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与你同在 01

01.

即便在此刻,他也宛如活在严寒之中。

冰雪消融的日子为时尚早,寒冷的意味伴随着呼啸的风将他包裹。那可真冷,就连过去的回忆也一道冰封在了雪花的碎片中。

你就陪伴着这些过去的回忆吧。他呢喃着唱着那些谁也无法听懂的歌谣,野兽的声音从其中流淌而出,酝酿在空气中传入遥远的地方。干燥的空气中是他的歌声,歌声在空气中震荡,相互碰撞,跳跃着奔向前方。

你就在这寒冬中流浪吧。他这样呢喃着,却再也说不出下一句话了。

星夜为灯,灰白色的陆地绵延到夜晚的尽头。他所能看到的只有黑色或者灰色的线条糅合在一起,远处的人群往来其间,那时候的他在想,这大约就是世界的尽头了。

仿佛只有他一个人的地方。无论如何这样的气氛下,就连流浪也变得仓促而孤独。星星陪伴着他,在这样的星夜中,他便拥有了寒冷、星星和过去的回忆。

作为人类以外的生物而拥有这些。

他看到的是他从不曾见到的世界,那些在他幻想中的世界。他在旅行着,也在观察着这个世界。他用自己的方式观察着这个世界,重新描绘世界的模样,描绘着虚幻而不可触碰的东西,描绘着命运的模样。

数年之后,一切尘埃落定。

不再有人提及当年的事情,甚至不再有人感叹“当年的人如今成了这般模样”,也许有用一生来怀念的人,那那终究也只是怀念而已。那大约是非常容易让人感到悲伤的事情吧,但如今却已经变得模糊,就算要他将这些话说出口,也造就不知道从何谈起。

就连曾经作为人类的那个名字,也因为记忆的模糊而无法说清楚。对于人类而言,姓名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不仅是人类,对于地球上大部分的生命而言都是这样的。

一旦有了姓名,意义就截然不同了,从此以后他将获得生命,无论那是真实的生命还是虚假的存在。他将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与他的同伴区分开来。从此以后他将被这个世界承认,然后真正地作为生命而存在。

野兽独自在这个世界上流浪了很久。

他曾经拥有姓名,也做过英雄。他体验过希望,也体验过绝望。人类的一切他都明白,他知道人类是怎样复杂的生物,也明白那些珍贵的情感究竟是怎样伟大的东西。但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今夜的星空璀璨,只是缺乏了颜色而已。

野兽不知不觉走到了这样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他是唯一的色彩,像是人类,却也和人类完全不同。

野兽在灰色的大地前停下了脚步。此刻璀璨的星空就在他身后,可就连这样的星空也不过黑白两色而已,这里的景色太过单调,这让他无法分清究竟谁站在人间,谁站在亡者的世界中。他被剥夺了所有的情感。

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一位青年。在夜晚的寒风中,青年的衣物呗风吹得猎猎作响,那应当是非常寒冷的温度,青年却无所察觉。他凝视着野兽,眼神中没有野兽所熟悉的额憎恶恐惧。

那是欣喜的眼神啊。

他一定是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这里的。路上一定很辛苦,总怀有无限的困苦和挫折,有很多就算拥有勇气也无法完成的事情。但他最后还是来到了这里。就像野兽,野兽失去姓名,失去自我,但仍然记得当年自己的愿望,那个舍弃人类身份也要保护世界,保护某人的愿望。

怎么可能会认错啊。

在见到青年的时候,那些被剥离的情感又回到了他的身上。野兽慌不择路,转身向着星辰尽头的方向逃跑,但他的脚步变得异常沉重,情感化为锁链囚禁了他,令他甚至无法踏出一步。他等这个等了太久,也逃避了太久。

已经不是需要忍耐的时候了。

野兽对自己这样说。理智剥夺的大脑中还残留着战斗欲,那和思念相比微不足道。人类的情感年复一年折磨着他,就像是囚徒。他是这份感情的囚徒,负重前行,承担着他所选择的责任。

他记得对方的名字。

相——川——始——

野兽用嘶哑的声音呼唤着对方的名字。他早就学会了如何忍耐来自本能的战斗欲望,对于他而言,漫长的时光中这些早就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但长久的逃避仍然让他感到焦躁。

他们太久不见了。

久到他们一个从人类变成野兽,一个从野兽变成人类。久到这个世上的一切都完全改变,久到当年的事情在一次次的回忆中也变得瑰丽。

灰蒙蒙的青年站在大地之中,他存在的本身便是人类的见证。在他的身前,一道界限简单干脆地将大地划分成灰白两色,毫无生机,只有他是这样风景的点缀。他就像是站在地狱之中,又像是还在人间。在他身前,万物在冰雪下复苏,在他身后,灰色的大地万物消亡。

野兽站在亡者和生者的界限中茫然地看着对方。

名为相川始的青年则向他伸出手,他呼唤着那个野兽很久都没有听过的名字。

“剑崎——”

野兽就这样掉下眼泪。那大约是眼泪,也可能是战斗欲之下分泌出的带有毒性的粘液。但毫无疑问,在这个时刻他重新获得了自己的名字,重新记起了为人时的自己。

他们两人忍耐着源自本能的破坏欲,心中却意外平静了下来。想说的话有千万,能说出口的却一句也不曾有。那些问题大多是不必问出口也知道答案的事,正因为这样才更想听对方说出那些带有魔力的词句,但现在他们却又说不出口。

剑崎看着对方。

两人谁也说不出第一句话,只有相顾沉默。今夜的星空也不曾有睡眠,仿佛等待着他们的相遇一般。

这本应该是激动人心的时刻,却在此刻变得平静。而在他们凝视彼此的时候,他们忽然意识到——

对方存在的本身,就是他的命运。

评论(1)
热度(15)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