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Grapara】征服 02

Graphite X Parado,ABO
存稿用完之前都是日更。
——————————————————————————
古纳法德偶尔会有些搞不清面前这个人的想法。在他的初印象中,帕拉德应该是个城府颇深的人,时时有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心机,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予致命一击。那应该是个从外表上来看更具有侵略性的人——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帕拉德在他面前毫无防备地玩着游戏机。从帕拉德身上传来的气味仍旧让他有些不适应,但是却更加激起了古纳法德某种说不出的欲望——那就好像是对于帕拉德这个人的揣测,正因为寻找不到那个吸引他的原因是什么,才更加让他趣味盎然。

信息素的气味从他的身上溢出,坐在天台边缘的帕拉德抬起头,就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气氛一样,头也不抬地问着:“怎么了?”

“不,没事”古纳法德凑过去闻帕拉德身上的气味,那意外让他不讨厌,“Genm刚才出去过一次,计划还算顺利——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帕拉德抬头,他沉默了片刻,大约是这话中实在没有让他感兴趣的东西,于是他又兴趣缺缺地低头继续玩着他的游戏:“我等得可是很不耐烦啊,早点升级的话,我也不至于这样无聊。”

古纳法德身上溢出了若有若无的信息素的味道。帕拉德已经习惯了这个,尽管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这样的Alpha气息中叫嚣着烦躁,但他仍然在古纳法德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

实在没有必要就为这个发火,那不值得。对于他来说,这点小事甚至不值得他按下游戏的暂停键。

大约是因为帕拉德的顺从让古纳法德的心中有了隐秘的满足感,他双手绕着帕拉德,看着他玩游戏。一关又一关,在他眼中稍微有些无聊的游戏,帕拉德却能够玩得聚精会神,就好像他完全不存在一样。

这家伙究竟把他当成什么了?

古纳法德皱眉。帕拉德这样的态度让他不免有些烦躁。不知道是刻意没有防备,还是从一开始这家伙就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威胁,当古纳法德帕拉德开始接吻的时候,他身上属于Alpha充满侵略性的信息素完全释放出来,笼罩着帕拉德。

一时之间没有适应,帕拉德却连挣扎都没有。他身上仍旧没有多少Alpha的气息,就好像这只是个普通的亲吻而已。在这样浓烈的气味中,身体的本能开始让他感到抗拒并且剧烈颤抖,但他却在这样的情况下露出了笑容,像是游戏夺得了胜利一样。

愤怒的龙之战士稍稍离开他,接吻过后,帕拉德的嘴唇上尚还留着水渍,那双眼睛就和他们初次见面时一样,漆黑而幽深,正因为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所以才让人更加厌恶。

古纳法德不喜欢他这样的眼神,尤其是帕拉德露出这样的眼神后,又对他露出了笑容。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古纳法德故意凑近了他,在Alpha信息素的笼罩下,这个身上几乎没有多少Alpha特征的人对他露出了危险的笑容,即便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实在太有趣了,前所未有的有趣。简直让他无法停下来,看着面前这个人的举动,古纳法德就有些想笑。但在古纳法德想要笑出来的下一秒,原本正在颤抖的帕拉德却平静了下来。他收起了游戏机,声音中带着困倦。

“这个游戏我玩腻了”他看着面前的人,“就没有什么新奇的游戏吗?”

下一秒,帕拉德身上的那些被压抑的东西全数释放开来。那是与他不相上下的攻击性,仿佛生来就只是为了伤害他人、令面前的人颤抖求饶而存在的,古纳法德此前从未在别人身上感受过相似的东西,这个天台笼罩着他们两个人的气息,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

原来如此。和他想象得完全不一样,并不是用作消遣的那种对手,而是势均力敌,能够充分享受游戏乐趣的对手。

古纳法德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么游戏的契约,就从现在开始”古纳法德凝视着帕拉德,“真正的游戏,你会喜欢的。”

他等了一会儿,面前的人没有半点反应。古纳法德耐下心来想要再说一遍的时候,却发现面前的人已经睡着了,毫无防备,游戏机就攥在他的手上,无论谁也无法夺走。古纳法德想到了几分钟前还针锋相对的他们,而几分钟后,帕拉德却已经这样毫无防备地在他的怀中陷入了沉睡。

他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古纳法德收敛了身上的气息,防止那些气息打扰到帕拉德的沉睡。在周围残留的气味也消失之后,一身正装的檀黎斗来到了天台上。他皱眉,大约是察觉到了Alpha之间碰撞的残留证据,稍稍有些不适的缘故吧,他的脚步停顿了一瞬,然而在下一个瞬间,从他的身上便感觉不到半点异样了。

Omega总是对Alpha留下的气味非常敏感,即便是檀黎斗也一样。他刚刚想要说点什么,就看到了在古纳法德怀中休憩的帕拉德。那甚至是个非常危险的姿势,在古纳法德的角度,能够轻易扭断他的脖子。

“你们——”

古纳法德懒洋洋地抬起头:“他在休息。”

这种事不用说也知道。檀黎斗皱眉,刚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刚刚古纳法德说的那句“他在休息”的他潜台词——因为帕拉德在休息,所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檀黎斗偏过头看着古纳法德,古纳法德坦然地回望着檀黎斗。

“你们两个相处得倒还算不错”檀黎斗努力让自己放平静,“之前我还担心你们无法和睦相处,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古纳法德抬头看着他,若无其事:“当然相处得不错——不,我相当中意这个家伙,应该说是……爱?”

檀黎斗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

古纳法德抬起头,颇为不耐烦:“你究竟要我说几遍才会相信?”

檀黎斗哑然。

身为Omega的他拥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利用这一点完成某些特殊的计划。无论是Alpha对Omega的吸引力,还是那些属于本能的东西,对于他而言都是能够完全利用的东西。但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两个Alpha对这个世上所有的Omega视而不见,拒绝了一切本能的吸引而选择了对方。

檀黎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离开后不久,帕拉德就睡醒了。他大概在装睡,所以醒过来的时候也没有半点倦意。不过天倒是已经黑了下来。因为无论对檀黎斗说什么他都感到麻烦无比,所以倒还不如像他这样装睡比较好。

——反正有古纳法德在。

“真亏你说得出来呢”帕拉德在夜空下玩着游戏机,头发乱糟糟,露出的笑容没有半点人类的味道,“爱这种东西。”

“我说错了吗?”古纳法德反问他。

帕拉德原本想要说点什么的,但话到了嘴边又成了别的样子。他沉默了片刻,临时改变了说辞,赞同了古纳法德这样的说法:“没错,就是爱。你是爱着我的吧?”

古纳法德冷笑。帕拉德却拥抱着夜空,露出了满足而孩子气的笑容,眼睛依旧漆黑一片,身上没有半点攻击性。

“没错,就是这样”他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你是爱着我的。”

评论(5)
热度(16)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