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巧木】囚徒与牢笼 02

02
海堂究竟要做什么,这件事恐怕只有他知道了——挽回不能挽回的人,实现不能实现的遗憾。管他什么Orphnoch还是Smart Brain,能够再来一次,当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挽回曾经的遗憾——

谁管那傻小子,爱当英雄那就去做好了,反正这次他一定不会管那个傻小子去送死的事。

海堂这么想着,他却越来越烦恼。

他捧着玫瑰在少女结花的家门前登了一会儿,最后下定了决心,走上前去,按响了门铃。

而另一边,木场勇治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之前离开的那个青年。

对方坐在饭馆里,大概是要吃饭。他喝茶之前拼命吹着杯中的茶水,就好像那有多烫似的。木场勇治默默走进店内,小声点好了餐,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这个青年继续吹着杯中的茶水。

他的动作实在太好笑,也太孩子气了一点,以至于他面前的儿童套餐也变得丝毫不违和了起来。

乾巧盯着自己面前的饭,放下已经吹了好久的热茶,抬头要和老板理论:“我点的明明不是这个——”

“看你在那里吹了好久,想必现在已经很累了吧?”老板笑眯眯地说着,“偶尔换换口味不是也很好吗,你点的那个,可是要呼呼呼吹上好久也不会凉的呀。”

乾巧盯着老板,就好像对方戳中了他最在意的地方一样。

“我就要那个,你说谁是猫舌”他愤怒道,这样坚定的态度,就算是老板也无话可说。

于是在那之后木场勇治就看到乾巧认真吹凉面前的食物,在咀嚼食物的时候被烫到,然后便更加努力地吹凉食物。他这样的举动实在太好笑了,以至于木场勇治笑出了声。在他笑出声的时候,乾巧才意识到他身后还坐着这个勉强算认识的人。

他皱眉看了对方一眼。

虽上看上去无礼又幼稚,甚至外表上来看还有些粗鲁,但实际上木场勇治对面前这个人的印象并不差。与其说是孩子气,倒不如说对方身上带着让她感到很舒服的率直感,这样的率直感令木场勇治没有由来地感到亲近。

他不知道对方也在观察着他。

经过良好教育的人在举手投足间带着优雅的味道,一举一动无可挑剔,就连笑容也比旁人来得温暖,他是个好人,起码在乾巧看来,木场勇治非常对他的胃口。

一见如故,约莫如是。

于是木场勇治坐在了乾巧这一桌,在等待自己的饭菜送上来之前,木场给了他一杯冰水,这拯救了对方,让对方总能够好好吃东西。

木场勇治最后还是没有能够忍耐住自己的好奇心,他看了对方一眼,把心里话问出口了:“既然不擅长吃烫的东西……那你为什么坚持点这个呢?”

木场以为对方大概是要生气了,但对方竟然真的认真回答他了。金发的青年不去看木场的眼睛,实际上,被这样一个人直直地注视着,这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不是说……怕烫之类的,也能锻炼出来吗……”

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想起自我介绍这回事。

“说起来,之前的事情抱歉了”木场勇治语气里充满歉疚,“车祸的事情责任在我,如果我开车的时候能够再专注一点的话——”

“不,是我的错”乾巧打断了他,“如果不是我的摩托速度太快的话,完全不必波及到你的。”

他的辩驳让木场的声音稍稍高了一些,他的语气非常坚定:“是我的错。”

“我的错”乾巧在这时候固执得要命,他摆出了凶恶的脸,重复着自己的话。

两个人差点因为这件事在餐馆里吵起来,最后双双被扔出了店外。人生中还是第一次被老板赶出店门的木场勇治一脸茫然,最后反而是目前无家可归的乾巧带着他,到公园的草坪中躺了下来。

时值深秋,万物凋零。金色的枯草沾在乾巧的头发上,他还年轻,尽管看上去总每有好脸色,眼神里却仍旧透出了柔软来。木场勇治在非常富有的家庭中长大,他被保护得太好,甚至分不清在说话的时候,他人的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

实际上,虽然乾巧这副模样,但他却出乎意料地了解他人。他明白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有多温柔,也对他们的一见如故感到不可思议。他见惯了误解,不删争辩,于是这些成了诋毁他的武器,成为了嘲笑他的利刃。

但木场却有着特殊的魅力。

两个人各怀心思,躺在草坪上说着自己的事情。风轻云淡,正是难得的好天气。因为根本没有什么事好担心的,所以他们两个也渐渐疲惫了起来。两人说完了自己的事情,感到无事可做,木场学着乾巧的样子,躺在草地上睡了一觉——

他还是第一次体验这个。

尽管也有过和朋友嬉笑追逐的少年时光,但在这样的地方休息仍旧是一件新鲜事。他以为自己不会放下戒备的,但是事实证明,对于他这样一个年轻人而言,戒备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他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木场勇治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总是没有好脸色的人沉默地坐在他的身边,冻得哆嗦,只有不停搓手。而木场发现,自己的身上却披着对方的外套,这让他非常感动。

“很冷吧?”木场问他。

“当然……我才不会觉得冷呢,我说不冷就不冷”结果对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地方闹起了别扭。他在下一秒打了个喷嚏,乾巧立刻解释,“不是因为冷,是花粉症!”

可现在是秋天啊。

木场稍带狐疑,却在对方不容反驳的态度中败下阵来。

天色已晚,无家可归的乾巧最后只能跟木场回去。那栋漂亮的别墅在寸土寸金的地段,豪华的样子说明了这个家庭的富有。这样的认知让乾巧感到有些不自在,他皱眉嘟哝了几句不愿进去,但却被堵在门口的人热情地拉了进去。

温暖的家中灯火通明,就像个美妙的幻境。

评论(3)
热度(25)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