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Grapara】屠龙

GraphiteXParado

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个被疾病所困扰的国家。这个国家是前所未有的贫穷,世上所有的苦难都在这个国家中诞生。这个国家的土地贫瘠,植物干枯,是世上最悲惨的所在。

谁也不愿来到这个国家。

这个国家的周围笼罩着火山。火山中的是龙的巢穴,凶暴巨龙的呼吸带着大量病毒,这些病毒对于人类来说是致命的存在。尽管谁都知道,龙的巢穴中有惊人的财富,足够让这个国家摆脱一切破败的命运,但人们仍然不敢接近龙的巢穴。

尽管那就是世界上最后一条龙了。

那些和龙有关的事到现在全部变成了宫廷中秘而不宣的东西。人们将龙的凶名传播着,这样的传闻渐渐传到了非常遥远的国家,于是越来越多旅行者怀揣着各种各样的心思来到了这个国家。

龙的呼吸降落在大地上,带来了疾病,于是巫医们驱散了疾病。

龙的巢穴在谁也不能接近的火山区域,于是矮人们带来了抵御炎热的盔甲。

这条龙生在这个国家,从他诞生以来,见到的尽是些无趣的家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梦中渐渐能够感觉到引诱着他的气息,于是巨龙从漫长的梦境中醒了过来。

他看到对他来说过于矮小的生物站在他的面前,有着人类没有的尖尖耳朵。他浑身漆黑,双瞳闪烁着人类没有的光芒。

龙并不能分清楚面前这个生物和人的区别,无论是哪一种生物,对他来说都太小了。他懒洋洋地冷哼一声,没有了理会面前这个人的心思。

“你就是龙啊”面前的人这样说着,根本没有听从龙意见的意思,“我的名字是帕拉德。”

龙睁开了他的眼睛。绿色的鳞片在生气的时候变成了漆黑的色彩,他生气了。

“人类,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龙冷哼的时候转了个身,尾巴扫过了身下金币构成的小山。那是他在漫长的时光里积攒的财富。

“好好听我说话啊”帕拉德抓起一把金币抛上天空。

龙看到他所珍惜的金币被对方肆意玩弄,愤怒让他无法冷静下来,当他想要撕碎面前这个无理的人类时,帕拉德却转过头对他笑了起来。

龙第一次见到人类的笑容。

巨龙都是一些矛盾的家伙,他们向往着人类,却又没有办法克制自己本能中的暴虐。

而在帕拉德对他露出笑容的时候,尽管那是个充满阴谋诡计的笑容,巨龙仍然被他所吸引了。沉眠在记忆中的那个名字流淌而出,巨龙第一次将名字告知人类的时刻是有魔力的,这样的魔力足以让人类变成龙骑士,获得前所未有的力量。

“我是古纳法德”巨龙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仍然是高傲的,“我的龙骑士,以后就由你来做。”

比谁都要高傲的巨龙都会遇到这样一个人类。那个人类让他们心甘情愿地献出视之如生命的财宝,低下头颅,让人类踏上他的脊背,抚摸他的逆鳞,保护人类在战斗中无往不胜。

巨龙不了解人类,因为他们有足够的力量。

“龙骑士是个很好玩的游戏吗?”帕拉德坐在古纳法德所珍惜的金币堆上,将金币一枚一枚堆积成各式各样的造型。古纳法德在长久的沉睡中,从来没有梦到这样有趣的东西,他盯着帕拉德,帕拉德做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异常有趣。

“对于龙来说,是一生只会给予给人类一次的殊荣”古纳法德在这个时候仍然说着傲慢的话,“如果是游戏,那一定是最有趣的游戏了。”

“这样啊”帕拉德若有所思地说着。

于是帕拉德成为了古纳法德的龙骑士。古纳法德从来都不需要什么承诺,和龙交换姓名本身就是契约。

古纳法德在帕拉德的口中了解着他所不知道的一切。他开始向往人类的世界,无论是灾难还是幸福,废墟还是繁华的城市。

龙前往了人类的国家。他在天空中翱翔着。

这个国家早就聚集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为屠龙而来,在古纳法德出现的时候便准备了各式各样的魔法。人类的魔法对于巨龙来说收效甚微,但是在为屠龙而来的人群中,还有着不属于人类的物种。

狼人的利爪,吸血鬼的獠牙,弗兰肯斯坦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有生以来第一次,古纳法德受伤了。巨龙的血液滴落在大地上,血液中蕴藏着巨龙源源不竭的生命力,这样的生命力滋养着大地,在被龙血所浸润的一小片土地中,早就干枯的植物重新焕发了生命。

沐浴在龙血中的战士们伤口全部愈合,那是人类的药剂所达不到的魔力。

人们陷入了疯狂。

古纳法德回到了他的巢穴中,帕拉德就在他的身边堆积着金币。在见到受伤的巨龙舔舐伤口时,他难得主动上前,帮巨龙清理伤口,消除伤口上残留的魔法和诅咒。

古纳法德蜷缩在巢穴中,难得想要安慰他。尽管他知道帕拉德未必会为他担心,但对方的模样仍旧让他感到不是滋味:“无论受到怎样的伤,我都能够愈合。”

逆鳞守护着巨龙的心脏,帕拉德伸手抚摸古纳法德的逆鳞,感受着逆鳞之下隐藏的源源生机。这样的生机让帕拉德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尽管古纳法德不明白他的笑容究竟蕴藏着怎样的含义,他仍然喜欢帕拉德的笑容。

龙血的秘密传播到了非常遥远的地方。

更多的人为了屠龙而来到了这里。古纳法德甚至没有办法好好睡觉,他喷吐出更多会伤害到人类的危险气息,散播着巨龙才能够散播的病毒。他破坏着人类的世界,发泄着自己的怒火。

终于有一天,人类来到了他的巢穴之中。

古纳法德有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被人类击败的自信,就像他知道的那样,巨龙以外的生命对他来说都太过渺小,根本不值得畏惧。

而在这个时候,巨龙身上惟一那一片与众不同的鳞片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那是逆鳞,守护巨龙心脏的鳞片。”

好像有谁在对他们这样说。

屠龙的长矛最终贯穿了龙的逆鳞,也贯穿了龙的身体。

龙的身体在不断崩坏,血肉和躯体落在大地上,宛如一场猩红的雨。龙的血液滋养着大地,干涸的植物焕发生机,龙的躯体被运到了广场之上,于是人们献上龙的头颅,作为至高无上的祭品。

龙的魂魄久久依附在战士们的武器上,直到最后,在战士们拿起武器的时候,仍然能够从武器的低鸣中听到龙的嘶吼。人们在龙的巢穴中找到了很多东西,财宝,武器,人类能够想到的一切财富。

但是除了这些以外,就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了,没有那个浑身漆黑的人,什么都没有。

从此以后,龙的时代就结束了。

人们反复淬炼着武器,于是龙最后残余的怒吼也消失了。但是在龙去世以后,人们并没有迎来长久的幸福,围绕着龙所遗留的巨大宝藏,战火开始燃烧了起来。

但那已经是和龙没有关系的故事了。

仅凭人类的力量是绝对没有办法战胜龙的。龙的怒火是人类所不能承受的灾难。但最后一条龙仍然如同他的父辈们一样消失了。没有人怀疑过人类是怎样斩杀这条恶龙的,就像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最先发现了巨龙逆鳞的秘密。

在遥远的时代,在那个龙还遍布在大地中的年代里。曾经龙留下的痕迹遍布在大地上,龙飞翔的时候,翅膀遮天蔽日,他们生活在远离人烟的火山口,偶尔有人获得龙的垂怜,为龙诞下子嗣。

更加幸运一点的人,则获得了能够和龙共同战斗的权利。龙给予他取之不竭的财富,强大的力量。这些人被称为龙骑士,是被人赞颂的存在。

那是和现在所讲述的完全不同的故事。

龙都是一些生命长久的家伙。

非常漫长的生命,在漫长的生命中,他们偶尔会醒过来。也许是因为本能,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他们会遇到那个被称为唯一的人。他们献上千万年中积累的宝物,收起利爪和獠牙,在那个人面前低下头颅。

仍然会有龙遇到狡猾的人类,也仍然会有龙继续践踏着人类。

“都是些老掉牙的故事”漆黑的龙骑士这样说着,他使用龙骨骼所制成的武器,站在森林的尽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能够确定的是,在他之前,曾有很多屠龙者。

“可是您明明这样爱着他”年轻的吸血鬼向他提问。

命运就像拼图,一旦丢失其中一片,完整的图案就再也无法展现了,剩下的拼图就只能成为永远的谜题。

“让我来教你吧”帕拉德最后说,“能够和龙定下契约,成为龙骑士的就只有人类。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人类,龙骑士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如果他不愿意的话,谁也无法干涉。”

帕拉德最后下了结论:“都是因为龙太愚蠢了啊。”

那无法责怪任何人,仅仅是因为龙的愚蠢,仅此而已。

END
Arkadia

评论
热度(21)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