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剑始】谜题∞ 06

06

 

两个人心中都藏着秘密。

 

虽然在意对方的过去,但他们所听到的那些传言,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拿出来询问对方真实性。他们未曾开口祈求,却已变得希望陪伴在对方身边。

 

今夜漫长,嗅觉帮助视觉发现了空气中游荡的微小露珠,它们宛如尘埃般落在他们身上,湿气深重。昆虫仍在沉睡,不曾吹响奏歌,而在白昼苏醒之前,星星仍旧陪伴着二人。

 

在对方面前,就连爱意也变得浪漫。剑崎总觉得还不到告白时候,又觉得对方已经知晓了他的心情。但当他看着相川始的时候,忽然发现对方的双眸仍旧澄澈,有他,还有这片夜空的模样。于是这些心情就变得不重要了。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只看着他呢,他的双眼曾目睹过全世界,如今又怎么会只停留在他的身侧。

 

剑崎的沮丧只维持了数秒,随即他又高兴了起来。相川始的模样太过温柔,和白天所见到的照片相比,他成熟了太多。褪去了曾经青涩的模样,如今走到他面前的相川始,对于剑崎来说,无疑是最吸引他的模样。

 

但就算不是这样,那也没有关系。再幼稚一点,或美或丑,或者脾气差,对于剑崎来说,相川始就只是相川始,无论对方变成了何种模样,只要他们相遇,那便是唯一。

 

他失去了爱着他的人,如今寻找到了值得他爱的对象,这本身就无异于救赎。

 

在剑崎非常年幼的时候,他也曾有过深爱着他的人。那是他的父母。他平凡地长大,就像每个孩子一样,大多数时候他从父母那里得到的是夸奖,但也有犯错的时候,不过从小就懂事的他很少会有这样的情况,于是被责骂的时候便更加寥寥无几。

 

他唯一的一次大错,便是在那场火海中没能救出自己的父母。

 

他梦到过千百次那时的场景,但每一次梦到都只试将他梦中的场景重复了一遍而已。熊熊火焰带着惊人的高温,吞没了他的整个世界,甚至在往后的梦中,他能见到的也只有那片火海而已。他的父母没能救出,那预料中的责骂当然也不会到来了。

 

大概是在这件事以后,剑崎开始重新看待自己的人生。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转折点——或者从此以后一蹶不振,彻底堕落下去,或者是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以此来弥补那时的事。

 

当剑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选择出了正确的那条路,并且已经走了很远。

 

相川始总是沉默寡言,但剑崎却觉得,对方的注意力总在他的身上。

 

夜色刚好。许多白天没有浮现的话此刻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沉眠的话语一个个苏醒过来,跳到他的舌尖。剑崎几乎要将他们说出口,可那些或者浪漫,或者动人的情话到最后也只变成了一个平淡无奇的问句而已。

 

“喂”剑崎说,“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相川始回过头。少见地,他露出了无措的表情。答案对他来说难以启齿,却又非常简单——只是因为向往某人,所以无论如何都想要追随对方的脚步而已。在见到对方的时候便见到了自己的命运,他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这一点,所以在明白过来的时候,他义无反顾选择了这条道路。

 

但也许还有更深层、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理由。

 

保护人类和保护某个人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保护人类发自责任感与正义感,这两样东西是作为人所必需的。但保护某个人却和这些无关,是持续一生的承诺,轻易不会有。那其中的原因复杂,谁也说不上来。

 

但能肯定的是,相川始感受到的这种感情,一定就是爱。

 

对方会给出怎样的回应呢,会拒绝吗?会嘲笑他吗?还是说……会接受他呢?

 

似乎有无穷的答案。每个答案中都藏着无限可能性。

 

相川始干涩的喉咙发出了第一个音节,接下来的话说出口时,便相当平常了:“和你无关”

 

刺人的话脱口而出。其实他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应该是更加温和点的句子,适合在这样美好的夜晚说出的话。也许是一句俏皮话,也许是隐晦的告白,也许是别的什么,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这样冷淡的言辞。

 

语言是存在欺骗的,欺骗着他人的时候也在欺骗着自己。但如果是此刻,则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也不必说,只要这样一直沉默下去便足够。

 

想要将这个瞬间无限延伸下去。

 

这样的心情就宛如无尽的谜题。谜题的答案仍旧是谜题,正因为永远没有正解,于是揣测对方的心情时,就连自己也变得期待的起来。问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对方和自己怀有相同的心情吗?

 

那个答案是不存在的,所以他们才会渴求更亲密的距离。语言背后,意识深处,总会有一个他能窥探到的地方,存在着他想要的那句话。

 

温柔的风吹拂在身上,剑崎忽然想到了正事:“你是来完成工作的吧?”

 

“但是门已经锁了”相川始将他的话补充完整。

 

剑崎试了试铁门的强度,稍稍用力,整个人便已经翻了过去。相川始学着他的样子,动作意外流畅,甚至看起来比剑崎还要更轻松一点。

 

相川始看到了剑崎惊讶的样子,他解释着:“拍摄的时候,以为要拍摄的内容大多是一些风景,所以要去很多地方。”

 

剑崎似懂非懂地看着他,相川始只能继续解释:“越是危险又难以进入的地方,就越是有惊人的美丽,不然你以为那些照片是怎么来的……这也算是一种冒险吧。”

 

剑崎完全不明白这些东西,但他却能够猜到,这一定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他想要阻止对方,但相川始眼中闪烁着光芒,那并不是出于厌恶才会有的表情,于是他的话便咽了回去。

 

下次冒险,一起去吧。

 

这句话不知何时才能说出口。相川始的过去就像个谜题,无论何时都这样吸引着他。剑崎从未这样想要了解过一个人,他想要知道更多关于相川始的事,仿佛追逐着本能。

 

需要完成的工作提交日期是明天,所以才这样匆忙。他往办公室的方向走,没多久却有笑了起来。

 

“这样说出去的话,一定不会有人相信的。”

 

剑崎问:“什么?”

 

“偷偷来到这里,就只是为了工作。”

 

剑崎看到相川始露出了笑容,他心中微动,脸上终究是什么多余的表情都没有留下:“听起来像是橘前辈才会做出的事。”

 

就连相川始也笑了起来。

 

今夜对他们来说,无异于一场尚未讲明的约会。这样一想,稀疏寻常也变得浪漫,只言片语也显得甜蜜。也许这些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但这也没有关系,胡思乱想是相互暗恋之人的特权,就连神明也无权干涉。

 

天气预报中说要下雨,当相川始终于完成工作回去的时候,已经有雨滴落在大地上了。本来以为这场雨要延续好几天——毕竟也到了阴雨连绵的日子了,但第二天出乎意料,是个晴朗的日子。

 

剑崎彻夜未眠,精神却很好。虎太郎揉着眼睛走进餐厅的时候,发现剑崎早就醒了,他咬着吐司向他说早安,显而易见,心情不错。

 

发生什么好事了吗?”虎太郎问他。

 

“恩。”

 

但是剑崎在说出这个字之后,便什么也不肯说了。虎太郎嘟哝着说了句小气,正好看到广濑下楼。对方扫了一眼剑崎的模样,嗤笑一声:“这有什么难猜的,他这是去约会了。”

 

虎太郎迅速打开自己的电脑,手放在键盘上随时准备记录:“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了吗?”

 

不准写进你的小说里。”

 

“小气鬼。”


评论(4)
热度(36)

© 理想乡-阿卡迪亚 | Powered by LOFTER