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grapara】旧梦

旧梦
旧事旧梦

graphiteXparado
有车的成分,注意

***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样的心情让他心神俱疲。

古纳法德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有理解这件事的时刻,但在这个瞬间,他切实明白了这件事对他而言的意义。那样虚无缥缈的心情对他来说几乎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疑虑。

帕拉德是悖论,是迷惘,是他所有困惑的总和。

这样的人有一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称对方为“同伴”,尽管就连他自己也明白,这样脆弱的关系并不能维持多久,至多只是作为某种程度的调剂罢了。

下午的时候,古纳法德一个人坐在天台上,帕拉德不知去了哪里。先前的温存如同梦幻的泡影,他们有过的承诺还在耳边。

尽管古纳法德明白,这样的承诺根本就无法束缚住他们之中的任何人,情到浓时说出的胡话,谁也不会当真,但古纳法德却下意识希望这样的事情变成真实。

他尚未变成人类,却已经学会了人类的软弱之处。如果被帕拉德知道,不知会怎样地嘲笑他——不过想来也未必会这样,帕拉德什么时候在意过这样的事情,只是他自己在胡思乱想罢了。

帕拉德对于他而言的意义,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从人类中诞生的他,如今和人类越来越相似了。古纳法德身上有着诸多人类才会有的缺点,愤怒或者傲慢,愚蠢或者轻信。所有的这些都让人忍不住嗤笑,但那是古纳法德的一部分,从诞生之初陪伴他直到现在。

帕拉德回来的时候,古纳法德已经等了他一会儿。帕拉德抬头看了他一眼,坐到他身边,靠着古纳法德。

这样的姿势并不能让他安心,但帕拉德仍旧很喜欢这样做,他喜欢这样相互依存的感觉,就像个游戏一样。伪装爱或者伪装不爱,他明白那些连古纳法德自己都未曾注意过的潜在心情,对于他来说,这只是游戏中稍微无趣一点的部分,虽然无聊,但不可或缺。

“我说,古纳法德”他倚在对方的怀中,就连笑起来也带着危险的因子,“一想到能够在这样广阔的地方进行游戏,我就很兴奋啊。”

古纳法德看着他,没有做声。

“命运就像拼图游戏一样呢”帕拉德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着,他漫不经心地玩着游戏机。他在这方面毫无疑问是个天才,所有游戏在他手中都变得毫无难度。

古纳法德看他玩了一会儿游戏:“怎样的拼图游戏?”

“究竟是怎样的图案,从拼图碎片中只能隐约猜到”帕拉德这样说着,他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顺着那一点点线索让命运展露全貌,这不是很有趣吗?”

他忽然看着古纳法德,双瞳中有着挑衅的情绪来。

“如果是拼图的话,我就是那片无论如何都拼不上的碎片”他笑着说,声音软绵绵,“如果是古纳法德的话,那就是最边缘的碎片,无论放在哪里都能被轻易发现。”

古纳法德想要做点什么让他无法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

一辆车

***

帕拉德还沉静在快感中,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他迷迷糊糊看到古纳法德说了什么,于是他伸手,于是古纳法德和他接吻。

仅有的抱怨也在这一吻中烟消云散。

所有的眷恋和温存都在这样的吻中得以释放,游离的意识一点点恢复过来,旖旎的气氛最后也消散了。

Bugstar的身体总是能够很快恢复过来。

古纳法德换上了人类的服装,黑色的连帽衫让他看上去和那些人类没有区别。直到出门的时候帕拉德仍旧在玩他的游戏机。作为Bugstar,他能够轻易地散播病毒,当然也能够像这样让游戏病的症状在自己的身上出现。

他却忽然凑过去:“病毒,由你来。”

帕拉德正在玩游戏,听到对方这样的要求,嘟哝着:“你真麻烦……”

他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放下了游戏机,伸手揽住对方,主动印上了一吻。于是病毒就在对方的身体中延续了下去,对古纳法德来说,这样的游戏病症状随时可以伪造,但他却执拗地要让帕拉德来做。

“好了”在一吻结束,帕拉德继续玩他的游戏机。古纳法德迟迟没有离开,这让他稍微有些疑惑,回过头来后,却看到了古纳法德的笑容。说不上是怎样的情绪,但是能够确认,那是个笑容。

“你也没意思”古纳法德突然这样说。

帕拉德疑惑地看着他,古纳法德却早就离开了。没有任何人给他答案,帕拉德懒得去想这些事,他低头继续玩游戏,却无论如何都无法静下心来了。

帕拉德是永久的悖论,他的存在即为悖论本身。

但古纳法德不同,他是龙的化身,是愤怒的存在。与其说这些圈圈绕绕他一开始就知道,倒不如说古纳法德并非毫无察觉。即便他察觉了这些事情,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样的他。

“哼”帕拉德冷哼一声,但是那句傻瓜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Game的尽头,总有一天我也会陪你去的,古纳法德。

评论
热度(19)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