是作为战士还是作为头脑,都完全失格。

“少自以为是了,你……”古纳法德尚未说完,就看到面前的人抬起头,带着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笑容,却只是这样看着他而已。

作为Alpha而言,他的长相既不会让人感到畏惧,也无半点力量感,甚至说话的时候都带着没睡醒似的意味。但古纳法德却觉得,自己对这个人稍稍改观了一点。

和刚才相比,他稍微有点合胃口了。

“游戏赢不了,就是输了”帕拉德又低头看着游戏机,完全没有要再确认一下古纳法德究竟有多愤怒的意思,“这一点无论在哪里都是相同的。”

古纳法德的眼睛里有惊人的亮度。他稍稍咧开嘴,这样便完成了一个扭曲的笑容。空气中依旧弥散着Alpha的气息,不仅是帕拉德的味道,还有从刚才开始弥散在空气中,属于龙之战士的味道——

强烈的,仿佛无时不刻不在宣誓着主权的危险气息。就和某一条巨龙一样圈定着属于自己的领域。

他舔唇,蓄势待发。

“帕拉德”下一秒,他走到对方身边,刻意收敛起来的气息唯有帕拉德才能够感觉到,“是你说的,游戏赢不了,就是输了。”

他的鼻尖凑近帕拉德的发顶。帕拉德稍微有些不适,尽管古纳法德已经有所收敛,但来自Alpha侵略的本能却仍旧和他的信息素相碰撞,强迫他提起精神。

古纳法德有些晃神。

对这样一个Alpha产生强烈的兴趣,这几乎不像他。古纳法德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这对于他而言是反常也是讽刺。

——但这的确相当有趣。

“古纳法德”对方笑着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你能这么想就很好了。”

他没有提醒对方,无论是自己还是他都是Alpha的事实,反而宛如恋人般拥抱着他。在天台的边缘,岌岌可危,和空气中的信息素一样刺激着大脑。从游戏机里传来了音效提醒着古纳法德,面前这个人并未有半分动容。

古纳法德稍稍露出笑容。

等着吧。

游戏开始和和游戏胜利的一瞬间。

最后古纳法德还是收敛起了自己身上的张扬的信息素气味。既然要做戏,当然就要做全套,在这种方面也一样。

从敌意,到虚与委蛇的迎合,这中间经历的时间甚至用不了几句话的时间。对方甚至是个和他一样的Alpha。放在平常太过离奇的事情,在帕拉德身上却意外合适。

就像龙之猎手和凶暴巨龙的关系一样。猎手最后不一定能够抓住巨龙,就像巨龙也不一定能够挣开镣铐。

那么,最后赢得这场游戏的人,究竟是谁呢——

Game start

评论(6)
热度(21)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