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Grapara】龙之财宝

龙和龙的财宝。

***
古纳法德偶尔会想起那个雨夜。那个他得到了一切,成为完整存在的夜晚。那一夜究竟为何会降下雨水,宛如天空哭泣一样的雨水,又究竟在为谁哀悼,直到现在他仍旧不清楚。那仿佛是一个梦境,是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开端。

每当下雨之时,他就会记起那一天。获得真正生命的狂喜,还有在雨夜中消逝的生命,又或者是那个年轻医生的脸。但对他而言,一切都好,所有的悲哀与灾难都在为他的诞生而庆贺。

古纳法德在那之后,每逢这样的天气,就会格外沉默。就像帕拉德总是漫不经心的态度一样,对于古纳法德而言,他自身的愤怒,他自身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他长久站在雨中。

帕拉德一声不吭地坐在一边,好歹是记得找了雨水淋不到的地方——只是在通关的间隙,才会偶尔抬起头来,稍微看一眼古纳法德。

“生命最初的心情”古纳法德看着天空的雨水持续落在地上,粘连着整个世界,“从那个女人身上得到的感情,那明明是作为Bugstar的耻辱……”

古纳法德攥着武器的手稍稍松了一点。

帕拉德抬头看他的时候,古纳法德已经收起来武器往回走了,他的表情看上去温柔异常,帕拉德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对方牵着走回了室内。

帕拉德想问点什么的,但现在实在不是问这些事的时候。他明白五年前的那些事,也理解古纳法德偶尔会有的迷惘。那对于他们而言,本应该是绝无可能的存在,但这确实发生了。

从人类之中诞生的生命,如今回到了这里。

古纳法德帮他擦干头发。帕拉德蜷曲的头发在回来的路上沾上了雨水,现在软软地贴在头皮上,湿掉的外套早就被他脱掉扔在了一边。古纳法德皱眉帮他擦干头发,看着对方身上仍旧没有换掉的衣服:“现在是玩游戏的时候吗?”

帕拉德抬头看了他一眼,满不在乎地继续着游戏:“反正有古纳法德在,不是吗?”

古纳法德被他这样的说法弄得脾气全无,他帮帕拉德换掉身上湿透的衣服。Bugstar不会生病,他们只是借由人类诞生的另一种生物而已,是超越人类的存在——虽然这样想着,但当古纳法德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陷入了人类才会有的困惑中。

大约是觉得有点冷,帕拉德在他怀中蜷缩着,专注地玩着游戏。那些游戏在古纳法德眼中实在无趣至极,只有永无止境的战斗才能让他打起精神。可在帕拉德靠近他的时候,他仍旧给了他一个拥抱。

现在的拥抱就是真实的瞬间。

古纳法德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空气中残留着不知名的气味,他甚至注意到沿着落地窗玻璃蜿蜒下滑的水渍。在这样湿润的天气里,空气中的气味带着不知名的吸引力,让他短暂地失去了戒备心。

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发地照顾这个人的?古纳法德答不上来,帕拉德专心玩着他的游戏,而古纳法德就将下巴放在他的发顶。周围的气氛恰到好处,让古纳法德拥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一些事。

有关人类的事。

他从人类的情绪中诞生,那些极端的情绪似乎不足以支撑他去了解现在的状况,他不受控制地想要接吻,在雨水多的快要溢出来日子里像这样拥抱着他。

帕拉德对他而言,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

古纳法德并非对那些感情一无所知,恰恰相反的是,他从爱意中获得完整的生命,然后怀着愤怒战斗,比起帕拉德而言,他似乎更加符合“人”这个词的定义。

但始终有他所不了解的东西。

帕拉德总是喜欢随便找个地方坐下,什么也不关心,就只是沉浸在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中而已。古纳法德清楚他的力量,也明白对于帕拉德而言,这些大约都是不必在意的事情,甚至不值得以让他抬眼看看。

帕拉德总是无意识依赖着他,他从未对拥抱排斥,他们尚未有过亲吻,可古纳法德却觉得他们已经比那更亲密。帕拉德的一切,他知晓或者不知晓的一切。

就像古纳法德与生俱来的怒火一样,在他身体中,似乎总有一部分天生就伴随着帕拉德一起出生。那也许是他不愿承认的东西,也许只是同为bugstar,天长日久积攒下的错觉。

他总是这样在意着帕拉德的事。宛如某种魔咒一样,他五年前了解到的东西,有一天他也会了解到。

龙聚集财宝,纯粹就只是出于天性的占有欲而已。但古纳法德在却明白,那并非如此,那些他作为Bugstar不了解的东西,总有一天——

他尚未明白这究竟是什么心情的时候,身边的帕拉德已经睡着了。古纳法德将他手中的游戏机放在枕边,拥抱着他,将自己托付给了沉眠,巨龙守护财宝一样,拥抱着他,在浅浅的呼吸声中安然睡去。

帕拉德是悖论,是困惑。是一切对他而言不可能之事成真的瞬间,亦是永恒。

古纳法德亲吻了怀中人的额头。

总有解开悖论的时候。无论那需要多久,他都会这样陪伴着他。

做一场梦吧。梦中有雨水充沛的夜晚,浸润一切的水汽延伸到梦境外相互依偎拥抱的他们身上。于是一切都变得有意义了,梦境也变得斑斓。

那么,晚安。

评论
热度(14)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