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九梦】雨天

【九梦】雨天

永梦是被雨声吵醒的。

瓢泼大雨将原本就湿润的空气变得更加潮湿,似乎挥挥手就能触摸到游离在空气中的水珠。也到了下雨的季节,永梦的脸上沾到了从窗户中飘进来的雨滴,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起身关窗户。

旁边的人嘟哝了一句,一把将永梦重新按回了温暖的被窝中。对方眼睛尚未睁开,显然是困得狠了。永梦始终在意没有关好的窗户,他睁着眼睛看了对方一会儿,对方仍旧是那副模样,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一片黑暗之中,他听着窗外超市的雨声。雨似乎越下越大了。

对方总算是舍得松开他了,不过却是自己走到外面关上了窗户。他裸着身体,睡得迷迷糊糊,就连局促都没有,就这样光着身体钻回来了。寒冷的气息随着他的身体灌入了被窝中,夹杂着十足的初春凉意,十足无赖地凑近了永梦,拥住他之后便再不松手。

永梦冷得哆嗦了一下,困意袭来,他的身体也逐渐暖和了起来。于是他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第二天是难得的休息日,是可以好好放松的日子,他这么想着,拥抱着他的人带来的安全感让他一夜无梦,睡得格外安稳,只有窗外雨声在与他作伴。

今夜的雨下得着实有些大了。

永梦醒过来的时候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桌上的早饭摆放得很漂离,永梦刚刚起床,大脑运转缓慢,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把杯子凑到他的嘴边,他也只是顺从地将杯子中的东西喝了下去。

他这幅模样让人心下软了一片。

永梦喝完了蜂蜜牛奶,总算是能够好好思考了,他看清了面前的人:“贵利矢?”

九条贵利矢坐在他身边,用刀叉切割盘中的东西。他的姿势非常漂亮,带着点职业病,手法也相当标准,让人无可挑剔——如果这是在工作而不是在吃早饭的话。

永梦早就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他将杯子里剩下的牛奶也喝完,对着九条眨眨眼睛:“早饭全都是你做的吗?”

九条学着他的样子喝牛奶,在唇边留下了一圈奶渍。听到永梦的问题后,他毫不犹豫:“买的。”

永梦模模糊糊应了声,低头继续吃早饭。三明治是他喜欢的味道,牛奶里的糖分也刚刚好,鸡蛋煎得十分完美,这些东西还带着热气。他吃了一会儿,终于在只剩下半个煎蛋的时候反映了过来:“你又骗人!”

他控诉般的眼神完全没有让九条产生半点心虚的感觉。他看了一眼面前的人,吞下最后一口早饭,盯着永梦的脸认真看了一会儿。

永梦以为他要给自己一个解释,但没想到九条看了一会儿,认真道:“名人长得真好看。”

永梦:……

到最后九条也没有告诉他,这份早饭究竟出自谁手。他越是不告诉永梦,永梦就越是在意这件事,一心多用,最后竟然忘记今天是休息日,看了眼时钟,慌慌张张就打算出门去医院。

他走到门口才反应过来,于是又回到了房间中。

“你怎么不提醒我”永梦愤怒地抗议,“今天是休息日的事情。”

九条贵利矢就喜欢看对方这样的表情,他故意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逗永梦:“我想你没带手机,还会回来拿的,所以没有叫住你。”

永梦觉得自己更生气了。他气鼓鼓地看着九条,九条不慌不忙,他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

“而且等下就要下雨了,你也没带伞”九条这么说着,“两个人在雨天共用一把伞,这不是很浪漫吗。”

九条看着永梦变红的脸,心中的某种趣味得到了满足。欺负喜欢的人似乎是一项很多人都会做的传统活动,就算是九条也忍不住这样做。更何况永梦这个性格欺负起来也是真的好玩。                    

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下雨天的休息日,当然只能和游戏名人一起在家玩游戏。九条当然不是他的对手,明明都是一样的游戏角色,但放在永梦的身上,似乎就变成了无敌的存在。九条手忙脚乱地按了一通,忙得连血条都来不及看,结果他停下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永梦的那个游戏角色连血皮都没有蹭掉。

——好歹打中一次也是胜利。九条这么安慰自己的时候,偏过头就看到永梦正艰难地腾出手写报告书,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屏幕,就连敷衍也懒得敷衍。

天才玩家M,厉害也是真厉害。

丝毫没有感觉到风水轮流转的九条玩腻了游戏,他躺在一边百无聊赖地打算看书。永梦认真写着这些日子因为疲于战斗而没有完成的报告,下笔的样子认真又专注,一双眼睛清澈透亮,丝毫没有注意到九条正盯着他看。

九条看了永梦好久,他才意识到自己手中的书拿反了。

雨天湿润的气息似乎也没有这样烦躁了。过了会儿大雨忽然落了下来,似乎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雨了,关上窗户之后,这场雨似乎就将他们与世界隔绝了开来。

封闭感让室内的气氛变得粘稠不明。他们依偎着彼此,不知不觉中距离已经变得非常近了。晴天或者雨天,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起来。他们陪伴着彼此,拥有着当下,以至于连无趣的时光都变得拥有意义。

他仿佛在凝视着自己的一场梦境。

过了一会儿,九条故意枕着永梦的膝盖,蜷缩在地毯上就要午睡。永梦盘腿正在写最后一份报告书,九条忽然枕着他的腿,这让他完全不敢动——他轻声叫了九条的名字,对方果然也没有给他回应。

不知道这次九条究竟是在欺负他,还是真的因为困倦而睡着了。永梦鼓起勇气,这次怎么说也要欺负回来——

这事他听到了九条的鼾声。

永梦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他看看四周,找到了小毯子,于是也躺在地毯上,和九条依偎在一起午睡。他睡得沉,入睡也快。

九条把眼睛睁开一道缝,看到永梦已经睡着,于是小心翼翼地起身,模仿着永梦的字迹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当然不能代笔,不过九条有自信不被发现。

他侧过头,永梦已经睡熟了。

于是九条的动作也变得轻柔了一些。

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明明逞强到不行,在这个时候就放心撒娇好了。

九条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评论(1)
热度(25)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