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谜题∞ 05

05

 

剑崎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中。虎太郎正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他转过头就看到剑崎现在的模样,他拔掉嘴里的棒棒糖,兴奋道:“你的约会怎么样了?”

 

剑崎没心情回答他。他一头倒在自己的床上,把脑袋埋进柔软的枕头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这模样不免叫人担心,这样一来,虎太郎的小说也写不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虎太郎小心翼翼地走进去,他把一根棒棒糖放在剑崎的床头,自己找地方坐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剑崎翻了个身,没说话。

 

“你被对方讨厌了吗?”虎太郎问。

 

“怎么可能”剑崎回答。他猛地坐起来,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他这语气不像是在说谎。

 

没有八卦可以听,虎太郎的表情瞬间换成了失望:“那你怎么……”

 

剑崎想到了那个暧昧的气氛,对方的脸长时间停留在他的脑海中无法散去。他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对方的心情,那个带着魔力的词就藏在他的意识深处,只有对特定的人说出,才能发挥最大的魔力。

 

那被称为告白。

 

虎太郎还是第一次看到剑崎这副模样,他咬碎了棒棒糖:“能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吗?”

 

没什么不好说的。

 

“相川始”剑崎回答他。

 

虎太郎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听到了这个名字。虎太郎翻了翻自己的手机,翻出一张照片:“……是他吗?”

 

照片中的人无意留下自己的影像,但却好似拒绝不了对方要求的神情。他抬手像是要挡住镜头,但终究还是将脸露了出来。那是个无奈的笑容。照片中的相川始目光柔和,外表上和现在没什么区别,但他的的脸上的笑容中却还带着现在所没有的警惕。

 

所有的一切,都是剑崎不曾了解的另一个相川始。

 

“我的姐夫就是栗原晋。相川始是姐夫的学生”虎太郎向剑崎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姐夫去世以后,他就寄住在了姐姐那里。”

 

剑崎静静听着虎太郎解释着他认识相川始的契机。

 

“他性格一点都不好,但天音却很喜欢他”虎太郎皱着眉头,“相川始那么孤僻的家伙,他是不会喜欢上谁的啦。”

 

剑崎抓着了关键词:“天音?”

 

“恩”虎太郎认真说着,“还说过长大以后要嫁给那家伙。”

 

“等等,嫁给他?”

 

“对啊,不然我还不至于这么讨厌他。就是因为这家伙说了这样话”虎太郎从手机中翻出一张照片,“这个就是天音。”

 

照片其实有些模糊。是一张合照,那时候相川始大约刚刚成为栗原晋的学生,举手投足拘谨得有些过头,在发现有人拍他的时候,表情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抵触。而天音就坐在一边对相川始招手。

 

她笑起来时春暖花开,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不过尚还年幼,连少女都称不上。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啊,那家伙好像很生气,本来我想趁机多拍几张的”虎太郎嘟哝着说,“姐姐也说什么一家人一起拍一张照片,结果那家伙就借口说要给我们拍照,自己倒是跑开了。”

 

剑崎静静听着。虎太郎说的这些,是相川始本人都不曾提及的东西,他想更了解相川始。

 

“所以如果你想见他的话,记得这个礼拜的家庭聚会也一起来”虎太郎得意洋洋地说着,“我觉得你比那家伙好太多了,这样一来,姐姐就没法再夸那家伙了。”

 

剑崎无奈地看着虎太郎。

 

伴随着期待,家庭聚会的日子到了。

 

剑崎小心翼翼地踏进了那家咖啡厅中。栗原遥香早就听说了剑崎,再她跑来欢迎之前,一个小女孩先跑了出来。发现面前的人是剑崎之后,她失望地叹了口气。

 

“怎么是你啊”她这么说。

 

这个小女孩一定就不能是天音。

 

剑崎和她还是第一次见面,他不免对面前这个人的说法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对方的语气实在称不上礼貌,但剑崎还不至于和一个小女孩置气。

 

反倒是栗原太太热情得有些过分,在他们说话的间隙,已经端来了咖啡。咖啡上有漂亮的拉花,空气中弥漫着香气。剑崎四下打量了一下,没看到相川始。

 

“我来介绍,他就是我说的剑崎,是专程来找……”虎太郎的话还没有说完,剑崎就尴尬地捂住了他的嘴巴。栗原太太不明所以地看着两个人。

 

在这个时候,相川始回来了,他穿着风衣,走进来时发现剑崎也在这里,他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无措。他既没有多余的表情,也没有打招呼,自顾自回到了房间里。

 

“他是相川始”栗原太太大概是发现了剑崎专注的眼神,“你大概是来找他的吧?”

 

剑崎忍不住问:“他一直住在这里吗?”

 

“我的丈夫去世后,他就被迫从原本的工作室中搬走了”栗原太太这样说着,“他既没有能证明的东西,也没有家人和朋友,最开始见到他时,就连我丈夫也吓了一跳呢。”

 

在这个时候相川始走了过来。他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刚坐下没多久,就被一通电话叫走了。在BOARD工作同时坚持做一个摄影师,就算是相川始,也不免变得忙碌异常。

 

小姑娘万般不舍地趴在窗口看相川始启动摩托离开。她的一肚子不满最后全部发泄到了剑崎身上。

 

但她不知听虎太郎说了什么之后,态度却突然有了转变。小姑娘坐在椅子上晃着腿,时不时指挥剑崎去拿点什么东西。偶尔她会和剑崎说上几句话,大多是关于相川始的事。

 

最后在剑崎离开的时候,她却什么都不说,只是不耐烦地挥挥手,一副老成的模样:“快点走快点走。”

 

剑崎不知道天音对他的态度为何这么奇怪,他只当是小女孩的任性,当真离开了。没走多远,果然又被天音叫住了,她从身边抓了个包裹:“如果你今天遇到始哥的话,把这个交给他。这点小事你总能做好吧?不然就太叫我失望了。”

 

剑崎不满地摆出凶狠的表情,却是默默接过了包裹。

 

这一天他知道了很多相川始过去的事。相川始算不上热络,但在剑崎面前,多少也算温和。可最开始的相川始,却并不是这样的,他孤僻、冷漠,又带着强烈的孤独感,仿佛游离在世界的外侧一样。

 

那是另一个相川始,他所不知道的另一面。

 

而另一方面,因为前辈稍微有点事,于是相川始便临时被叫过来充当摄影师。他已经渐渐有了名气,却仍不习惯这样人多的场合。于是他花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用来调整设备,处理好后,他又皱眉摇摇头。

 

“不行”他这么说着,“这里的建筑有点奇怪。”

 

镜头中的建筑物明显和旁边不同。

 

“当然会奇怪了”他旁边的人收拾着地上的东西,“这里是后来另外建的,之前的建筑在火灾中损毁了。”

 

这里已经寻找不到火灾留下的痕迹了。相川始转了一圈。找了很久的拍摄地点,但因为这个,他大概只能放弃拍摄了。模特刚刚摆好姿势,听到这样的说法,也只有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像是十一年前的事情,那时候喜欢的动画刚刚播出,所以年份我记得很清楚”他旁边的人回忆着当时的情景,“之后听说是一户姓剑崎的人家,家中的大人在火灾中去世,只有小孩一个人活了下来。现在那个小孩也应该长大了吧……”

 

相川始睁大了眼睛,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你说剑崎?”

 

“对,应该是这个姓氏”对方满不在乎地说着,“那天的火真的很大……”

 

那仿佛是窥探到了对方人生的一部分。

 

在工作结束后,相川始匆匆赶回了人类基盘史研究所。他不愿意放弃摄影师的身份,也期待着能够作为假面骑士继续战斗,所以白天遗留的任务,就只有放到晚上了。天色已晚,铁门紧锁着,一盏灯光下,有个人坐在研究所的门前。

 

是剑崎。

 

他在看到相川始的时候,他的双眼亮了起来,抓抓脑袋,却是取出一个包裹来:“给你。”

 

看到相川始疑惑的神情,剑崎补充:“是天音让我交给你的。”

 

相川始接过包裹,摸到包裹的瞬间,他便明白了天音的用意。在看到剑崎茫然的表情时,他只是叹了口气,顺手拆开了包裹——废纸团成团被塞到了包裹里,显然这只是个借口罢了。

 

“你就只是为了把这种东西交给我,才等到现在?”相川始反问。

 

剑崎没想到天音给他的竟然只是装着废纸的包裹,他楞了一下,随后便笑得眯起了眼睛:“对啊,就只为了把这个交给你。”

 

相川始偏过了脸。

 

天音会这么做的理由他倒是无从得知了。他原本想解释给剑崎听,但当他看到剑崎的脸时,那些话就说不出口了。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对天音道谢。

 

“你在这里等了多久?”相川始问。

 

“没多久”剑崎这么说着。

 

其实这话是骗人。他不知等了多久,就连脚都有些发麻。在听到相川始过去的事情后,剑崎无论如何都想见他一面。心念相通的人,相隔万里,最终都能相见的。

评论
热度(36)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