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谜题∞ 04

04

年轻的摄影师虽然沉默寡言,但性格温和。相川始是和他完全不同的人,剑崎在刚刚学着战斗的时候,经常被人说冷静一点之类的话——和他不同,相川始非常富有战斗天分,似乎他天生就懂得战斗的分寸。如果没有猜错,白天是相川始的第一次战斗,他却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对方战斗时的身影反复在他面前出现。明明在那身铠甲之下,就连他的脸也看不到,但剑崎就是觉得,相川始那时大概是在对他笑的。是温柔无比的笑容,仿佛整个世界春暖花开,太阳的余晖融化在他的心中。

 

剑崎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几分钟之后,虎太郎总算是看不下去了,他用抱枕乱砸一气,把剑崎砸醒之后,忧心忡忡道:“没事吧?”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回过神来的剑崎砸了回来,毫无还手之力。抱着枕头的剑崎这时候才陈恳地问他:“如果有喜欢的人,我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这就是求人的态度吗……”虎太郎摸了摸自己被枕头砸过的头,其实根本就不痛,连发型都没有乱,但他还是装出了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头好痛,我失忆了,什么想不起来。”

 

剑崎:……

 

广濑敷着面膜又给了虎太郎一下,正对着脸,砸完了才抱着枕头在旁边坐下:“帮你毁容。”

 

虎太郎没办法,只能重新坐直了身体。他看着剑崎,认真道:“发生一点不同寻常的事情怎么样?比如被歹徒绑架,为了救他而受伤之类的。”

 

剑崎面无表情提醒他:“没有那样的歹徒。”

 

已经成为小有名气作家的虎太郎苦思冥想,又道:“那来个情敌怎么样?”

 

剑崎的表情更难看了:“也没有那样的情敌。”

 

虎太郎常在小说里写的桥段用完了,一个十足的理论派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相顾无言,不约而同感到了万分尴尬。没有歹徒也没有情敌,在虎太郎的小说中,这样的情况已经濒临分手了,哪里还用考虑怎么培养感情准备告白。

 

广濑把脸上的面膜扯下来,摸摸自己的脸,心情大好,一句话解救了两个人:“傻子,当然是出去约会了。”

 

剑崎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在广濑的指导下,他最后敲定了要在游乐园约会。剑崎提前买好了票,在训练结束以后,他顾不上一身汗水,他跑到相川始的面前。对方刚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训练时不慎留下的红痕,在剑崎走过来时,仿佛有些不知所措般紧紧抿着嘴唇。

 

剑崎没有注意到这些,而他的羞涩也只持续了几秒而已。鼓足了勇气,他拿出了游乐园的门票,按照广濑教他的那样开口:“之前从熟人那里拿到了这个,如果不去就太可惜了。明天你有时间吗?”

 

相川始偏过头不去看剑崎的眼睛:“明天有摄影的工作……”

 

剑崎的眼睛一点点暗了下去,看他明显低落了,相川始稍稍露出了一个笑容,补充道:“不过如果你愿意帮我搬器材的话,工作之后就一起去玩吧。”

 

剑崎睁大了眼睛,似乎没有想到事情会进行得这样顺利:“那就这么说定了!”

 

被剑崎的情绪感染,相川始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剑崎忐忑了一整夜,第二天睡过了头差点迟到。当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飞奔到约定的地点时,相川始已经等了一会儿。他身边摆放着各种器材,正在拍摄着远处的场景,当剑崎走进他的镜头中时,摄影师明显露出了笑容:“别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放下相机——最后终究是没有拍下这个场景。

 

“抱歉,我来晚了……”他这么说着,看到边上的包,“这个我来背吧。”

 

那些设备其实非常昂贵,但相川始却完全不介意。他调整着镜头,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剑崎。过了最初的不知所措,剑崎现在平静地看着周围的风景,凌乱的头发被风吹得更加凌乱,几乎遮住那双眼睛。他的衣服里灌了风,于是就变成了鼓鼓囊囊的样子。

 

察觉到相川始在看着他,剑崎转过头翘起嘴角:“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相川始低头继续摆弄相机:“恩。那个胶卷递给我。”

 

假装出的镇定毕竟维持不了太久。相川始调整了好久镜头,始终做不好,就连拍摄时的构图也变得有些不对劲了。工作从未有过这种情况,他不免觉得烦躁。

 

剑崎察觉到了这个,他自然地凑过去,贴着相川始的脸去看取景框。两个人的脸凑得很近,相川始几乎能够感觉到剑崎的呼吸。剑崎的脸因一直吹着风而稍嫌冰冷,触及的时候带来的感觉便格外强烈。

 

相川始不敢说话,他让出了取景框的位置,却是剑崎相当自然地转过了镜头,拍下了这一刻的相川始。

 

不算是好照片,但却饱含隐晦的心意。

 

“说起来之前的摄影展,我看到你的照片了,你在当模特吗?”剑崎问他。

 

这根本就不算是个好问题。相川始不愿意回忆过去,那总是充满遗憾,稍作思考便能记起遗憾和悲伤。但如果是剑崎,他却愿意告诉对方曾经的故事,无论是有趣的,还是三言两语便能讲明的。

 

“只是作为那张照片的模特”相川始说着,“有时候老师会拍周围的人,在选择照片做摄影展的时候,不知为何那张照片也混进去了。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更换,只能这样了。”

 

“还好来不及更换,不然就太可惜了”剑崎笑眯眯地回答他,想了半天也找不到第二句可以用来夸奖对方的话,“很好看。”

 

相川始却因对方的话而害羞。两个人谁也没发现对方的心思,小心翼翼的话中偶尔夹杂了只言片语,于是整个下午都在他们各式各样的小心思中度过。一场拍摄工作被相川始拉长,迟迟无法结束,而剑崎口袋中的游乐园门票自然也无法拿出来。

 

等他发现,天已经黑了。

 

两人踏着夜色回去。剑崎背着那些器材,相川始则默默跟在他身后。有时剑崎走得快了,便停下来等相川始跟上。他比相川始高一些,在说话的时候,相川始总要微微抬头。

 

那些器材一点也不轻,就算是剑崎,背着这些东西走了这么远也感到有些累。但听到相川始说自己没有助手,一直是自己处理这些东西的时候,剑崎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对方在训练中表现得格外有天赋了。这样沉重的东西,每天都在不断搬运的话,要说缺乏锻炼也是不可能的。

 

他们最终还是没去成游乐园,剑崎听了很多相川始的事。比如刚刚学习摄影的时候说过的混账话,年幼的时候发生过的趣事,甚至是这些日子训练的见闻。相川始话不多,今天告诉剑崎这么多事,可以说是破例了。

 

剑崎默默他说过的话记在心里,当他看到相川始的时候,一句话便不受控制地从说出来了:“要是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相川始失笑:“早点遇到的话,说不定你能成为比老师更有名气的摄影师,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为什么?因为没办法超越相川老师吗?”剑崎反问。

 

相川始眨眨眼睛,没有给他答案。剑崎喜欢他这样的表情,那是相川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平日里的他总是沉默异常,偶尔对别人说的三言两语显得生疏得过分。但在此刻剑崎却明白,自己是不同的。

 

这样的发现让剑崎感到有些开心。

 

相川始不明白剑崎为什么又兴奋起来,他疑惑地看了对方一眼,随后又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也随着剑崎的心情而雀跃了起来。愉快的病毒在两人之间传播,只要有对方在身边,他们便忍不住想露出笑容。

 

这样的奇妙心情是什么呢?

 

他们说不上来,只有晚风吹拂着脸颊,温柔到了极点。

 

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无疑是失败的。约定好的地方没有去成,想说的话藏在心中。但说到底,剑崎只是想要和对方这样相处而已,什么都不必考虑,偏过头就能看到对方的脸。那仿佛是从梦境投影到了现实中。

 

看到这样的相川始,他胸中激烈的心情便让他感到更加不知所措。那些话酝酿了许久,最后也不过是变成了平淡无奇的话而已。

 

“相川始”他叫了对方的名字。

 

相川始偏过头:“怎么了?”

 

其实只是想叫对方的名字而已,但当他真的叫出对方的名字时,剑崎才意识到,其实他并没有什么话想和对方说。他只能定定地看着相川始。空气中氤氲着期待的气味,但最后又散开了。

 

到最后为止,剑崎也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事来。

 

在和相川始告别之前,剑崎叫住了对方。看着相川始疑惑的脸,他似乎有想说的,可到了最后他也没能说出口。

 

那是他的告白。

评论(3)
热度(34)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