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谜题∞ 01

【假设相川始是人类】

————

01

 在这个城市中,最有名的摄影师就是栗原晋了,在他的作品中总是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瑰丽的场景。在人间降临的诸多奇迹,在照片中得以残存,光是看着这样的风景,就能够想象到拍摄这些照片的过程是多么惊心动魄了。

 

但当这些照片变为“遗作”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在一次拍摄过程中,栗原晋遇到了雪崩,之后便永远地和这个告别了。

 

栗原晋去世以后,他的作品逐渐为人所知,他甚至有了自己的摄影展。他的作品静静等待着人们的赞美与长久凝视,获得人们的赞美和喜爱。

 

剑崎百无聊赖地站在摄影展的门口。几天之前,他被迫听广濑栞说了好几个小时的摄影展,最后剑崎还是在对方有意无意的暗示中败下阵来,答应陪同对方一起来欣赏这些艺术品。

 

说到底这只不过是因为他刚好处在食物链的最底端而已。在剑崎开始思考他这是第几次被广濑欺负的时候,他被谁拍了拍肩膀。转头一看,今天广濑蹬着高跟鞋,一改淡妆的作风,换上了艳丽的浓妆,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她带了别的男伴。

 

如果一开始就说明,广濑是为了和相亲对象见面,放心不下才叫剑崎来的话,大概会得到对方毫不留情的拒绝,所以她才选择了一直隐瞒。

 

广濑嘴上毫无诚意地说着抱歉,转头就把这些小事忘在了脑后。剑崎看着广濑这幅小鸟依人的样子,记起了对方平日里作威作福的模样,把那些肺腑之言憋了回去。无非是是一些广濑凶狠又不讲道理的话,要是真的当着对方的面说出口,搞不好会被广濑活活打死。

 

在尴尬的互相介绍环节之后,剑崎只能一个人待在角落中观赏那些照片。

 

他凝视着面前的照片很久,实际上只是思考着等一下要不要提前回去而已。无论是他的房东白井虎太郎,还是前辈橘朔也,在提到广濑这个名字的时候,多少都有点发怵。而她会把自己叫到这个地方看画展,显然,提前回去的计划是不可能的。

 

这张照片其实完全没有任何吸引他的地方,剑崎只是找了个地方发呆而已。不过大概是因为他发呆的举动也显得异常认真的关系吧,看上去倒也非常像是在专注欣赏作品的样子。

 

“这个作品是他的遗作,在他的相机中发现的”有人在剑崎耳边这样说。

 

旁边没有人,所以显然这话就是在对他说的。

 

剑崎回头,发现陌生的青年认真看着他,似乎真的打算和他交流关于这个作品的看法似的。剑崎匆匆瞥了一眼照片下的文字描述,照着读了起来,“晋先生用寂静的雪原和朝阳的描述了一个浪漫的故事,画面的构图……”

 

“您的评价可真厉害”对方凝视着剑崎这样说。

 

那人目光专注,这样一来剑崎就完全听不出来对方口中的那些话究竟是赞美还是讽刺了。这时候剑崎才注意到对方的模样——对方凝视着他的眼睛,过于直白的目光让剑崎情不自禁移开了视线。

 

“不是,下面有介绍,我只是照着读出来而已”剑崎说了实话。

 

没想到对方露出了一个人微妙的表情,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最后他的脸上恢复了一开始的平静,:“我知道,因为这段介绍是我写的。”

 

剑崎没忍住笑了起来。对方的说法实在很有趣,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剑崎队面前这个看似不苟言笑的青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叫剑崎一真,你呢?”

 

“相川始”对方毫无芥蒂地回答。

 

两人在展厅中闲逛,很快就躲到了偏僻的角落里。这个摄影展中很多作品的介绍是由他亲自撰写的,不必说明也知道,相川始与栗原晋渊源非凡。

 

“你很喜欢摄影吗?”踌躇良久,剑崎这样问。

 

相川始只是沉思了片刻:“大概吧。”

 

剑崎发现相川始在这样说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展厅中的照片看。他的目光非常专注,宛如凝视着这个世上最为珍贵的东西。这些照片是世上某个瞬间凝固下的美丽,并且蕴藏着摄影师自己不为人知的那些想法,等待着能够理解他们的人慢慢道出。

 

这样的眼神让剑崎稍微有些走神。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是多么不礼貌。

 

相川始却只是对他报以一笑,于是尴尬的气氛烟消云散。两人继续闲谈,尽管剑崎对摄影一无所知,但他们仍旧聊得相当愉快。

 

在几分钟之后他们的闲谈时光就结束了,相川始被人叫走了。

 

剑崎不知为何觉得自己有些失望。

 

在这个时候,剑崎才发现,就在他的左手边是一副人像作品,被拍摄的对象凝视着镜头,目光宁静而幽深,尚且带着纯净感,仿佛凝视某个秘密似的,是若有所思的笑容。缺乏色彩的照片上,青年的嘴角的弧度和那双眼睛拥有奇异的魔力,仿佛能够窥探到他的内心般。

 

照片上的人显然就是相川始。

 

相川始也许和栗原先生有着非同寻常的联系。而他刚刚的表现,在对方看来,显然既无知又可笑——这样的发现让剑崎感到有些后悔,如果刚才他能够说点别的话题就好了。

 

剑崎后知后觉意识到了这些,他来不及继续感到烦恼,就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哒哒传来。

 

广濑栞气呼呼地扯着剑崎的衣领带他离开:“刚刚那个人简直太差劲了,竟然说什么如果你的身材更好一点那就没问题了这样的话,简直……”

 

剑崎还在想相川始的事情,他随口敷衍了一句,好像完全没有将对方的抱怨放在心上。这样做的代价显然是巨大的,几分钟之后,剑崎就被对方狠狠踩了一脚,高跟鞋细长的后落在他的脚背上,痛得他吸了口气。

 

“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剑崎刚刚开口,就看到面前的人露出了更加凶狠的表情。

 

于是他不说话了。

 

直到回去,正在电脑前写作的虎太郎听说了白天发生的事情,剑崎才总算是觉得自己找到了能够倾诉的对象。结果非常简单,两个人甚至还没有等到将这件事完整地叙述完,就得到了广濑警告性质的眼神。

 

再也没有人敢随便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了。

 

白井虎太郎是剑崎和广濑的房东。

 

他继承到的遗产让他不必工作也能够过上优渥的生活。不过迄今为止,虎太郎最为铺张的爱好也只有喝牛奶而已。剑崎对饮料没有要求,广濑总是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研究着谁也看不懂的东西,在谁也没有察觉到的时候,这里可供选择的饮品就只剩下了清水和牛奶。

 

在等待晚饭的时候,剑崎趴在桌子上。

 

他这样无精打采的模样颇为少见,虎太郎把做好的料理放在桌上,还未等他将那句“你怎么了”问出口,就听到了剑崎的声音:“唉……”

 

虎太郎喝了一口牛奶壮胆:“广濑又做了什么吗?”

 

“你谈过恋爱吗?”剑崎稍微抬起头,这样问。

 

虎太郎刚刚喝下去的牛奶全部喷了出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剑崎,就好像第一次认识对方一样。未等虎太郎回答,剑崎就自顾自地说了下一句话。

 

“你怎么可能会懂这种事呢。”

 

听他说了这种话,虎太郎愤怒抗议:“恋爱经验的话,我有很多的,算是你的前辈!”

 

广濑走进厨房里看了一眼,凉凉地拆穿他:“在小说里恋爱是不算的。”

 

虎太郎也变得无精打采了起来。广濑凑到剑崎的身边,开门见山:“你暗恋的人是谁?”

 

剑崎一下子跳起来,被她这话吓得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大概是想解释一下,但当他说出口,结结巴巴的语气反而让这件事更加可疑了。

评论(1)
热度(44)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